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1章 我对你那么好

作者:将臣 更新:2022-09-02 10:30:29

国子监中我是最笨的那一个,旁人家的公子小姐都看不起我,以戏耍我为乐。

偏偏那个嚣张得不可一世的小侯爷却说看我最为顺眼,说有他在自是不会有人再敢欺负我。

1

夫子每每看着我狗爬一般的字都会皱起眉头,叫我伸出手来,乖乖挨上几手板,罚我出去站着。

巧的是,每当有我罚站,薛昭必会相陪。

他是京中有名的小霸王,薛府的小侯爷,调皮捣蛋的紧,所有学生都怕他,我也一样。

站在他旁边我总会拉开老远的距离,生怕惹到这位无法无天的小侯爷。

他看着我畏畏缩缩地站在一旁,挑了挑眉:“你离我那般远做什么?我还能吃了你不成?”

在他的注视下,我默默朝他挪了一小步,他盯着我,我便又是一小步。

就这样,我与他距离未超一拳,我心里自是害怕的紧。

要知道,这位小侯爷可是连夫子都不怕的,前些日子还趁着夫子午睡在他脸上画了只大王八,可将夫子气得胡子直翘。

若不是老侯爷将他好生收拾了一番,再入学堂,哪能这般乖乖出来罚站。

他看着我,将我上下打量了一番,似是在思考什么:“你是叫……叫姜什么来着?”

我提醒他:“姜迢迢。”

“不认识。”他道,嘴角勾起一抹笑。

我有些无语,方才说得那两句,像是记得我似得。

他靠着墙,抱着胸,扬了扬下巴:“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你妹妹我倒是认识,姜皎皎。”

是的,我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妹妹,比我聪明许多,是京中有名的才女,我站在她旁边,倒是显得格外蠢笨。

父亲也常常用她说教我,毕竟这样草包的嫡女委实拿不出手。

我垂着头不说话,看吧,所有人都只知道姜皎皎,哪有人会记得我。

薛昭嗤笑了一声:“不过,比起姜皎皎,你倒更合我眼缘,往后便跟着我,不会有人再敢欺负你。”

我歪着头看他,不太明白。

他敲了一下我的头:“那群公子小姐的,虚伪得恶心,面上端的是风光月霁,做得尽是些下作的事。”

我捂着脑袋,本就不聪明,他这么敲会越来越笨的。

“那你为何会在夫子脸上画王八?”

薛昭俯下身看我:“这厢到是不怕我了?”

他抬起手,我忙退后两步,生怕他又敲我脑袋。

他将手放在我面前,缓缓展开,手心里握着一颗糖。

我看着他,大概是给我的吧,可小霸王的糖,我哪敢接。

他将糖纸打开,一双手生的极好,十指修长,指尖捏着晶莹的桂花糖,极为诱人。

我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早起时赖床,早饭还没用便被丫鬟匆匆拽到车上,快到晌午了,肚子里饿得紧。

眼看着他将糖送到自己嘴边,看我直勾勾的盯着他,又转了个弯塞到我嘴里来。

他扬唇:“跟着我,少不了你糖吃。”

我含着甜滋滋的桂花糖,忙而不迭的点头。

就这样,我变成了薛昭的小跟班。

2

自那日之后,薛昭果真罩着我,国子监再没人拿我取笑。

他还时常给我捎带一些好吃的,而我只需跟在他身后便可。

夫子要检查背诵,我自昨夜起便一直在背,可那诗经生诲拗口,我挑灯夜读,这才背个七七八八出来。

早起上学时,我怕夫子抽到我,还一直捧着书背,却不想太过出神直直撞到一个人。

我捂着脑袋,却听见一道清越的声音:“迢迢这般用功啊!”

抬眼看去,来人俊眉修眼,脸上笑意温柔,眸子更似一汪清泉,虽比不上薛昭容貌张扬,却是朗月清风,叫人不敢亵渎。

我有些惊喜:“衡哥哥,你怎么在这?”

