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1章 新妇进门

作者:五嘞蛙 更新:2022-09-02 10:30:55

1.

我妈被我气得心脏病发。

当我大着肚子站在她面前,告诉她我要退学把孩子生下来的时候,她整个人都在发抖。

她问我,“那个男人在哪里?”

我低头盯着脚尖,小声的所问非所答,“他妈说,只要我生的是男孩,他就娶我。”

然后我妈就捂着胸口气得晕厥过去,直直的倒在地上,送到医院时命悬一线。

我坐在空荡的走廊里,还在难以置信。

为什么,我的爱情当真就这么十恶不赦吗?

蒋佳傲来我家接我走的时候,我爸都没出房间门。

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让我滚。

我拉着蒋佳傲说,“以后我只有你了。”

为了和他在一起,我什么都不要,什么都没有了。

二十二岁,在恋爱大过天的年纪,我遇到了让我意乱神迷的这个男人,我还天真的以为自己何其幸运。

我被蒋佳傲带到他家,本以为我即将过上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日子。

我曾幻想每天醒来就看见蒋佳傲睡在我旁边的侧脸,想象着我们一起吃早餐,他会在出门前和我恋恋不舍的一吻,也会在傍晚回家时和我耳鬓厮磨。

所以,当他带我钻进一个年久失修的老楼,我没有半点怨言。

和爱的人在一起,再破旧的房子也是爱巢。

可就在我依偎着蒋佳傲,满心欢喜的憧憬着二人世界的时候,等待我的却是另一番景象。

当他打开门,在那个破旧不堪的巴掌大的客厅里,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

她头发有些花白,穿着一件洗得发黄的白衬衫,脸上是不苟言笑的表情。

见了我来,她冷漠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目光停留在我的肚子上。

还不等我开口叫人,就冷冰冰的问,“去看了吗?男孩还是女孩?”

那一声“阿姨好”如鲠在喉,一时间我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一旁的蒋佳傲换上拖鞋,不耐烦的说,“现在看不了,得等到四五个月才能知道。”

“那这么早你就把人领回来干嘛。”

从头到尾,蒋佳傲的妈妈,我未来的婆婆没有和我说上一句话,对于我是谁,似乎在她的心里远不如我肚子里的是谁,是什么,来得重要。

我的幻想破灭了,我没有等来和蒋佳傲的终成眷属,却不得不忍受和婆婆的二人世界。

因为我有身孕,婆婆不许我出门。

我本想着反正也退学了,又没有工作,可以每天跟着蒋佳傲去他的小炸串店帮忙。

但婆婆却要我在家里安心养胎,不能有什么闪失。

起初我还挺高兴的,把这当成对我的关心。

可久而久之,我就受不了和婆婆两个人单独在家的生活。

我并没有得到一个孕妇该有的待遇,曾经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我,还要听凭差遣,为奴为婢。

最让我接受不了的是,她让我洗全家人堆积如山的衣服也就罢了,有天,我还在里面发现了她混进去的脏内裤。

我拿给她,婉转的表达这么私密的东西,是不是她自己处理比较好。

可谁承想,等蒋佳傲回家,她就参我一本,告状说我嫌弃她脏,不孝顺。

她越发撒泼,吓得我手足无措。

眼看着她犹如乡野村妇般坐在地上哭闹,双脚歇斯底里地蹬踹着,像是要把地砖磨掉一层皮。嘴里还哀嚎不停,哭诉着自己受了我天大的羞辱。

我想拉着蒋佳傲解释,但他却大发雷霆,指着我的鼻子骂,“李静菲,你他妈是个什么东西,伺候我妈让你委屈了?不就是一条内裤吗?你大小姐洗不了是吧!来,我看看你这手有多金贵!”

