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五章 英雄救美

作者:涂山氏 更新:2022-09-02 10:39:31

阿金是在午时以后来到运来客栈的。她刚一进门,便径直走到掌柜面前,敲了敲桌子。掌柜本来在那儿算账,一抬头瞧见是个长相平庸的男子站在他面前。

“这位大爷是住店还是用膳?”掌柜的笑眯眯地问道。

“找你家主子。”阿金声音沙哑地回道,话音刚落还咳嗽了几声。掌柜的眉头轻蹙,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来路,又不敢就这么轻易去打扰这运来客栈的主人。

阿金见他站着没有动,突然从怀中掏出了二两纹银放在了桌子上:“这些,只不过是给掌柜的你去传句话的酬劳。你家主子见我不见,与你无关。如何?”

“那,大爷您在这儿稍等片刻。”掌柜的看了一眼那纹银,也没伸手去拿。只不过见他出手阔绰,又气度不凡,总觉着不该怠慢。

掌柜去了后院没多一会儿,就带了话过来,毕恭毕敬地将阿金请了进去。后院小厅内,梁初见已经在那儿等着了。

“师姐。”待到掌柜的退下,梁初见慌忙行礼。阿金的这个易容扮相他之前见过好几次,所以立马就瞧出来了。

“阿初,大师姐在店里吗?”阿金也没和他客套,二人坐下以后,便直奔话题。

“这两天大师姐是住在我这儿的。也是易了容,人称紫衣姑娘。不过……她现下不在客栈。”

“她也是随便得紧。”听了梁初见的汇报,阿金有些哭笑不得。琉璃素爱穿紫色衣衫,索性化名紫衣掩藏身份,也是信手拈来:“那,阿银找着了么。”

梁初见摇了摇头,有些苦恼:“尚未……不过,我倒是听到一个传闻,不知是否可信。”

“说来听听。”阿金慵懒地坐在那儿,下意识地想要玩弄自己的发辫,手指伸到肩膀处,才想起自己今儿个是男装出行,便只好兴趣缺缺地放下手来。

“他们有人说……在皇城附近见到了师兄。”梁初见有些疑惑地看着阿金:“可是师兄怎么会出现在那里?”

关于阿银的身世,他们这些小辈中也就琉璃与阿金清楚。阿金在听到这消息的那一瞬间,便信了九分。

“这消息不是‘鸽子’们送出来的?”阿金岔开话题,没有让梁初见再去细想。

“不是。”梁初见讪讪一笑,他是京城‘鸽子’的总统领。而今通天阁少主不知所踪,好不容易找到的蛛丝马迹还不是自己手下传出的,这让他觉得羞愧。

阿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不必介怀,若是阿银不想让咱们察觉到,他多的是手段。”

说着,她话锋一转,狡黠地瞧着梁初见:“阿九要我与你说,她跟着我一切安好,让你不要挂念。”

“她跟着师姐,自然是好的。”突然得到阿九的消息,梁初见不甚欣喜。也只有在这种时候,他才会笑得像是个无忧无虑的少年郎。

“你就不担心她当我的陪嫁丫鬟?”阿金看他这副模样,忍不住逗他玩。哪里知道她话音刚落,梁初见的脸色就变了变。

半晌,他才恢复常态,很是正经地向阿金行了个礼:“我相信师姐不会这么对待阿九的。”

“你呀,真是无聊。”阿金撇了撇嘴,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就要与梁初见告别。

梁初见站起身来,一路将她送到偏门旁边。阿金转过头来,示意梁初见留步:“不用送我了,就到这儿吧。对了,关于阿银的事情,你不必再向大师姐禀明,我自会去查清楚。”

“是,初见知道。”梁初见止步于门边,直到阿金出门走远,才将大门关上。

……

洛腾风尘仆仆地回到京城,刚进城门没多久,就瞧见有人当街调戏一妙龄女子。那女子身着紫衣,脸上覆着一方紫色面纱,一双杏眼盈盈秋水。就连洛腾这种冷硬的男人都忍不住在想,若是这女子笑起来,眉眼一定甚是好看。

可惜,这双美丽的眼睛里而今都是厌恶与鄙夷。

“放手。”琉璃不想在大街上动武,这才被这几个纨绔子弟纠缠得脱身不得。

“这小美人发起脾气来,也是这么美丽动人。听得小爷我神魂颠倒啊。”抓着琉璃的那个男人肆无忌惮地与同伴如此说道,这一群人突然之间就爆发出淫邪的笑声。

琉璃冷眼瞧着这些被美色冲昏头脑的家伙,正在思考着哪里更方便自己下手,突然之间一只有力气的大手从旁伸出,轻而易举便将男人的爪子给掰开了。

“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把你的脏手拿开!”估计洛腾用的力气很大,先前还趾高气昂的家伙如今早就已经白了脸色。

“吴少爷,别来无恙。”洛腾面色如常地回道。吴少爷听着这熟悉的声音,身体突然抖了一下。

“你……是你?”既然是城内住着的人,谁又不知这洛将军的次子,玉面判官洛腾。

“对,正是在下。”洛腾说着,将男人的手放开了:“在下刚进京城,就瞧见了这么一出好戏。还未恭喜吴少爷一声,终于不用闭门思过了。”

吴少爷脸色青白,看起来气得不轻。但又因为把柄在别人手里,只能生生忍着。咬牙切齿地站在那里沉默了半晌,才带着自己的同伴负气离去。

琉璃瞧着那帮人灰溜溜逃走的身影,忍不住噗嗤一笑:“多谢这位爷出手相助。”

“举手之劳。”洛腾回过头来瞧着琉璃,眼中神色古井无波,一副公正执法的模样,没有半分多余的情绪。

琉璃见过很多男子看自己时的眼神,像洛腾这般英雄救美之后还如此淡然的,算是独一份。不自觉间,琉璃也对他上了几分心。

“若非有您,妾身恐怕……”琉璃低下头来,欲言又止。

洛腾还是那么一副平静的模样,字里行间不见任何怜惜之意:“姑娘以后出行,尽量避免一人吧。”

说罢,他便匆匆与琉璃擦身而过。琉璃有些惊讶地转过身来瞧着他远去的背影,忽然便笑开了:“玉面判官吗?咱们后会有期。”

她喃喃说了这么一句话后,便走进熙熙攘攘地人群之中。

“少爷,您平日里也不爱管这等闲事的呀。怎么今日?”随从跟着洛腾往洛府方向赶路,有些好奇地问道:“见您那个态度,也不像是对那姑娘有好感。”

“那女子有杀气。”洛腾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随从有些摸不着头脑。洛腾转头,见随从怔愣地瞧着自己,好心又解释了一下:“在我出手之前,那女子便对那些纨绔子弟起了杀心。只是那些愣头青,压根没有察觉到。”

“哎呀,这这这……”随从后怕地擦了擦额间的冷汗:“少爷这是救了那帮二世祖一命啊。可是这帮人说不定现下都还在记恨着少爷您呢!”

“无妨。”洛腾摆了摆手,没有将这些琐事放在心上。他唯一在乎的是,这个紫衣女人看起来有些不太寻常。

……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