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坑人的神棍

作者:黑河先生 更新:2022-09-05 10:37:49

“喂?什么事。”电话旁,赵立无精打采道。

“别睡了,他妈的老子昨天晚上撞鬼了,快点到学校来。”

“哦。”

“哦?我哦你妈个头,你快点给老子过来,你是想让你女朋友知道你昨天晚上的丰功伟绩吗!”我气愤的吼道。

“东哥,我这不才睡醒吗,你老人家怎么老喜欢拿这儿事来威胁我。”赵立又是懒洋洋的说道。

“废话,等他妈你给那妹子睡了,我拿什么威胁你,好了别说了快点过来学校,给你半小时。”

“东哥~”

“好了,我挂了。”

不过才过了二十几分钟,赵立就捧着个杂乱的头发来到寝室了。

“妈的,快走,找道士去。”

我赶紧拉着赵立就跑。

“等等!”赵立突然把我拉住。

我以为他要干啥,结果他把手慢慢伸我额头上去了。

“妈的,老子没跟你开玩笑。”我将赵立的手挥开后说道。

“不是东哥,你这不会是昨天看见给你的那两个姑娘的素颜了吧,人家小姑娘虽然丑了点,但也不至于这么说别人啊!”赵立依然觉得我是吃错药了。

我知道,我光是这么说,赵立绝对不会相信我。于是我只能把昨天经历的事全给讲述了一遍。

“你该不会是喝醉了在那里睡着后做的噩梦吧。”等我讲完后,赵立用着不敢相信的眼神盯着我说道。

“我的酒量有那么差吗,还有你能把做的梦记得那么清楚?”

“快点,我记得你家里不是有个看风水的大师吗,你给他打个电话,咱找他去。”

不过赵立还是虚着个眼睛看着我,仿佛我像是生了什么大病似的,给我看的怪难受。

“你他妈······”

“停停停!”我刚准备开口骂赵立,就被他给打断了,然后一脸认真的说道。

“你不是说,你撞鬼了嘛,还在宿舍楼乱跑,然后还藏在床底下。”

“没错,你到底想说什么。”我有点不耐烦的瞥了赵立一眼。

“不是,东哥,咱先别激动。我的意思是,咋们去保安亭调昨晚的监控,看看你到底有没有进宿舍楼不就行了吗。”

“你的意思是,我如果真的撞鬼了,我从头到尾都应该是在那片小树林里。”

赵立点头说对。

我自然没说什么什么,因为我相信那绝对不是做梦,就同意了赵立的看法。

我们来到保安亭外,今天值班的是黄叔,可昨天值夜班的不是黄叔,这就有点难搞了。

“黄叔,咱监控方便调一下吗。”我嬉皮笑脸道。

“咋啦,女朋友走丢了?”黄叔开玩笑道。

“是这样的,昨天晚上我······”

“昨天晚上,我东哥回寝的时候,手表这不是落在了小树林里嘛。”赵立插话道。

确实,赵立有时候脑瓜子还是挺靠谱,不然刚才我直接说我撞鬼了的话,那还不得被当成神经病。

“手表落小树林自己去小树林找,来这调什么监控。”黄叔一脸严肃道。

“哎哟,就看看嘛,又没事。”

“没事的事多了去了,人人都来调监控,我不得累死?”

“哎呀,行行好嘛。”赵立的手里不知什么时候,突然揣了两百块钱,使劲往黄叔的口袋里硬塞。

“咳!咳!只能给你们半小时哈。”黄叔故作严肃的样子。

“好的好的,半小时够了。”我压不住兴奋道。

我们学校的那个小树林是有监控的,至于为什么连小树林也有监控,这也是昨晚值班的黄海林大叔告诉我的。说是以前有对情侣在里面干害羞的事,结果被拍下来了,还发到了网上。最后,学校收到了不好的影响,于是情侣与拍视频的那个学生都被退学了。所以现在连小树林都有了监控。

我记得从进入篮球场开始就已经开始撞到鬼了,于是我让黄叔把监控画面调到了昨晚的凌晨4点。

诡异的来了,画面里:我一个人在篮球场上,看着空旷的篮筐三分钟左右,明明手里什么都没有,还对着篮筐投了一下篮。然后,我从篮球场出去以后,旁边是宿舍楼,但是我却直步走向了旁边的小树林,在小树林里,我不停的在里面跑着打转儿,过了会又弓着趴在了地上······

“你该不会是嗑药了吧?”赵立不敢相信眼中看到的一切,质疑道。

“去你吗的,你嗑药了是这样?”

