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1章 墓

作者:卧冰求礼 更新:2022-08-30 09:49:40

岭城的习俗是清明节前几天扫墓,孟青则是挑了清明节当天来墓园。

她没买菊花,而是买了一束向日葵,复古的英文包装纸将明黄色的花朵衬的很显眼。她认识的章迟大多数时间都坐在轮椅上,浴在阳光里,看向她的时候脸上也总含着笑意,在她眼里,向日葵或许更合适。

孟青把花束放在墓碑前,目光看向墓碑上的照片,是章迟大学时拍的,他穿着学士服,带着学士帽,看起来意气风发,是何文敏最引以为傲的时候。

照片是何文敏选的,事实上葬礼的一切事宜都由她这个做母亲的操办。

下葬那日天气阴沉,车开到墓园已是下了小雨,何文敏哭的有好几次都差点晕过去,好在身边有人搀扶。

孟青举着伞跟在众人后,一动不动的看着一切,任由何文敏用着各种语言诅咒她,问她为何不下去为章迟陪葬,孟青倒还好,只是何文敏越骂越失控最后还是章显仁呵斥了几句才回过魂来。

何文敏是二婚,据说之前已经有一个孩子,为了嫁给岭城富豪章显仁废了不少心思,最后挺着肚子逼宫成功,而肚子里的孩子就是如今躺在墓园的章迟。

章迟是大学毕业后身体才查出的问题,脊髓病变导致的下肢瘫痪,何文敏急的四处求医,但结果也不能完全治好,章迟的下半生可能都要在轮椅上度过,这对何文敏来说无疑是个天大的打击,最后何文敏没有法子开始求仙拜佛,不知从哪个骗人道士那里听来说可以冲喜,便张罗给章迟安排婚事。

孟青就是这种情况下嫁给章迟的,婚礼办的很是豪华,何文敏花了大价钱,只是婚礼当日作为新郎的章迟脸色不太好。

婚礼结束后,章迟坐在轮椅上开口道:“委屈你了。”

孟青摘下戒指,脱了白色的手套,又把戒指戴上手指,“不委屈,学长,你知道的,我一直很喜欢你。”

最后两人被送入洞房,但洞房里却不止两个人,佣人帮章迟擦洗完才将他抬上床,孟青则是被何文敏叫去书房。

等她回房后,章迟开口问:“我妈跟你说什么了?”

“你母亲说,要不是你瘫痪,我绝高攀不上你。让我好好照顾你,章家不会亏待我。”

“那你准备怎么做?”

“当然是好好待你。”

只是何文敏找的“冲喜”方法到底是没有用,不到两年时间章迟人就没了,佣人在床边发现壮阳药物的盒子,何文敏便认定是她害死了章迟,即便孟青当时人在外地出差不在岭城。

四月初的日头还不算烈,墓园有些阴冷,孟青穿着黑色毛衣透风不禁打了个寒战,她蹲的有些久,起身时脚底却发麻一时没站稳往旁边倒去。

身边突然有人伸手将她扶住。

这让她吓了一跳,顾不得脚麻赶紧往后退了几步,这才看清刚刚扶她的人,是个身形硕长的男人。

孟青定了定神,开口问:“你是谁?”

男人不回反问:“你又是谁?”

他的嗓音很好听,像是刚抽完烟而导致沙哑磁性的质感。

孟青别开眼看向墓碑上的人,“他是我丈夫。”

男人传来一丝轻笑,在安静又肃穆的墓园里显得格外突兀。“哦,是来是弟妹啊。”

孟青原先以为来人是章迟的同学或者朋友,却没曾想是同母异父的哥哥,何文敏嫁给章显仁之前还声过一个儿子,虽然她从没见过,但是知道他的名字。

温绍霖。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