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一章 我遇见谁会有怎样的对白

作者:公子清清 更新:2022-09-05 10:37:37

“矜矜,顾世敖有动静了!”

沈矜接到线报,原本想抓拍权势滔天的顾家继承人,顾世敖的猛料。

没成想却自己羊入虎口。

虚掩着的房间门口,沈矜悄悄靠近。

海城财阀顾世敖,多少家媒体都想曝光他的私生活,可惜半点头绪都没抓到过。

沈矜已经蹲了顾世敖半个月了,今天的情报最为关键,胜败在此一举!

谁知出神的功夫,虚掩着的门突然被拉开,她手腕猛被人攥住。

一阵天旋地转后,人已经被拽入房里。

昏暗的灯光下,沈矜只能感受到男人急促的呼吸中缠绵酒气,浅淡的烟草味从她身后环绕全身,有种蛊惑人心的魔力,沈矜被迫背对着男人。

“别动。”

玄关处,男人声音低沉沙哑,呼吸温热喷洒在她颈间,似是燃烧着熊熊烈火。

“你,你要干什么。”

她腰身被人禁锢,大手逐渐滑入衣襟,男人眸光幽深的眸光从女人的腰间往下睥睨,眸中闪过一抹晦暗。

“事后你开价。”

“开什么价,你放开我!”

她是娱记,不是娱ji!

开什么价!

沈矜从男人怀抱里用力挣扎,谁料下一秒男人顺势就着她的力在怀中转了个身,她慌张的神情跌入顾世敖双眸,似是惊鸿一瞥。

“从哪学来欲擒故纵。”

男人声音中带着几分戏谑,算不上清冷,但沈矜感受到某处有些咯人。

她没想到自己会阴差阳错被顾世敖拽进来,看见男人那一瞬,整个人都怔住了,原本的计划就这么被打乱。

“我不是做‘那行’的,你……。”

嘴里的话忽然被男人封住。

沈矜脸色通红的推搡醉醺醺的男人,但是发现顾世敖力气太大,自己完全无力抵抗。

明天就是月底,她已经把所有赌注都投在了顾世敖身上。

要是自己拿不到猛料,奖金落空,主编的位置旁落,弟弟也……那她这几年的努力全白费了。

而眼下她想跑,怕也是天方夜谭。

黑暗中的沈矜,狠狠一咬牙,豁出去了!

不就是顾世敖的猛料吗,谁上不是上。

都是成年人,能睡了顾世敖又拿到猛料,自己也不亏。

沈矜催眠自己,全海城想爬上顾世敖床的女人能从这排到法国。

这是她占了便宜,是她占了便宜。

沈矜下一秒就学着人挑逗男人的手法,紧张伸手环住顾世敖脖颈。

挣脱开顾世敖的追吻,踮起脚尖反在他喉结上落下滚烫唇印。

可还没等她再进行下一步攻势,直接跌入男人怀里,男人的胸肌撞的她头晕。

“手段真生疏。”

顾世敖眼中闪过不可察觉的满意。

沈矜还没等开口,就被男人打横抱起。

昏暗的灯光下,视线天旋地转,她惊呼中用力抓紧男人衣襟。

男人欺身压上来时,沈矜深吸一口气,身子发颤。

她不是矫情,就是第一次有点紧张,顾世敖的吻从她额角落下,沈矜痒的不行,绷着身体。

他再次吻上她眼角的朱砂痣,沈矜攥拳头,男人握住她的手腕禁锢在枕边,他好像很熟练这种事,吻上她耳垂。

“放轻松。”

顾世敖仿佛看穿她的胆怯,在安抚。

沈矜紧绷的神经,在夜色茫茫中化为一滩春水,月下漾着涟漪,波涛席卷,贯穿湖海,也翻涌着浪花。

月色穿过窗帘的缝隙照在男人俊逸的眉眼中,凌厉中带着风流,给人种心头酥麻的感觉。

沈矜感受着一瞬天堂一瞬地狱的感觉,她纠缠着顾世敖,任由他带自己进退。

这几年间,沈矜没想过,自己再一次与顾世敖接触竟是在床上。

第二天清晨沈矜睁开眼睛时男人正赤着上半身背对自己系腰带。

精壮的后背,诱人的肌肉线条,沈矜想起昨天晚上的力道,不由得腿一酸。

“嘶~”

“你醒了。”

