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三章 感到冷冰冰

作者:公子清清 更新:2022-09-05 10:37:37

洛九昭一怔,戏谑又埋怨的看顾世敖。

“你还提那天晚上,兄弟们看你素着,也是关心你,我千辛万苦给你找来个美女,也不知道你人进了酒店怎么就人间蒸发了。

害的人白白在酒店大堂等了你半个晚上,第二天来找我哭诉时那叫一个梨花带雨,愣是从我这套了两个LV的包包才肯走。”

顾世敖那天早上公司有会议走的着急,想起时才让秘书赶去送支票,可人已经走了。

顾世敖望着沈矜离去方向,淡漠的眼神,多了一丝兴趣。

沈矜从卫生间出来,走廊已经没了顾世敖的身影,她长出口气。

没多久,同事的聚会也散了场,沈矜谎称有人来接她,回绝了男同事想送她回家的好意。

深夜的海城长街,灯火不眠。

沈矜站在路灯下,身影被拉的颀长,透骨冷风袭来,不经意的紧了紧披肩,她很久没这么晚还在外面了。

闹市区晚车不好拦,等了半天都没碰到一辆空出租,手机叫车的订单号也排到两位数。

忽然身后射来两道车灯,刺眼灯光晃得她往路边挪了挪自己的位置。

但那灯光好像就是跟她作对,沈矜往里一步,它就偏离一点,如影随形,得寸进尺。

沈矜再次躲向里面,再走一步就是花坛了,她站在条石边上,回头目视那辆车子。

微微蹙眉。

车灯熄灭,她才看清是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商务车,如今的沈矜并不认识这么有钱的朋友。

下一秒副驾驶下来的男人朝她小跑而来。

“小姐,我们先生请您上车一叙。”

沈矜一怔,目光再次看向远方那辆车。

后座的男人半敞着车窗,霓虹灯的流光映上他凌厉眉眼,嘴角叼着半支烟,有几分不羁的痞劲儿,张狂的要命。

张扬的车和张扬的人,渐渐已经有同样等车的人往这里看了。

揪的她一颗心,尴尬又紧张。

尴尬人群的视线,紧张顾世敖知道她爆料的事。

沈矜心知不妙,推脱说:“不好意思啊,我不认识什么先生。”

沈矜感觉男人目光扫过自己,她后背冷汗直冒,簌簌的风吹过来,背后凉飕飕的。

沈矜掉头要走,站在她身边的助理模样男人目光看向车子,顾世敖捻灭烟蒂,细微一个眼神,阿铎立刻追上沈矜。

她还没跑多远,下一秒被人直接提溜着上了顾世敖的车。

车门嘭的一声关上,沈矜心提到了嗓子眼。

“沈小姐躲什么。”

沈矜抬头撞上一双幽深的眸子,他眼底漾着些许深意。

她躲避着目光,故作淡定,“您这是什么意思?”

沈矜不确定顾世敖是否知道自己上了花边新闻,先装糊涂。

“沈小姐提上裤子就不认人吗?”

顾世敖说话够直接,沈矜抿嘴。

“顾先生要是觉得昨天在酒店里委屈了你,你说个数吧,咱们两清,就当我找的你。”

顾世敖饶有兴致的打量着面前的女人:“你知道我是谁吗?”

沈矜不卑不亢的与他对视:“顾先生不也一夜之间就调查出了我的名字,一直叫我沈小姐,相比来说,您更无人不知。”

顾世敖嗤笑,“那沈小姐刚才就是欲擒故纵了。”

沈矜掏出钱包,狠下心一闭眼,把里面的现金一股脑的塞进顾世敖掌心。

“这些权当是对顾先生的酬劳,你我两清,我只有这么多。”

顾世敖忽然抓上沈矜的手腕,钞票散落后座。

眼底原本的兴致全数褪去。

沈矜硬撑着脑袋回视他,用力甩下顾世敖的手就挣脱下车,顾世敖冷冷看着她,没有拦。

下车时阿铎躲在路边抽烟,像是在跟谁打电话。

沈矜见两人都没有要追她的意思,飞快跑起来消失在夜色中,拐角处拦到一辆出租车,赶紧就上去离开了饭店区域。

沈矜从前也暗中爆过不少富商跟包养女明星的大料。

她甚至一连在某一女明星豪宅和剧组外面来回蹲了两个半月,整个人瘦了一圈,最后真拍到了女明星跟富商一同出入豪宅,保姆怀里还抱着孩子。

当时拿到照片总编就拍板当月给她加了两万块奖金。

高风险,高回报。

自此她踏上一条备受众人非议,却来钱很快的不归路。

她没的选,她需要钱,很多的钱。

所以就算会被顾世敖报复,她也得扛下。

回到出租屋,这个点室友们的房间都熄灯了。

蹑手蹑脚走进房间锁好门,手机忽然响起,看清上面号码沈矜脸上闪过惊喜,急忙接听。

电话那边很安静,沈矜脸上再无小心凌厉,语气十分温柔。

“小哲,最近心情怎么样?”

