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2章 昧

作者:蒲风落 更新:2022-09-05 10:38:24

安十月一走出病房,脸上的假笑就落了下来。

她的电话打过去,对面让他直接打钱过去,安十月冷笑,“凭什么?”

“凭妈妈舍不得我,凭妈疼我比疼你多。”

“闭嘴,你根本不配提妈这个字!”

*

接近凌晨四点,月光萧肃,清清冷冷,安十月回到家就再未睡着。

第二天,安十月还要准备一整天的工作计划,也没时间再休息。

“晏总,今天的行程安排我已经发您邮箱了,您用过早饭后看一下。”

窗外车流如织,车鸣阵阵,她从手机屏幕前抬起头,一脸平静。

没错,她除了是宴霄的不定时炮友,还是他的行政秘书。

不过比起他那些有名有分的情人,她的生活要悲催的多,几乎一天24小时都要赔在上面,拿到的钱却比他们少。

用闺蜜的话说,就是她人傻,应该狠狠敲宴霄一笔,但她只是笑笑,并不说话。

后来宴霄有没有回复,她已经没空去看了。

得宴霄器重,她一个行政处的秘书,居然和分公司的副总裁直接对接,一天忙得脚不沾地,不知道是他的重视,还是磋磨。

“晏总,这是分公司何副总传来的合同,您过目一下……”

女人一身香奈儿套装,红唇旖旎,正坐在宴霄腿上,附在他耳边说着什么,看到她进来,脸上的笑落了下去。

宴霄清冷的眼神也同样落在她身上。

“抱歉晏总,我等会再进来。”

“阿宴,她一个秘书进来居然不敲门的……”

天可怜见,她在延石工作两年,办公室紧靠总裁室,有事都是直来直往。

不是她不遵守规矩,而是宴霄自己下令,她可以不用敲门,美其名曰,节约时间。

当时她心里还甜蜜,或许在某些事上,宴霄是纵容自己的,虽然和爱情无关。

可今天那女人抱怨,他却没有反驳。

可见对其偏爱程度,偏袒到了几何。

“阿宴,你这床单是谁买的?这颜色也太老土了吧!”

“你若是不喜欢,我让人换了便是。”

里面女人的娇嗔声越来越低,安十月眼神里的温度也越来越冷。

不光床单,总裁室里大大小小的所有摆件,甚至是沙发吊灯,都是她亲自找了设计师挑的。

却没想到,那女人随便一句话,什么都可以换了。

“安秘书,阿宴很挑剔吧?”

嗒嗒高跟鞋敲在地面的声音,仿佛急促的鼓点,震得安十月心尖发麻。

她的手指慢慢从键盘上收起,抬起头,语气毫无波澜,和她云淡风轻的微笑一般平静。

“庄小姐说笑,晏总付我薪水,这都是我的分内事。”

方才她趁着他们在休息室查了,眼前这个女人,正是延石的合作伙伴之一,庄总的女儿,庄婷燕。

庄婷燕唇上的红已经淡了一半,但气势不减,摆弄着手上的戒指,仿佛在骄傲,“或许,你下次喊我宴太太,我会更高兴,我想安秘书,不会不喜欢升职加薪吧?”

安十月眼底的湿意和阴色瞬间涌上来,但没忘记大体,“我听晏总的,庄小姐慢走。”

“装什么,你的位子迟早有人顶替。”

庄婷燕冷哼一声,戴上墨镜,曼妙的身姿扭成S形,惹得附近的人投来阵阵目光。

安十月平息好情绪,“晏总,这是何副总传来的合同,您过目一……”

“你决定便好,我只负责签字。”宴霄抬头,额前的棕色碎发打下一片阴影,凉薄的双眼毫无感情的望过来,“我付你这么多薪水,就是让你这么偷懒的?”

“是,晏总。”

“等等,”宴霄挺拔的身体往后靠,灰色的背景雕琢得他的表情,更加不近人情,“地毯和床单都换一下,预算从卡里出。”

金色的光辉从半露的窗子里洒进来,打在他微扬的发尖上,食指和中指夹着的zippo打火机旋转瞬,落在了他唇角夹起的烟上。

随着蓝皮文件被安十月从桌上拿起,她白皙纤细的手腕上,一道红色的血痕露了出来。

虽然有名贵的腕表压着,但还是被宴霄犀利的眉眼扫到了。

“十月,女孩子,要懂节制。”

安十月知道,他又误会了,他以为这是男人在她手上掐的?

她这瞬间,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了。

他松开指尖缭绕的烟,熄灭在烟灰缸里,抽出抽屉里的卡通创可贴,上面的图案还是蜡笔小新。

“真丑。”

“那你之前还用。”

他淡漠的眼底终于添了丝笑意,“没有的时候,有就算好的,哪还会挑剔。”

手表下被贴了一个滑稽的创可贴,还包裹的歪七扭八,安十月也忍不住嘟囔了一句,“真丑。”

宴霄似乎听出了安十月的言外之意,作势要动手揭下来,却被她动手拍了一下。

“啪——”

声响很大,两人都被惊到了。

“嗬,小十月,你长本事了。”

宴霄站起来,修长的身体被挺括的西服包裹着,借着窗外洒进来的细碎光辉,连表情都生动了不少。

安十月心跳的几乎要跳出胸腔。

她几乎是落荒而逃。

*

晚上七点,安十月在鼎和参加闺蜜的单身pa

ty,和其他闺蜜在酒店外接客。

今晚的女主角一身高贵的黑礼服,扫视着外面的一众宾客,“咱们等会都留意着,今晚十月能不能脱单,就在此一举了。”

莫优颜话一出,宋清欢和钟灵都应和,“谁不知道今晚机会千载难逢,这么大的一件事,一定给她办妥。”

安十月百般抗拒根本没用,只得无奈放弃挣扎。

只是口中还在负隅顽抗,“我会用我的实力告诉你们,一切都是徒劳。”

三个闺蜜齐齐哼了一声。

“来了来了,金龟婿!”

莫优颜兴奋到几乎尖叫,安十月倒是没仔细看,只是莫名觉得那辆劳斯莱斯幻影有些眼熟。

黑色车窗降下,一双亮色的高跟鞋首先映入眼帘,安十月懒懒抬眸,和挑衅得意的目光相撞的一瞬,便愣在了原地。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