顾世敖慢条斯理的朝着她走来,目光不漏痕迹的掠过床上一抹刺眼的朱红。

沈矜羞耻的看着他身上的抓痕,装作漫不经心的瞥向别处。

目光落在地上凌乱的衣服和包包,瞬间一怔。

糟了,顾世敖昨天晚上抱她上床的时候把里面拍摄的设备弄倒了,肯定什么都没拍到。

为了挖顾世敖的料她什么都豁出去了,怎么能前功尽弃。

这不是她沈矜的风格。

沈矜手在背后悄悄按开了手表上的隐形摄像头,取下放置到床头柜边。

刚收回手,顾世敖已经站在她面前。

沈矜瞳孔一缩,索性将被子松开,直起身,手指勾住床边男人的腰带,拉着他俯下身。

顾世敖膝盖支在床上,目光落在沈矜脸上时,闪过一抹兴味。

嘴角的笑,在初晨阳光下分外勾人。

“还不够。”

沈矜话音刚落,男人眼神一暗。

风雨欲来直接将她压倒,沈矜惊呼一声,回想起昨晚上羞耻的记忆,老脸一红。

两小时后顾世敖离开,沈矜还睡着。

秋风吹开白色窗帘,拂过女人白皙的脸颊,柔和跟妩媚在她身上展现的恰到好处。

合上门扉,顾世敖眼中的情欲尽数散去,多了几分冷漠不惊。

沈矜是被连环的电话声吵醒的,睁开眼时,房间已经空了。

她四处检查没有顾世敖踪影,才松了口气。

她给好姐妹回了个电话,安妮那边声音嘈杂,呼啸的风声和关车门声。

“衿矜,你怎么才给我回电话,怎么样了。”

电话那边的安妮已经迫不及待等沈矜的好消息了。

“成了。”沈矜扶额。

她拖着沉重的双腿,每动一下都是撕扯的疼痛。

“你的嗓子怎么哑了,难不成是看别人睡觉,自己激动的喊了半宿?”

沈矜刚要把昨天晚上发生的意外跟她说,安妮那边传来催促的声音。

“大家都别磨蹭了,该走了!这课有多难约你们几个也知道。”

“衿矜,先不说了,经纪人催我去集训,等我半个月后回来咱们再详细说!”

安妮在那边还没等沈矜开口就匆忙挂断了电话。

安妮进了娱乐圈之后,三天两头的被经纪人送去集训,毕竟不是科班出身,光凭这脸蛋也不管用,经常消失是常事,沈矜习惯了。

而沈矜是一名记者,在业内算小有名气,但名气不是很正。

主要业绩是挖明星富豪的小三料,有时候更像是私人侦探。

海城不少富商明星包养小老婆,都是她爆出来的,为了加薪,自己也算是拼尽全力。

这次盯上顾世敖这块肥肉,她很长时间无从下口,直到安妮在酒局上听金主说起顾世敖会出入哪家酒店,沈矜才得到下手的机会。

可是没想到要从他身上挖点料,竟然要把自己搭进去。

沈矜没来得及洗澡,匆忙穿上衣服,赶往酒店前台。

她醒来时已经过了中午十二点,超出酒店退房时间。

根据打听到的行程,顾世敖只在这酒店呆一晚。

那这个超时续费的房钱大概率是要落到她头上了。

也不知道总统套房超时续费要多少钱,她这个月的生活费肯定要超支了……

跑到楼下,沈矜小心的询问前台要续交多少房费。

前台小姐非常礼貌的询问她房间号,听到房号立即对她甜甜一笑。

“小姐,您住的这间总统套房已预缴了一年的房费,不需要再另行续费。”

沈矜愣了半秒。

不常住的酒店竟然都预缴了一年的费用,这些钱够她吃多少顿饭?

顾世敖真财大气粗。

沈矜摇头,甩去那些不合时宜的胡思乱想,笑着说,“麻烦你了。”

“不客气,小姐。”

沈矜戴紧帽子和口罩转身离开酒店,出门时正好一个黑西装男人踏进酒店大厅。

男人步子非常着急,沈矜也未曾注意,两人忽然撞到一起。

“不好意思。”

男人十分礼貌的帮沈矜把包捡起来。

沈矜接过,有些尴尬,“没事没事,我也没看路。”

她匆忙走出酒店后,男人也捡起自己的支票飞快上楼。

沈矜身影穿梭在街角,与一辆黑色迈巴赫错身而过。

迈巴赫后座的人目光扫过,拧眉盯着那抹身影。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