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二章 各自有秘密

作者:涂山氏 更新:2022-09-02 10:39:31

“少夫人。”怀仁刚一站定,就鬼使神差地给阿金行了礼。等到脑子反应过来时,又有些后悔了。毕竟,少爷到底认不认这个少夫人,他心里还是没底的。

阿金向他轻轻颔首,算是打了招呼,随后她便含笑瞧着宋文禹道:“夫君,咱们出发吧。爹爹在等着呢。”

“好。”对于阿金的这个称呼,宋文禹没有去纠正。阿金知道,这不过是一种粉饰太平的退让罢了。

两人一路上相敬如宾,相安无事。间中只有一次谈话。

宋文禹问她:“刚才在花园里见你想事情想得入神,是在想什么呢。”

阿金看了宋文禹一眼,半晌才将视线挪开:“我在想,这桃花的花瓣纷飞,像极了风吹雪。让我有些想家了。”

宋文禹听后,没有再说别的。两人一直沉默相对,直到到了驿站,二人之间也再没有交流

“夫君要进去拜见爹爹吗?”走到沈万千门前时,阿金特地转过头来问了宋文禹一嘴。

“你进去便是了。我在外头等你。”宋文禹背着手站,拒绝的很彻底。

“那好,我去去就来。”阿金点了点头,心平气和地回道。她刚推门进去,怀仁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宋文禹回头看怀仁,怀仁陪着笑脸道:“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少夫人可真正让人摸不透。”

那哪里是摸不透,分明就是不在乎。

宋文禹在心里回道,明明拒绝与之亲近的那个人是自己,可不知怎的,最后心里堵得慌的也是自己。总而言之,宋文禹的脸色又阴沉了下来。

房间里,沈万千在来回踱步,看起来有些焦虑。一听到门响,他发福的身子就立马站住了。

“大姑娘。”沈万千瞧见阿金冷若冰霜地站在那儿,赶忙跪下来行了礼。

“沈员外又忘了,而今我是你的女儿。你对我行这么大礼,我可是要折寿的。”阿金戏谑地说道,沈万千连连称是,一边抬手擦着额间的汗珠,一边颤颤巍巍地站起来。

“大姑娘在宋府……可还好?”沈万千看着阿金在自己面前落座,神情复杂地瞧着阿金。

阿金低头喝茶,听着这话语里似有试探,又仿佛带着些关切,总算是抬头看了沈万千一眼:“你是怕我露馅吗?”

“不不不,老朽不是这个意思。”沈万千慌忙摆手:“只是……只是单纯地担心大姑娘您……”

“放心吧。通天阁既然收了你的通天令牌,就不会将差事办砸。”阿金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只不过沈姑娘那儿,还请沈员外多关照一些,莫要出了茬子。这可是欺君之罪呀。”

“老朽明白,老朽明白。”说起自己那个任性妄为的女儿,沈万千便又是一阵汗颜:“若不是走投无路,我也不会想到求助……求助通天阁。大姑娘您……一定万事小心。”

“我知道。”沈万千的关心在阿金看来便是一种客套,她随口应承下来,见时辰差不多了,便起身与沈万千道别:“沈员外何时启程回江南?”

“明日就走。”沈万千笼着袖子回道,又满眼希翼地看着阿金,似乎是想听她再说些什么。

然而阿金还是一脸淡淡的神情,看不出喜怒哀乐:“那么我便先祝沈员外一路平安吧。”

说着,她便转过身去带着阿九离开了房间。沈万千抬起头来,万般不舍地瞧着阿金离开的背影。良久,才重重叹了一口气。

“姑娘,我瞧着那沈员外总是对您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真是奇怪。”一出门,阿九就小声嘟囔道。

“他不是从一开始就很奇怪吗?”

