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3章 争

作者:蒲风落 更新:2022-09-05 10:38:24

庄婷燕梳着正式的发髻,皇冠上镶着珍珠,在镁光灯的照射下,璀璨夺目。

而她身后,男人一袭深色燕尾服,冷淡的眼眸闪着点点星寒,偶尔瞥向四周的视线,笑意也鲜达眼底。

“这是延石的晏总,三年前斯坦福金融系毕业的高材生,国际顶尖投行抢着要的人才,啧啧啧,春卷,你看看,是不是比你老板强得多了?”

安十月在看到宴霄修长身影的一瞬,脑中便闻一阵轰鸣,那一对璧人相携着十指相扣,踩过红地毯朝着她的方向走来,她身体有三秒钟的僵硬。

回答的嗓音有些闷,像是含了沙子,“我老板只开了一家很小的贸易公司,勉强赚个糊口钱,怎么能和延石这种上市公司搭上边。”

笑话,她和宴霄的事名不正言不顺,她一直不敢放在明面上讲,更不敢把这些事告诉几位闺蜜。

所以,现在几人都对她俩的事分毫不知。

“别自卑,宴大公子名草有主了,还有其他优质富家公子啊,又高又帅关键还大方,春卷你放心选,你姐妹的主场,不怕你丢了面子。”

春卷是安十月的小名,只有她的三位闺蜜知晓。

不过除了莫优颜,钟灵和宋清欢都嫌弃难听,“十月母胎solo单身二十五年了,说不定就是这个土里土气的外号拖累的,优颜你快闭嘴吧。”

安十月屏住呼吸,隐隐感觉犀利而冷冽的眸光似有若无的朝着她的方向望来,她侧了侧身子,借着海藻波浪将鹅蛋脸遮住了一半。

“宴霄,那个人长得真像你的秘书。”

宴霄置于裤兜内的左手一紧,笑声戏谑,听不出况味,“是吗?长得像罢了,这种场合,她哪有资格进来?”

明明是秋风送爽的九月,忙于招待宾客的安十月,却感觉抹胸礼服上裸露的双肩,被刺骨的寒风割裂,一阵撕心裂肺的疼。

但她的心伤没持续多久。

莫优颜的男友很快被人从楼上推了下来,她心思都挂在了恋人身上,招呼的这些事自然落在了安十月等几个闺蜜身上。

三人身材高挑,正相端丽,又腰细腿长,堪比模特,站在酒店门口便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来的宾客也并非尽是善茬,口上调戏声间或有之,幸而三人都有一定的社交技巧,三言两语便在众人的刁难中脱身。

宋清欢松了口气,“不愧是老总,混迹风月场,还真是挺难缠。”

她抱怨了一句,拉着安十月找了个清闲的位置坐下,钟灵则一早便被英俊的新男友拉去了酒店最靠前的席位。

“钟灵这丫头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A市首富这么难钓的钻石王老五居然把她宠成了小丫头,我看这好事将近了。咱们几个里,只有你还单着,今晚可来了不少青年才俊,有没有你挑中的?”

宋清欢挑的位置好巧不巧的,正好在宴霄和庄婷燕身后,只不过隔了几排空椅子。

安十月心不在焉,卷翘的睫毛小刷子一样在眼前打下一片阴影,她烦闷的很,胡乱的往旁边瞟了一眼。

呼吸一滞。

坐在钟灵男友右边的男人恰巧回过头,他戴一副定制的金丝眼镜,挺翘的鼻梁,随着他指尖的动作略略下移,桃花眼对上她的眼,波澜微升,笑意荡漾。

一举一动,不失风流优雅。

“春卷,你喜欢这种儒雅的高干子弟啊。”

安十月已经收回了视线,她想过那人想必家世显赫,却没想到这人地位不俗成了这样,“没有。”

短促的敷衍让宋清欢更点燃了八卦的小火苗,她要说的话准备了一箩筐,但都没来得及出口。

“清欢,这位是你的朋友,介绍一下?”

慕永臣宽肩窄腰,气质出众,方才坐着还未看出,站起的他脊背挺拔,喉结性感的要命。

宋清欢乐意之至啊,“阿臣,这位可是我的好闺蜜安十月,人美心善,我不多说了,你们聊。”

她拍拍屁股走远了,把自己的位置空出来留给了慕永臣。

“慕永臣,安永银行行长的投资人,十月,可有男朋友了?”

安十月端着一杯香槟酒,白皙笔直的双腿并拢,脸颊酡红一片,她耳边回荡着宴霄漫不经心的话,“订婚的话,这不是有现成的吗?”

她重重抿了抿唇,辛辣的酒液在舌尖游荡,这一秒,她感觉自己的心跳熄灭了又重新燃起来,眼角也酸的一塌糊涂,她撩起长发,倏然凑近慕永臣,悠然的香气在他鼻尖萦绕。

“定关系多麻烦,慕先生,约吗?”

安十月浑身被酒意烧得发烫,话刚出口就后悔了,身体刚打算往后缩,软绵的手心便被放上了一张卡,“这是我的名片,明晚,有空联系我。”

安十月懊恼的锤了下脑袋,感觉酒店里的空气都闷得似乎在发酵。

“安十月,你抽什么疯。”

“春卷,你和阿臣的互动我都看见了,阿姨那边小问题,现在机会摆在你面前,你可别错过!”

宋清欢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安十月一头黑线,好在只唠叨了这句,他男朋友就一把把她捞走了。

“啊米瑞,你这个疯子……放我下去!”

“阿霄,我可听老爷子催婚了啊,你确定不收收心?”

“年底前订婚不就成了,你怎么和老头子一样瞎操心?”

那头男人嗤了声,分不清嘲弄还是怒意,“来得及?”

低气压里,两个人处在剑拔弩张的气氛里,而这两人,安十月都不陌生。

“啪嗒——”

一星火丝,随着烟雾袅袅而出,她屏住了呼吸,听到宴霄清晰到似乎砸在冰里的声音。

“时安,你到底想知道什么?”

安十月再听不了那些,转身从两人边的绿草丛擦身而过。

宋时安和宴霄的话听的影影绰绰,“你订了婚,筱筱,怎么办?”

筱筱,宋筱筱,就是宴霄的心上人,白月光。

而她勉强能在宴霄心上占有一道影子的位置,也是因为与她有四分相似的缘由。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