说着他就恶狠狠的把我的手拉过去,攥得我的手指生疼。

我哭着求他轻点,他却越发使劲,拉扯间我吃了不少苦头,最后还是婆婆提醒他当心孩子,他才肯放过我。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蒋佳傲,往日的甜言蜜语不在,取而代之的是颐指气使。

可当我言听计从的给婆婆洗着内裤的时候,被爱情冲昏头脑的我,还在给他找借口,觉得是因为他孝顺才这样生气的。

而他能这样待自己的妈妈,日后也一定会对我和孩子好。

我摸了摸肚子,对它说,“宝宝,爸爸是爱我们的。”

我把今天的闹剧归结为自己的不懂事,蒋佳傲对我爱答不理,我还上前赔不是。

见他还不肯原谅我,我不得不使出杀手锏——床头吵架床尾和。

我从背后抱住他,起初他还想要推开我。

但我胸前的两团柔软紧紧贴住他,我扭动着身体,在他的后背上轻轻蹭着。一下像蜻蜓点水,一下又如大雁南飞。

果然不一会就让他招架不住。

他刚才还甩开我的手,不自觉的抓住我的手腕。

我从后面听着他喘着粗气,低声骂了我一句,“小骚huò。”

在床上,他每当兴致高涨的时候就会脏话连篇,这时的他骂得有多难听,他的充血度就有多高。

我也乐在其中,一声声应着他对我的侮辱。

我含住他的耳垂,把它把玩在唇齿之间,呢喃道,“好宝贝,我错了,快来惩罚我啊。”

蒋佳傲哪里经得起这般挑dòu,一个翻身就把我压住,像一头雄狮。

我的脚尖从划过他的人鱼线一路向上,攀上他的肩膀。

他满是烟味的手摩挲着我光洁的皮肤,志在必得。

可就在我们郎情妾意,兵临城下时,突然门开了。

衣不蔽体的我赶紧拉起旁边的床单裹住些许春光。

婆婆嫌弃的看着我,说,“你现在怀着孩子呢,怎么就忍不住?真不要脸,一天没男人就痒得慌!”

说完啪的一下把门摔上,剩下被她臊得满脸通红的我。

而蒋佳傲经她这么一闹也意兴阑珊,埋头睡觉去了。

我拍了拍他,想和他说说话也好。可刚刚那片刻的温存转瞬即逝,我对着无垠的黑夜辗转反侧。

我们已经多久没有互诉衷肠过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的感情开始失衡,我每天把爱他挂在嘴边,他却对我们的关系避而不谈。

那天之后我和婆婆之间也算相安无事,当我适应了逆来顺受,面对她的刁难也就能大事化小。

我感动于自己的付出,把这当成爱情里的九九八十一难,越发觉得能守在爱的人身边,是多么的感天动地。

而婆婆看我

ì渐隆起的小腹,也开始宝宝长宝宝短,这样母慈子孝的画面,让我以为总算等到了苦尽甘来。

转眼我的孕期到了五个月,我拉蒋佳傲问,什么时候去领证,他却总有些理由来搪塞我。

我虽然忐忑,但每次都选择相信他的借口。

直到某天婆婆把我带到一个隐蔽的私人诊所,让我躺在床上,任B超的探头在我肚子上滑动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蒋佳傲在等什么。

那个穿白大褂的人给了婆婆一双蓝色的小袜子,婆婆奉若至宝,欢天喜地的搀扶我回家。

我心中也跟着松一口气,暗喜于自己的一举得男。我不在乎肚子里的是什么,只是我知道生一个儿子会是我留在蒋佳傲身边的通行证。

果然,第二天蒋佳傲就在婆婆的催促下跟我去了民政局。当我拿到结婚证小红本的时候,我像是金榜题名一样满足。

我坚信,是我的爱情让蒋佳傲浪子回头。

2.