衡哥哥是皇帝的三皇子,名叫崔衡。

我与他这般熟悉,也是有原因的。

说起来,我本是没这么笨的,小时候落了水,大病了一场,就不如旁人机灵了。

当日落水将我救上来的就是崔衡,因此我亲近他许多。

他将我掉落的书拾起,放在我手中:“有些事来一趟,恰巧碰到你了。”

我点了点头:“原是这样。”

他伸手揉了揉我的头发,冲我温柔的笑了笑:“我还有些事,迢迢可要继续加油哦!”

我目送着他离开,一转头便看见薛昭沉着脸,将手中的食盒递给我。

昨夜背书背得太迟了,又没来及吃早饭,他今日给我捎的是一碗馄饨,透着食盒我也能闻到那股鲜香的味道,忙大快朵颐起来。

薛昭拿起被我扔在一旁的书,有些嘲弄的翻了翻:“短短一篇文章你都背不下来,姜迢迢啊,你可真是笨蛋。”

我吃着馄饨,听他这般说,心里有些委屈,我明明很用功了,可就是记不住。

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掉到汤碗里,声音极为清晰。

薛昭见我哭了,忙凑到我身旁:“说两句就掉眼泪珠子,姜迢迢,你知不知羞?”

听他一言,我哭得更厉害了。

薛昭显然不知道该如何应付,手忙脚乱的拍着我的背:“好了好了,不说你就是了,何必这般哭呢?”

我委屈巴巴的看着他,若是可以,我也想像皎皎那样过目不忘。

他泄了气,有些无奈的握着我的手朝他脸上扇了几下:“实在不行,你打我泄泄气。”

我收住了眼泪,看着他那副那我没办法的样子,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不气了吗?”

我摇摇头。

薛昭站起身来叹气:“女人真是难哄,亏得以后不会嫁给我。”

我抬眼看他,才不会嫁给他了,他只会说我是笨蛋。

3

其实那日落水后,皇帝便给我和崔衡哥哥订了亲事,待到我及笄后便能成为他的王妃。

想着衡哥哥那张温柔的脸,我心里自然是欢喜的,只盼着早日及笄,嫁与他为妻。

我及笄前夜,皇宫拉响了丧钟,整个京城无人敢眠。

皇帝驾崩了。

京城乱了一夜,外面刀剑碰撞的响声,惨叫声,响彻天际。

我窝在被子里,心里害怕极了,从小服侍我的丫鬟一下一下安抚的拍着我的后背,我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隐隐不安。

父亲来我房里看了一下,他穿着官服,神色郑重,交代丫鬟照顾好我便离开了。

我怕皎皎也害怕,她素来胆小,小时候,被旁人欺负了也只会躲起来偷偷掉眼泪,便强撑着胆量提着灯笼去寻她。

皎皎房中烛火还未熄,我敲门:“皎皎,你睡了吗?”

好一会她才给我开门:“阿姐,你怎来了?”

我搓了搓手:“外面那般吵闹,你胆子小,定是会被吓到的,我就想着来陪你。”

她冲我笑了笑,极为温柔:“阿姐,我已不是小孩子了。”

“皎皎是我的妹妹,在我眼中自是小孩。”我认真的看着她,她比小时候漂亮了许多,眉眼之间尽是温柔,我与她站在一起,分明是一般高,却又觉得矮了她许多。

她说:“阿姐,如果有一天我抢了属于你的东西,你会讨厌我吗?”

我摇了摇头:“你喜欢的东西,只要我有,都会给你的。”

她没有再说什么,看着我的丫鬟,温声叮嘱,让她务必照顾好我,皎皎看着我,眼神是我看不懂的情绪。

4

我回到院子,后半夜终于安生了许多,我心里怕得紧,脑子里紧绷着根弦,始终不敢轻易睡去。

就这样,一直熬到天微微亮,实在困得不行,迷迷糊糊之际,总觉得有人进来了,身上的味道极为好闻,我睁不开眼,便听着他将什么东西放在我枕边,将我的碎发别在耳后,便离开了。