“小伙子,你这是撞邪了呀,我看得回家让你家里人给你找个道士啥的好好帮帮你才行啊。”黄叔倒是没有太大惊讶,可能像他们这个年龄段儿的,也可能经历过类似的事情,不过那时候就算有我也不会信。现在他说没有,我更不会信。

“走,快联系你家那个看风水的,老子可不想这么年轻就死了啊。”我拉着赵立的手,正准备往他家里拉。

“诶,东哥,你别急啊,我给他打个电话让他过来不就行了,拉我干啥呀。”

“好!好!好!那你快点。”我现在已经是百感交集,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但有总比没有好,起码心里踏实点。

半小时后,看风水的便来了这儿。

这专业的就是不一样,穿着一身白色大褂,背后还有个太极,以前走在街上我一定会以为是神棍,但现在在我看来,这就是救星啊。

我将事情的经过全告诉了他,他说问题不大,等晚上的时候会来帮我解决,现在需要回家准备一些东西。

夜幕降临,道士如约而至。

“现在是晚上十点,等再过半小时,我们直接去小树林里做法。”他平淡的说道。

“那个,大师,怎么称呼啊?”我向大师递了一只烟的同时问道。

“叫我钱师傅便是。”

“好的,钱师傅。”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半小时就到了。我们一行人来到小树林里,心里说不出的激动与滋味。

大师身上带了几袋糯米,一把桃木剑,还有一盏油灯。说是待会让我把油灯拿好,防止鬼魂上我的身。

看到大师准备的这么充分,我不禁感叹道,这钱师傅太他妈专业了。

钱师傅吩咐完后,便开始了他的做法。他口中不知念着什么咒语,语速很快,根本听不清。一边念着咒语,一边挥舞着桃木剑,然后不定时的向天空洒一把糯米,再朝着天空舞一个剑花。就这么来来回回差不多又过了半小时,他才停了下来。

钱师傅满头大汗走了过来,疲惫不堪地说道:“这些鬼确实厉害,平常那些鬼见到我都得跑,这次这些鬼居然还敢跟我掰手腕,不过已经全被我给灭了。”

“对了,这一套服务价格是三万,是立少爷结账吗?”钱师傅突然眯着个眼问道。

“赵立点了点头。”

我靠,这赵立不亏是我好兄弟,我已经被他感动的泣涕涟涟。

我们三人撤出小树林以后,赵立与我决定送大师出去。一路上我们都拍马屁说大师了不得了不得之类的话,不过心里总有一处不踏实的地方。

对了!篮球场!

我才反应过来,还有篮球场的事儿没和大师说。

待我同大师说了这些事后,大师倒是没有推辞,并微笑着说就当是给我们小朋友的赠品吧。

我们来到了篮球场,对我来说,那可是梦的开始,只不过,是噩梦的开始。

我给大师指了准确的区域,大师信誓旦旦走了过去。

我与赵立提着油灯在那正准备看着大师表演。谁知,当钱师傅将糯米洒下地面的那一刻,突然,他的脖子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给抓住了般。

钱师傅被一只无形的手举在空中,眼里满是恐惧。紧接着,好像有什么东西掰开了钱师傅的嘴一样。

“咔哧!”

我与赵立早已是看的惊慌失措,目瞪口呆,而油灯也早已掉在了地上。

没错,钱师傅的嘴不知被什么东西给撕开了,两边的嘴角皆被撕到了耳根处,鲜血不停的从头往下渗,血红的嘴巴让人连他的舌头与牙齿都看不见。

“咚!”

钱师傅重重落在了地上,可是现在,他已经是一具尸体。他死不瞑目的眼睛刚好正对我与赵立的方向,仿佛像是在告诉我,下一个就是我与赵立。

我们被吓得慌了手脚,尖叫着朝学校外面跑去。

“站住!大晚上的又跑又闹的,哪个系的!”一个男人突然把我们叫住呵斥道。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