我沉浸在即将为人母的喜悦里,每天捧着手机给宝宝置办衣物。

可蒋佳傲的小炸串店生意并不太好,正逢夏天,很多肉放不住,不等到晚上就变质了。

有几次他偷偷以次充好给客人吃了,被人发现后还搭了医药费,让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更加雪上加霜。

婆婆心疼儿子,明里暗里没少埋怨我吃白饭,见我整日买东西更是火冒三丈。

“我儿子在外面赚钱那么不容易,你可倒好,天天买东西,这钱是大风刮来的吗?一点都不知道心疼自己男人,我们家怎么娶了你这么个败家娘们。”

经过几个月的相处,我早就习惯了婆婆的恶语相向,我平静的解释,“这些都是以前我上学时攒下的零花钱,您放心吧,我没花佳傲一分钱。”

我以为这样说能换来她闭嘴,没想到她不依不饶,“你嫁到我们蒋家,你的钱就是我们蒋家的钱。再说了,谁家嫁闺女不给准备嫁妆,你爸妈倒好,不闻不问。你这眼看都要生孩子了,他们也不贴补你点?”

我没有嫁妆是因为什么?还不是因为我不顾他们反对执意要嫁给蒋佳傲,才搞到现在这样有家不能回。

更何况,我是没有嫁妆,可蒋家也没给我彩礼啊。

我一肚子委屈,可经过上次和婆婆的冲突,我已经看出来蒋佳傲的立场,不敢再和她起争执,只好息事宁人。

但我不知道的是,此时的婆婆已经打起我娘家的主意。

若不是一个月后我在路上遇到我家老邻居邢姨,我都不知道婆婆背着我就要把我爸妈榨干了。

原来自那天起,婆婆就去上门找到我爸妈。

我爸妈还以为她是来求和的,也并没有为难她。

只是数月不见,很是担心我。特别是身怀六甲,他们更心疼我有没有吃苦。

没想到婆婆借题发挥,先是以给我买补品为由,三番五次的找我爸妈要钱,每次都是几千几千的套。

到后来欲壑难填,已经不满足于这些蝇头小利,假装说我的孩子有问题,需要住院保胎。

我妈听了,不顾自己还身体还没恢复,就哭着就要来看我。

可她却说我怀孕怕情绪波动,当初我和家里闹翻,如果这时候见到他们,怕一言不合动了胎气。

我妈不得不听她的话,把银行卡上的活期几万块钱都给她拿去了,还拜托她一定要好好照顾我。

她在我爸妈面前装成一个好婆婆的模样,再三保证会对我好。

可好不容易抓到我爸妈这条大鱼,她怎么能轻易收手。

没过多久又去了我家,这次又以蒋佳傲小炸串店要房东收回店铺,要重新找地方为由,钱不够让我爸妈帮忙。

爸妈怕蒋佳傲没有了营生,我也会跟着吃苦,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填补。

就这样婆婆像吸血鬼一样把我家一点点吸干,时至今日我家的房子都用来抵押,为给蒋佳傲凑店铺的钱。

邢姨好意提醒,“静菲啊,你爸妈也一把年纪了,攒了一辈子钱可不能到老了老了连家都没了。”

我听得痛心疾首,说什么也要回去找婆婆问个清楚。

等我回到家,婆婆正气定神闲的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正眼都没瞧我一下。

当我质问她从我爸妈那要来的钱都哪去了,她可倒好,没有半点羞愧,反倒恶人先告状。

“你还有脸说,要不是你自己连点嫁妆都没带过来,还用得上我一次又一次去上门要?哼,你爸妈也是,看着嘛像过得很似的,才让他们拿那么点钱就扣扣搜搜的……”

“你已经把我爸妈逼到抵押房子了,你还想怎么样?你把钱还给我!”

