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4章 北燕大军

作者:昊天雷 更新:2022-08-30 09:49:28

赢柔月贵为公主,虽然经常偷跑出宫,但是身边总不会缺少护卫,最多也就遇到一些小毛贼,自然没有经历过边境冲突。看到江澜眼中漏出的杀气顿时说不出话来,呆在了原地。

江澜也顾不上理会这个小丫头,随口朝王元吩咐道:“找两个衙役看住他们别乱跑,我先去看看什么情况”

说完江澜看也不看赢柔月一眼,直奔北门而去

半晌,赢柔月才回过神来,想到自己竟然被一个小县令吓住了,心里顿觉委屈,想追出去理论,不料却被王元带了两个衙役拦住。

“回去”王元喝了一声“在我们老大回来之前你们哪儿都不许去”

被王元一声猛喝,赢柔月顿时忍不住了,刚想回头让蒙山教训这些衙役一顿,这时感觉有人在后面拉自己,回头一看是妍儿

“公主,没必要和这些衙役生气”妍儿小声说多

“是啊,公主,天台县由于位置前突,时不时会遭到北燕的骚扰,咱们还是等等看是什么情况,没必要和这些小官小吏置气”

王元看他们凑在一起嘀咕什么,也没功夫管这几个人,吩咐两个衙役看紧点别让他们乱跑,随后也直追江澜而去。

“什么情况?”

北门,江澜问到

“有一支北燕骑兵,刚越过边境线,朝我们这边而来,和之前不一样,不像是过来抢掠的”

民兵队长张猛答到,张猛是江澜去外地处理抢到的那批战马时遇到的,当时张猛身中重伤,幸得遇到了江澜,才侥幸捡回一条命。

因为张猛此前在军中做骑兵队长,对军事有一定了解,在江澜的一顿忽悠下再加上被江澜救了一命,才放弃了回军中的念头,就留在了天台县负责民兵训练。

“城外的百姓都撤回来了没?”江澜问到

“回来了,城外就留了一队哨兵”张猛答到

“走,上城楼看看什么情况”江澜说完直奔城楼上去,张猛紧跟其后

因为天台县位置原因经常遭受北燕的骑兵劫掠,所以城楼相对其他一些县城来说要坚固得多,共有东南西北四个城门,往日里也时不时会有北燕的一些小股轻骑兵来骚扰,一般就是在城外劫掠一番,抢一些农户的粮食牲畜铁器什么的,也不会攻打县城。所以每当有北燕的骑兵骚扰时,江澜就会招呼城外的百姓撤回县城,然后带一部分民兵迂回在北燕骑兵的回程路上设陷阱,每每让北燕骑兵吃尽苦头,渐渐地骚扰也就少了。也就秋收时会有北燕一些小股部队来抢粮食过冬,但是现在青黄不接的季节怎么突然就会出动呢?

天台县城楼上,江澜望向远方,有一股骑兵运动带起的尘土在北方飘了起来。这时有五个精壮汉子骑着马直奔城门而来,是城外的哨兵,张猛招呼让民兵打开城门放他们进来。

“老大,这次不对劲呀北燕浑水的大营开始动了,军队都在集结,已经有一队骑兵越过边境线朝我们这边而来,他们的斥候也放出了来了,我们没敢靠太近不确定有多少人”回来的哨兵气喘吁吁的说道

北燕大营在天台县北七十里的浑水,一年前两国休战后北燕的大营除了两个月前一次驻防军队轮换就没有声么大的动静

“踏马的,不会才过了一年安稳日子就又得开始带着兄弟们拼命吧”江澜想道

天台县虽然归属南秦,但是位置突出,如同一座孤城,易攻难守,南秦并没有在此驻军,就连县令官职都是江澜自封的,朝廷也没有干预,当然哪怕朝廷任命也没有人敢来这种地方任职。天台县对南秦来说更多的是一个战略缓冲地,所以也不怎么上心,但是只要大战开始,两国交战,天台县必定成为一片焦土。这时远处的骑兵渐渐靠近,依稀能看出大约有千骑左右,全部是黑盔黑甲的骑兵。

“让兄弟们准备好火油滚雷,做好防备,这次北燕来者不善啊”江澜看着远处逐渐逼近的骑兵,头也不回的对身旁的民兵吩咐道

“好的,老大”

“老张,你看北燕这次是什么意思”江澜扭头问张猛,虽然自己是县令,但毕竟没有上过战场,遇到这种事情还是习惯性的看向从过军的张猛

“北燕以骑兵见长,善于野战,不善攻城,更何况他们也都没有携带工程器械,应该不是为了攻城”张猛答道

“有道理,咱们先准备好,以防万一,朝廷的探子这会儿应该也把消息传到后方大营了,让城中百姓也准备好,要是北燕真的开始攻城就赶紧疏散百姓”江澜一边说道一边把手中的钢刀在城墙砖上磨着。

说话间北燕骑兵已经推进到距离城池五百步距离,驻步不前,同时分出两队骑兵分别超东西两门而去,这时王元也赶到城楼上来

“老大,那几个人已经看管在县衙了,今天说什么我也要多砍几个北燕蛮子”

“王元,张猛,你们两个分别前往东西两门,加强防御,虽北燕这次看似没有攻城之意,但是出动这么多骑兵也是异常,一定要小心防守”江澜也顾不得城里那个胡搅蛮缠的小姑娘,直接对着王元张猛下令道

“是”

“是”

两人应声领命而去

江澜这时也是有点担忧,一千骑兵,虽说没有攻城器械,但是围困住天台县还是随随便便的,更何况北燕大营还有兵马在调动,而天台县城内只有五十经常受训的哨兵和千余人的民兵,这点兵力在北燕大军面前真是不堪一击

这时北燕骑兵中奔出一骑,直奔城门而来,在靠近城门时弯弓搭箭,一箭直朝城楼急射而来。

“叮”的一声,那支箭钉在了江澜身旁的柱子上

“卧槽,要是再偏一点老子今天就得交代在这了”江澜身上直冒冷汗

江澜扭头看向那支箭,只见箭身上绑着布条,旁边的民兵赶紧把布条取下递给江澜

江澜接过布条看到

“此次前来只为秦柔月,交出此人即刻退军,否则,大军到来城破人亡”

“秦柔月”

这个名字怎么有点耳熟,江澜想道“不就是刚才在县衙里和自己胡搅蛮缠的小丫头吗,这和她有什么关系”......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