天子驾崩,万民同悲,我的及笄礼自然无法继续。

但也有让我开心的事,昨夜之后,衡哥哥坐上了皇帝的位置。

从前,我与他相识的时候,他还是一个任人欺负的小皇子,便是太监宫女都能踩到他头上。

他和我说,总有一日他会站在最高的地方,让所有人都不敢轻视他。

最高的位置莫非皇帝了。

如今他心愿已成,我也是打心底为他高兴。

我翻箱倒柜想要找一件满意的贺礼送给他,圣旨却先一步来到。

我跟在爹爹后面,迷迷糊糊的听着传旨的太监尖声宣读着旨意。

直到最后身边的嬷嬷推了推我,我才反应过来,同爹爹和皎皎一起谢旨。

圣旨上说,姜家次女,温婉淑静,是为皇后之选。

皎皎要当皇后了。

明明是一件好事,可是我好像有些开心不起来。

我心里乱的很,头也昏昏沉沉的,有些站不住身子,皎皎来扶我的时候,我竟将她推开了。

害得她险些跌倒在地,我心中有愧疚,想要伸手扶她,她勉强的笑了笑,朝我身边的丫鬟吩咐:“阿姐昨夜受了惊吓,你定要好好照看好她。”

5

昏昏沉沉睡了几日,错过了皎皎的封后大典。

皎皎入宫后,家中清净了许多,爹爹知我身子没好爽利,也不强求我去国子监。

明明是我最期盼的事,我却始终开心不起来。

夜里,我爬上院中那棵粗壮的梧桐树上,看着远处高高的飞檐,清冷的月光撒在上面,看着格外的冷。

我从怀里拿出那壶我从厨房偷来的酒,听闻,有什么烦心事,喝一壶酒就不会有了。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格外心烦。

总之,喝了酒我大概就不会了。

酒很辣,烧的我嗓子疼,呛得我直咳嗽。

我看着酒壶,小声嘀咕:“说什么一醉解千愁,都是骗人的。”

树下传来低低的笑声,还没等我找到来源,便见身旁多出了一个人。

薛昭从我手上抢走酒壶,抬头灌了一口:“啧,这酒不错。”

我盯着他:“你什么时候来得?”

他冲我样了样酒壶:“在姜迢迢当哭包的时候就来了。”

我垂下头反驳:“我才没有。”

他难得的顺着我:“好好好,你没有。”

薛昭陪我坐了会,没说话。

我看着天上一钩弯月模糊起来,它跑来跑去的,一会在我眼前,一会又高高的悬在天上,最后变成两个,三个,许多许多个。

我心里突然委屈,朝他哭了起来。

薛昭将我揽在怀里,轻轻拍着我的背:“好了好了,不难过不难过。”

“呜呜呜,薛昭,我是不是变坏了?明明皎皎变成皇后我应该为她开心的,可是我一点都开心不起来,我还觉得她抢了我的东西。”

他拍着我的背,一下又一下,轻声问:“是不是我迟了一步,什么都会迟?”他好像在问我,又好像在问别人。

我听不懂他的话,自顾自的哭着。

薛昭静静的坐在我身旁,待我哭够了,拿出帕子帮我擦掉眼泪,哄小孩一样拿出一颗糖。

“吃不吃糖?”

我点了点头。

薛昭喂到我嘴里,甜滋滋的味道在嘴巴里化开,我好像也没那么难受了,就是止不住的犯困,一个劲的打瞌睡。

耳畔,薛昭轻声道:“困了就睡吧,姜迢迢,你不需要想那么多的,你只要开心,就好了。”

6

皎皎当了皇后,我跟着也沾了许多光,寻常眼高于顶的小姐们见到我也不再说那些难听的话讥讽,甚至待我如同亲姐妹一般。

可我始终和她们亲近不来。

我突然很想皎皎,但我又不想去皇宫,宫墙那么高,就像一个四四方方的鸟笼,被关进去,就再也出不来了。

娘亲说,我如今及笄是大姑娘了,不用再去国子监读书了,应当帮我相看个好人家。

拿了许多画像给我看,让我自己挑选,我不喜欢上面的人,娘亲慈爱的抬手摸了摸我的头顶:“迢迢是不是有了心悦的人了?”