阿金说的是实话,自从她接了任务去沈府假扮沈家千金开始,沈万千就是这么一副别扭的样子。只不过阿金并不想深究,也就随他去了。

“哼,商人嘴脸。”阿九恨恨说了一句:“他明知通天令一出,通天阁便没有拒绝的理由。纵然是龙潭虎穴,我们都会派人过去,而今又何必惺惺作态。”

“他也是无奈。”阿金很平静地回道:“赐婚之事,他违抗不得。可是他的亲生女儿却又以死相逼不愿意就范,他能怎么办。”

两人说话间,已经下了驿站的楼梯。阿金远远瞧见宋文禹坐在那儿喝茶,二人颇有默契地没有再说这个话题。

“可以走了?”宋文禹见到阿金这么快就下来了,有些差异。他本以为,今天是要在这驿站里用了晚饭再离开了。

“嗯,可以了。”阿金点了点头:“还是说,你想留在这儿尝尝这里的饭菜?我听说这驿站里的川菜也是一绝,也不知是真是假。”

阿金的连帽遮住了她姣好的面容,即便如此,她绰约的身姿还是惹得路人偷偷打量。宋文禹感受到了这些炙热好奇的目光,完全没了兴致。

“还是回去吧。”宋文禹说着,便先一步来到了宋府的马车边。阿九扶着阿金刚坐到车里,就听得有人叫住了宋文禹。

“贤弟。”宋文禹转过头来看清来人,目光一沉。

“孟兄。”宋文禹抬手,恭恭敬敬地向来人行了个礼。

“贤弟怎么会出现在驿站?”孟一葳微微笑道,过了一会儿又自问自答道:“是带着夫人一道来的?”

“嗯。”宋文禹看了他一眼,单刀直入地问道:“孟兄叫住在下,有事?”

“借一步说活。”孟一葳瞟了一眼垂下的车帘,便向宋文禹做了个有请的手势。宋文禹犹豫片刻,最终还是跟着他走到了一边。

“一荻想要再见你一面。”孟一葳说着,从袖中掏出了一个小巧的丝帛卷轴:“看了便烧了吧。”

宋文禹盯着那卷轴看了半晌,才伸手缓缓接过。他没有急着打开来看,只是喃喃说道:“事到如今,我再见她,又有何用。”

“我也是这么劝的。”孟一葳叹了一口气:“可是……从你赐婚以后,她便大病了一场。而今大病初愈,跟我提出这般请求,我不忍心拒绝。你……”

宋文禹低着头没说话,他打开那丝帛看了一眼,果然是孟一荻娟秀的字迹。那上面只是写了见面的时间地点,旁的什么都没有。

宋文禹闭上眼,将那丝帛揉在了手里:“我会去的,你放心。”

“好,那我就这么回去复命了。”孟一葳如释重负,临走前还十分郑重地朝宋文禹叮嘱道:“记得一定低调行事。”

“我明白。”

“谢谢。”孟一葳又向宋文禹行了个礼,这才带着侍从匆匆离开。宋文禹看着孟家人远去的背影,这才从袖子里拿出一枚火舌子,将那丝帛烧了个干净,才又重新回到马车里。

阿金本来在闭目养神,感觉马车晃了几下,才睁开眼来瞧着他。

宋文禹还是坐在车子的另一边,看起来心事重重。

“那位公子是夫君的朋友?”阿金开口问道。

宋文禹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阿金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冷不丁来了一句:“闻着夫君身上有一股烟味,莫非刚才是烧什么东西去了?”

她看似无意的一句话让宋文禹心里一跳,转过头来盯着阿金看了半晌,才慢条斯理地对她吐了两个字:“没有。”

“哦。”阿金含笑应着,没有去拆穿他。他们两个人说那些话时虽然隔得远,阿金还是听得清清楚楚。

阿九没明白为什么姑娘在揣着明白装糊涂,忍着一肚子疑问直到主仆二人回房了才问出来:“姑娘为什么没戳穿他。”

阿金听了阿九愤愤不平地指责,俏皮地眨了眨眼道:“好歹是我的夫君,总得留些面子。况且,戳穿了对双方都没好处。”

阿九撇了撇嘴,显得有些丧气:“那姑娘打算怎么办?就这么睁只眼闭只眼吗?”

阿金一手支着下巴,忍不住又用修长的手指敲击着桌面。每当她想事情时,都会不自觉地这么做:“我还是跟着去瞧一瞧吧。”

突然,阿金神秘一笑,眼眸里泛着狡黠的光。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