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二章 没有当场宰了,已是一种仁慈!

作者:相识就是缘 更新:2022-09-07 10:23:23

“叶军,你他妈的疯啦!”

李馨急忙走到赵林面前,满脸心疼,目光恶狠狠看向叶军。

想当初,李馨对他体贴入微,每天恨不得粘着他,跟他山盟海誓,非他不嫁,如今,这种态度,真是天壤之别。

他从深渊回归,除了给李道然祝寿,还有就是迎娶李馨,给李馨一场盛大的婚礼。

现在。

婚礼没了。

“你应该感谢我老大!”

玲珑冷不丁冒出一句,声音很轻,宛如和风细雨,糯糯的,很好听。

漂亮柔弱的玲珑,看起来人畜无害,很容易被人忽略,只是一开口,立刻成为全场焦点。

“老大?原来叶军从牢里出来开始混社会了!”从叶军刚才展现狠毒手段,还有玲珑对叶军的称呼,许多人下意识认为。

只是玲珑这种柔弱的女子竟然也是混社会的,总让人觉得别扭,不可思议。

“我男人都被彊姧犯打成这样了,还要感谢他,你们未免太欺负人了?”李馨愤愤不平。

“我老大那一脚,这货成为太监应该是板上钉钉了,自古以来,能够被太监伺候的,那可都是皇亲国戚!”玲珑斯斯文文,咬文嚼字。

“小表子,信不信我抽你!”被人冷嘲热讽,李馨有些气急败坏。

“你可以试一试!”

哪怕被李馨骂成‘小表子’,玲珑依旧轻描淡写,没有半分火气。

“你.......”

看着玲珑这种不温不火的样子,李馨鼻子都快被气歪了,她自然明白,玲珑之所以有恃无恐,无非是依仗着叶军这个彊姧犯。

只不过,叶军刚才霸道的手段,确实让李馨很忌惮。

“好了!”眼看玲珑还要撩拨李馨,叶军眼神示意了一下。

并且视线转移到了李道然身上:“李叔,我这次回来,本想给您祝寿还有和李馨成婚的,不过,既然李馨已经另择良婿,我也是大度之人,我愿意和李馨解除婚约,从今往后,我和她再无半点瓜葛,祝她幸福美满,早生贵子,另外我也祝李叔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话音刚落,玲珑将一个箱子递了上去,毋容置疑,这应该是生日礼物。

许多人神色古怪。

傻子都能明白,对李道然的祝福是真的,可对李馨的祝福.......这货还有脸说自己是大度之人?

一脚都将赵林踩成太监了,哪还有幸福?

还他妈的祝人家早生贵子?

太监能生孩子吗?

简直就是往伤口上撒盐啊,哪痛撒哪!

“你赶快带着东西离开我们李家,我们李家可不想和你这种人沾上关系!”李馨母亲满脸厌恶。

无论是彊姧犯还是混混身份,都是她讨厌的。

叶军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冲着李道然对他的好,懒得和这女人计较。

“叶军,你他妈的是个男人就别走。”岂料,赵林颤颤巍巍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满脸狰狞地盯着叶军。

“叫帮手了?”

叶军似笑非笑,刚才赵林偷偷发短信的小动作,他早就看在眼里。

“谁敢动赵公子!”

话音刚落,一群人闯了进来,为首是一名虎背熊腰,三十多岁光头纹身男,在他手中,竟然拿着砍刀。

纹身男身后五六人,有人手握砍刀,也有人手握钢管,每个人都杀气腾腾,来者不善。

“哈哈—哈哈,叶军,你他妈的死定了。”

看到帮手到了,赵林欣喜若狂。

“以为自己混社会就很牛逼,活该!”

“到底是有钱人,一个电话,就能叫来这么多人。”

“叶军一个人,就算再厉害,恐怕给人家塞牙缝都不够。”有人幸灾乐祸,也有人冷眼旁观。

“赵林,你能不能给叔叔一个面子,放过小军?”谁都没想到,这个时候,李道然竟然开口为叶军求情。

“老东西,你闭嘴!”赵林恶狠狠瞪了李道然一眼。

自己下体被踩爆,现在都一阵阵剧痛,别说是李道然,就算是天王老子求情都没用。

“爸,你管好自己就行了,这彊姧犯就算被人杀了,也是活该。”眼看父亲还要说话,李馨提前制止了。

“这才是老子的女人。”对于李馨的态度,赵林很满意。

他目光看向光头纹身男:“阿狼,把这狗崽子手筋脚筋都挑了,还有把他那玩意割了,我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嘿嘿—嘿嘿,没问题,那玩意正好可以当老子的下酒菜!”光头男挥舞着手里的砍刀霸气十足。

“想动我老大,先过我这一关。”关键时刻,玲珑竟然挡在了前面。

她漂亮的大眼睛扑闪扑闪地盯着光头男。

只是她弱不禁风,我见犹怜的样子,哪怕说出再狠的话,都让人觉得滑稽,没有半点威胁。

“小娘们,你能干嘛,给老子滚......”光头哪里会把看似柔弱不堪的玲珑放在眼里,他右手挥着砍刀,左手径直向玲珑胸部抓去。

“撕!”

寒光一闪,光头男只觉得喉咙一阵刺痛,他下意识向喉咙摸过去,血已经从手指缝喷了出来。

“我能日天!”玲珑撇了撇嘴,风轻云淡。

出手太快,谁都没看清,她是如何出剑,还有她的剑究竟在哪里?

一剑封喉!

准确的说,这一剑并没有要了光头男的命,只是割断喉咙一部分。

一剑封喉很容易,可给对方留条命,却难如登天。

院内,宛如死一般的安静,除了叶军,所有人都被惊到了。

光头男那些小弟,别看一个个都气势汹汹,现在都宛如鹌鹑,一个个都一脸惊恐地看着玲珑。

光头男可是练家子,他们几个人加在一起都干不过,更不用说和玲珑拼命了。

“别说我没给你机会,现在你可以继续摇人!”叶军看向赵林,依旧是风轻云淡。

“叶军,你这个彊姧犯......”

“撕!”

话音未落,血已从喉咙喷出。

“老大,他张口闭口彊姧犯,我一时没忍住。”玲珑有些不好意思,宛如做错事的孩子。

李馨母女三人身体一颤。

先前她们看到叶军的时候,那也是一口一个彊姧犯,尤其李馨,刚才还骂玲珑是小表子。

“下不为例!”

叶军瞥了玲珑一眼,别看玲珑外表柔弱不堪,事实上,性格暴躁,做事经常犯错,而且还是屡教不改的那种。

叶军之所以选择把玲珑带在身边,就是担心她在深渊没人能管束住,无法无天,到处闯祸。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