心悦的人,这个词对我来说有些陌生,我也不知道我心悦谁。

我问娘亲什么是心悦的人,她说:“是想要一辈子在一起的人。”

我说我心悦娘亲,想和娘亲一辈子在一起。

她拍着我的手说:“傻孩子,你不可能一辈子在家当个老姑娘的,总有一天你会嫁给一个能够爱护你,照顾你一辈子的人。”

娘亲的身体向来不好,往日都是病怏怏的躺在床上,今天好不容易有了些精神,同我说了一会话便累得睡着了。

可她说的那些话,我总不太明白。

衡哥哥待我很好,很照顾我,别人欺负我的时候也会站出来保护我,可他娶的是皎皎。

我不知道他娶了皎皎后,会不会在别人欺负皎皎的时候保护她。

7

衡哥哥变了好多。

我已经很久没见过他了。

听说,他娶了我最最讨厌的丘纤云当贵妃,甚至为了她,冷落了皎皎。

丘纤云不是个好姑娘,她总在没有人的时候欺负我,又在人来的时候说我欺负她。

我说不过她,便躲着她,可她每次都能找到我的错处。

因为她所有人都说我是坏姑娘。

我受了气,躲着哭的时候,衡哥哥说,他相信我,我不喜欢的人,他也不会喜欢。

可现在他却让丘纤云当了贵妃,让所有人都知道他的喜欢。

我很生气,气得我足足喝了一大碗酒,呛得我直咳嗽。

薛昭坐在墙头嘲笑我:“啧,小酒鬼,知道自己酒量差还喝。”说完,便翻身而下抢了我的酒。

他高高的举过头顶,我想要去抢,可喝了太多酒,腿怎么都站不直,一下子栽到他怀里,撞的我鼻子都疼。

薛昭无奈的将我扶正,架到桌上:“说说,又怎么不高兴了?”

我有些别扭,挣扎着要下来,却又差点栽倒在地。

我不想看薛昭,扭过脸不理他。

他揉了揉我的脸:“不说?”

大概酒壮怂人胆,我拍开他的手,吸了吸鼻子:“才没有不高兴。”

他晃了晃酒壶,嗤笑了一声:“呵,这一壶酒都喝下去了,还想骗人?姜迢迢,你真以为自己多聪明?”

“你不用提醒我。”我有些委屈,我知道我不聪明,但我也会因此难过。

他变戏法似得拿出块糖,哄孩子似得塞到我嘴里:“吃颗糖,别不高兴了。”

薛昭总是这样,把我当小孩,总拿糖哄我。

说起来也好奇怪,从前在国子监的时候我很怕他,自从上次喝酒被抓包后,我好像没那么怕了。

他会仔细听我絮絮叨叨说那些没趣的小事,还会帮我揍那些欺负我的人。

“薛昭,你是我老大,你说不会让别人欺负我的对不对?”

他挑了挑眉:“谁欺负你了?”

“崔衡。”

我说出来,又觉得有些为难,毕竟他现在是皇帝了,是天下人的老大,薛昭大概是打不过他的。

我有些心虚的摸了摸鼻子:“算了,还是不要了吧……”

他问:“他怎么欺负你了?”

“没有欺负我。”我有些泄气:“他只是食言了,他说过我不喜欢的人,他也不会喜欢的。”

我絮絮叨叨和他说着,崔衡从前待我好,越说越气,哭着喊了出来:“明明我娘亲说了,娶了一个姑娘就应该对她好,他娶了皎皎,还娶了丘纤云,还让丘纤云欺负皎皎,我最讨厌他了!”

哭过一场,困意来袭,我也不知道我说了些什么,大概就是抱怨崔衡变了好多的话。

只模模糊糊的,感觉自己落入了一个温暖宽厚的怀抱。

“我对你这么好……”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