说着我就不顾婆婆的阻拦,在家里翻箱倒柜的找爸妈给的银行卡。婆婆又哪能任凭我翻,就跟在我后面跟我撕扯。

就在我们拉扯的时候,门口有动静。婆婆一下子捂着腰瘫坐在地上,看那情形就像是被我推到了一样。

蒋佳傲一进门看到这样的场景哪还了得,一把把我从电视柜旁拎起来,不问三七二十一,上来就抽了我好几个大嘴巴。

“你敢推我妈!我打死你!艹”

“我没有,她把我家的钱都骗走了……”

我的话根本来不及说,蒋佳傲就把我打得满嘴血腥味,痛感直击我的神经,我整个人都被打傻了。

他掐着我的脖子,把我的头拼命往电视上撞,整个房子天旋地转,我的眼前模糊不清。

我疼得没了知觉,却只担心肚子里的孩子,赶紧尖叫着,“别打了,别打了,孩子,别伤了孩子!”

可蒋佳傲不信,还以为是我在借题发挥,落在我身上的拳头更加重。

直到一边幸灾乐祸的婆婆发现我腿上的鲜血,才慌乱的拉住蒋佳傲,让他住了手。

我被送到医院,孩子已经有了早产的迹象,好在万幸已经七个半月,总算是保住一条命。

我在产房昏睡过去之前,听到医生恭喜我喜得千金,我侧头看了看她,早产的她瘦弱的像个小猫,只有巴掌大。

可是这么小的她,却对着我笑了。

我的心一下子就融化了,这是我的宝贝,不管她是男是女,妈妈都爱她。

就在我想要抱抱她时,一阵麻药带来的困意把我送入梦乡。

只是我没想到,那一眼竟是我和女儿的永别。

当我再次醒来,我问蒋佳傲女儿呢。

蒋佳傲没理我,一旁的婆婆走过来气急败坏的说,“你还知道是个丫头片子?还说什么怀的是男孩,你可真能啊,把我们骗的团团转。要是知道就是个丫头,我们家能娶了你?”

“我女儿呢?”我不管婆婆怎么说,我突然有不好的预感,拼命环顾四周,“你们把她送哪去了?”

这时医生走进来,询问我的身体情况,见我这样,为难的说,“孩子还会再有的,你先自己养好身体。”

“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我女儿没了吗?”

医生沉默半晌,说,“我们也很遗憾,其实送保温箱里还是有救的,但你们家属不同意,我们医院也没办法。”

女儿早产,各项机能都欠缺,医生三令五申只有住保温箱才能保住她,可婆婆却怎么都不肯签字,最后眼睁睁的看着她不治而亡。

听完这个消息,我歇斯底里的砸东西,那是我的女儿,是我十月怀胎的骨肉!他们凭什么夺去了她的生命!

可当我质问婆婆时,蒋佳傲却过来对我拳打脚踢,直到我被打到麻木了,瘫在地上不再吭声。

我终于对这个男人死心,我的爱情让我体无完肤。

我说,“我们离婚吧。”

可蒋佳傲却踩着我的脸,阴损的笑着说,“离婚?你休想。李静菲,你要是敢走,我就让你全家陪葬。”

我绝望的看着他的脸,拼尽最后一点力气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走到窗边纵身一跃。

用最极端的方式单方面宣布永久解除这段荒唐的婚姻。

“我死了,就一了百了了。”

3.

我以为我死了。

不,我很肯定我从十七楼的窗户跳了下去。

可我睁眼,却看见床边跪了一地的陌生人在给我哭丧。

“你们是谁?”

“妈?妈!”一个女人错愕的看着我,跌坐在地上,然后向门外叫喊着,“妈醒了,妈没死!”

紧接着一个男人带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走了进来,伏在我边上。那小男孩看起来似曾相识,但我又说不上来在哪里见过。

“佳傲,快喊奶奶。”一旁的男人推了推小男孩,自己在旁边抹眼泪。

佳傲?

我仔仔细细的看了看他的脸,竟有一丝蒋佳傲的影子。

再顺着声音看向那女人,可不就是婆婆年轻时的样子。

我穿越了,成了我婆婆的婆婆。

目录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