半晌,那边才有一道稚嫩的嗓音响起:“嗯,姐,什么时候……看我。”

沈矜深吸一口气,控制着眼眶中打转的泪水,笑着回答。

“等再过几个月姐姐就请假去看小哲,小哲在舅妈家过的还好吗?有没有好好吃饭?”沈矜尽量控制住自己的哭腔。

弟弟刚要说话,电话那边被人抢走,舅妈的声音传来。

“沈矜啊,下半年的看护费什么时候给舅妈转过来啊,你也知道沈哲的情况,我每天跟你舅舅两个人看着他都还不够。

一年下来家里没有别的生活来源,还要时不时的带他去医院治疗,你之前给的那点钱早耗光了,你什么时候转新的过来?”

沈矜拼命工作,拼命想升职,为的还不是那点钱。

弟弟的治疗和看护花费不小,断了一天效果就会倒退恶化,还好顾世敖的爆料拿到了,明天就能有钱了。

“舅妈,我明天就去银行转账,下半年需要多少钱。”

电话那边的女人,思虑了片刻,声音带着些嫌弃。

“你先转二十万过来吧,到时候不够我再通知你。”

沈矜牙关紧了紧,二十万。

电话那边传来几声犬吠。

沈矜原本在弟弟出院时准备找机构做康复治疗,舅妈主动打电话来说她那有可抚慰自闭症患者的陪伴犬。

沈矜将信将疑的把弟弟带过去,结果神情紧张拘谨的弟弟真在那只大金毛的接触下缓和平静。

沈矜看见弟弟蹲在地上抚摸小狗,苍白的脸上露出前所未有的放松。

她说不出自己当时有多激动,以致于舅妈开出天价她也咬牙把小狗买了下来。

但是康复机构不允许带狗过去,她工作安排又紧凑根本没有时间照顾弟弟,只能把弟弟放在舅妈家照顾,定期打钱过去。

沈哲的病一直反复无常,花费很大。

沈矜闷声答应,还想再跟弟弟说几句话,舅妈却说他要多休息,直接把电话挂了。

沈矜原以为第二天迎接自己的消息会是升职加薪,但是早上一进公司,同事们全部愁眉苦脸的。

有些平时会跟她主动打招呼的男同事,今天也没那么殷勤了。

“沈大小姐来啦,昨天晚上还是春风得意,今早恐怕是要名落孙山了。”

沈矜目光扫向从总编办公室出来的马佳。

“马佳你这话什么意思?”

沈矜眸光一寒,与她对视的马佳不由自主的一激灵。

沈矜平时在公司里挺低调的,冷不丁说话这么狠,马佳顿时没了底气,“你难道不知道自己给公司惹祸了?你还以为…”

“沈矜,来办公室一趟。”

马佳话还没说完,胡总编的声音从办公室里传来,沈矜拎起包面无表情的越过马佳。

“总编,出了什么事?”

胡总编叹了口气。

“沈矜,万盛集团今早发来律师函,说要起诉咱们公司。而且那边放出条件,如果将这件事的爆料人交出去,他们就不对公司追究,所以……”

沈矜心领神会,“我爆出来的东西有凭有据,不怕他告。”

“公司知道你平时的努力,所以这几天准备给你放假休息一下,等到这些事情解决了,你再回来上班。为了公司集体的利益,希望你能体谅公司,跟万盛对抗,咱们是以卵击石。”

沈矜哪能不懂胡总编话里的弯绕,直接将包摔在办公桌上:“公司的意思是放任我不管,让我任凭万盛处置了是吗?”

胡总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沈矜平日不爱说话,看着挺温柔,怎么脾气这么冲。

“沈矜,你要为公司其他人考虑,不能因为你一个人,让大家都断送了前程对不对,人不能这么自私。”

这种冠冕堂皇的话听着真够可笑,她在过去的十年里听过不同人对她说过不下十遍。

“我在这工作三年,公司多少爆款新闻是我费尽心思挖到的你清楚,我为你和公司创造了多少财富也不是能靠钱来衡量的,光是加薪不升职也可以,但是过河拆桥是不是太不把我沈矜当回事了。”

“沈矜啊,上面没说开除已经是对你最大的保护了,等到你跟万盛处理完这些事儿,还是能回来上班的。”

沈矜冷笑,“好,不用等我处理完事再回来上班了,我辞职。”

沈矜摘下工牌甩在地上,转身扬长而去。

被停职对她来说跟被开除没两样,她急需钱,一天不上班都不行。

与其等死,沈矜必须得自己寻出路。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