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这是什么地方?

作者:黑河先生 更新:2022-09-05 10:37:49

今天是中秋节,出了酒店后,已经是三点半,外面依然灯红酒绿,没办法,这就是大城市的夜晚。

我腿已经有点站不住脚,不是我不行,真是那两个姊妹花太会“聊天”了。我现在回去,肯定是必死无疑。

虽然外面灯红酒绿,但与我没有多大关系啊,出了这酒店,我就只能回学校了。

因为现在学校宿舍大门早已关掉,但是我和宿管阿姨感情还挺好,完全把我当儿子般照顾。

“好你个臭小子,现在才回来?”门口保安指着我调侃道。

“嘻嘻。”我对着他嬉皮笑脸了下,就奔着宿舍的方向去了。

由于学校路灯都熄了的原因,我是尽量避开着那些花草灌木走的,毕竟谁知道这么热的天会不会窜出什么蛇虫鼠蚁之类的东西。

我沿着篮球场的方向而去,因为篮球场的另一端就是我们的那栋宿舍楼,平常也都是往这儿走的。

“啪嗒,啪嗒。”我们这儿是室外篮球场,地板采用的材料自然不是木质的,所以我的脚步声在整个寂静环境的突出下很大。

“砰!砰!砰!······”

奇了怪了,都这么晚了居然还有人在打篮球,这又不是体校,而且光靠着这点月光,这么专业的吗。

我朝着那地方仔细一看,还是个老师!

我走了过去,他仿佛没有看到我般,继续玩着自己的,继续拍打着自己的篮球。

这我可就不服了,都说为人师表,你这大半夜不睡觉的在这儿制造噪音,旁边就是宿舍楼,我来看你一眼,你再怎么也要装一下不好意思吧?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但毕竟我也不是个善茬,比这过分的事也干得多了去了。就没有再多理他。

“哐!”

球投歪了,一下砸到了我的面前。

我习惯性的接了下球,这球实在太冰,不仅冰,还有点轻。

这鬼天气太热了,这么冰冷个宝儿抓在手里头,还有点爱不释手的感觉。

可那老师一直盯着我手中的球看,像个死鱼眼似的,给我看的怪难受。

于是,我将球投了出去。

“草。”

是一个三不沾,不过看着他去捡球的样子,我也蛮舒服的,大大咧咧的就走了。

到了出口处,我回头看了看那老头。

“我擦!”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刚才那篮球场还只有一个老头,现在眨眼睛出现了多出了五个人,还在那一打起球赛。

我使劲按了一下我的眼睛,发现不是幻觉。

“完了完了!”我心中害怕的嘀咕道。

居然撞鬼了,我赶紧撒腿就跑,冲着宿舍楼跑去。

我一路飞奔到宿舍楼楼脚,不知道宿管阿姨是怎么回事,大门居然是开着的。

但我没有管那么多,还是直接冲了进去,心想到了房间里就没事了。毕竟寝室里还有几个舍友在嘛。

刚一进楼,就感觉到特别冷。外面天气虽然很热,但是平常楼里也只是很凉快,今天这里面却好像跟冬天一样似的。

这一切都太奇怪了,我拿着手机开着闪光灯使劲跑。

终于我到了自己的宿舍房间门口。

“开门!快点开门!”我喘着气嚷嚷道。

见迟迟没人来开门,我以为他们都睡了,使劲拍了一下门。

“吱·····”

门自己开了,发出吱呀难听的声音,我也没顾三七二十一,直接就冲了进去。

里面乌漆嘛黑的,我用手机手电筒功能对着房间扫了一遍,却发现床上一个人没有,而且连这个房间都不是自己的房间。准确来说,这根本不是这学校宿舍的房间。

木质破烂的地板还有几个洞,连刚才发出吱呀难听的门也是木质的,门把手处都被搞断了一半,整个房间就跟电影里几十年前的样子一模一样。

“完了完了!”我的心里再次害怕的自言自语道。

突然来到一个这样陌生诡异的地方,换个人都不可能再在这儿停留半秒。

我赶紧又是撒腿就跑,等冲到楼梯口时。

“咚,咚,咚···”

是爬楼梯的声音,现在,连楼梯都成了水泥地砌成的了。

“呜~”

“哼哈,哼哈···”

我坚信这不是人发出的声音,因为这声音巨沙哑又难听。

毫无疑问,我现在下去肯定是必死无疑,俗话说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我现在真想把说这句话的人拖出来打一顿。

没有办法,我只能跑回最开始的那个宿舍,躲在门后,偷偷看看那些鬼去哪,等他们上去了,或者脚步声停住了,我再决定好要不要冲出去。

可下一秒,我就感觉这个世界真的对我充满了恶意。

上来的鬼,我没有仔细看,毕竟这玩意谁敢仔细看。而且他们没有再上楼,而是往我的方向走了过来,嘴里依然发出哼哈的声音,一个个没有神情的姿态,低着头。

“卧槽,不会是来这个房间吧。”我心里暗暗嘀咕道。

以免被发现,我回头就转身跑到床底下去了。至于为什么不躲在床上藏在被子里,因为如果他们真是这个宿舍的,那我岂不是主动投怀送抱,羊入虎口吗。

有时候,我真的感觉自己是个乌鸦嘴。

“吱······”

他们还真是这个房间的,他妈的。

我使劲扇了两下自己的嘴巴,同时也不敢发出半点声响,静静的观察着,连气都不敢出。

进来的总共有五个鬼,一个个的腿上都布满了血迹。

其中有一个鬼的腿都扭曲成了九十度,还有一只鬼只有一条腿,而且另一条腿上的皮肉都已经翻开了出来,不停的往地板上滴着碎肉与血,而且味道也是奇丑无比,给我搞得胃里十分不舒服。

不过幸好,他们好像还没有发现我,只是一个个的时不时发出“嗤嗤”与“呜呜呜呜”的声音。我心里哭诉道,可能这就是鬼话吧。

突然我感到上面的木板有什么东西压下来了一样。是有一只鬼躺在了床上,木板床发出吱呀难听的声音,仿佛下一秒木板就要断了的样子。

我心里祈祷着千万不能断,千万不能断啊,这要是一断,我不就没了吗。

还好,很快整个房间就没有了半点声响,除了我极小的微弱的呼吸声。我就这样趴在床底下,也不敢翻身,因为我知道,哪怕现在制造出一丁点异响,我可能今天就要交代在这儿了。

我看着手里的手机,不敢打开,赶紧关了机,现在万一谁给我打个电话,岂不是自投罗网吗。

“嘀嗒,嘀嗒···”

是血!滴在了我的手机上。

我仔细一看,血居然是这个木板床的碎裂处渗出来的。

我吓得差点把手机给扔掉了,还好我没有,不然这一扔,绝对会连着把我的命也给扔了出去。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我居然还睡着了。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趴在宿舍楼的旁边的林子里。

我坚信昨晚那一切不是梦,因为,我的手机真的关机了。开机后,我赶紧给赵立打了个电话。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