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四章 白血病晚期

作者:响尾狐 更新:2022-08-29 10:48:24

陆凡的手搭在她脉搏上。

这五年来,美女姑姑传他不世医术,陆凡连败所有世界级医术大师,获得医尊称号,受万医朝拜!

因此他想给女儿检查一下。

这一不检查不要紧,陆凡的心瞬间就从天堂跌到了地狱。

白血病!

而且还是晚期!!!

沈半夏颤栗的声音随之响起:“你不用看了,诺诺得了白血病,晚期!”

“为什么?”

陆凡脸色铁青,近乎咆哮:“为什么拖到现在都不给她治?!!”

严格意义上来说,白血病并不是绝症,如果发现得早,积极接受治疗的话,是有希望痊愈的。

这话刚一说出来,陆凡就后悔了。

因为他明显的看到沈半夏的情绪再度崩溃。

然后,无尽的泪水,打湿了她的脸颊。

只见她捂着嘴哽咽道:“你以为我没有么?诺诺两岁那年检查出患上白血病以后,我第一时间就带她去医院治疗。”

“可是这两年来我换了无数大医院,甚至花光了卖房子的两百万积蓄,结果都治不好,反倒是诺诺的病情越来越严重……”

两百万都治不好?

陆凡眉头一皱,再度为诺诺号起了脉。

下一刻。

他眼中充斥着无尽的冰寒!

因为这次他发现诺诺体内有着一种毒素,就是这种毒素导致诺诺患上白血病的。

令他震怒的是。

这种毒素他曾经见过,是一种人工合成的生化毒素,曾在海外出现过,造成了无数人的死亡。

而感染了这种毒素的人与诺诺一模一样,都是白血病症状,怎么治也治不好。

最终还是被他治好的。

究竟是谁给诺诺下的毒?

这一刻,陆凡心中充满无限杀意!

这时,沈半夏接了个电话,然后抹了一把泪对陆凡道:“既然你回来了,那诺诺就暂时交给你带着,我还有点事要忙,诺诺知道我电话号码。”

陆凡知道她依旧无法原谅自己,只能任由她离开。

“乖女儿,爸爸对不起你,这五年来都没陪伴过你。”

“不过你放心,既然爸爸如今回来了,就不会让你有事,哪怕是阎王爷也抢不走你!”

他无比愧疚的看了一眼怀中的诺诺,深吸了一口气后抱着她就走。

另一边,江州大酒店1818号房间。

早已换上一件睡袍的杨超,脸色难看的望着面前一位西装大汉道:“你说什么?你们行动失败了,没把沈半夏带来?”

“是啊杨少,本来我们眼看就要得手了,可关键时候不知道从哪儿冒出一小子……”西装大汉擦了擦汗道。

“废物,别告诉我,你们这么多人还奈何不了他一个人?”杨超气得破口大骂。

“杨少,那小子身手太厉害了。”

西装大汉咽了口唾沫,满脸恐惧:“你是不知道,我们几个人一起上都被他瞬间放倒了,而且疤脸哥还被他给杀了……”

“什么?”

杨超顿时一惊:“那小子真那么厉害?”

“是啊,杨少,那小子还让我们转告你,让你好吃好喝,珍惜为数不多的日子……”

“看样子,那小子估计会来找你算账……”

此言一出,杨超脸色先是一变,旋即冷笑道:“前提是他能活着见到我。”

“别忘了,疤脸可是魏金虎的小舅子。”

“以魏金虎睚眦必报的性格,一旦知道小舅子被这小子杀了以后,岂会放过他?”

“对啊,杨少,我把这茬给忘了……”西装大汉眼睛顿时一亮。

……

半个小时后,陆凡抱着诺诺来到了通天阁。

这是江州最大的中药店之一,在江州名气极盛,盖因通天阁的阁主孙药年被誉为江州医圣,号称圣手通天,可见通天阁的影响力。

奇怪的是,明明是大中午,通天阁竟然大门紧闭,不过门口并未张贴暂停营业的牌子。

陆凡抱着女儿上前敲了敲门。

不多时,一位脸上有着一块黑色胎记的女子打开了房门。

她隔着门缝一脸警惕的道:“做什么的?”

“抓药的。”陆凡道。

女子这才注意到他怀里的诺诺,她犹豫了下,终究还是打开房门:“进来吧。”

“动静小点,别弄出声音。”女子冷冷看了他一眼,完后又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药房二楼的方向。

陆凡皱了皱眉,不过还是拿出早已写好的药方子道:“麻烦把上面的药给我抓好。”

这个方子就是专门化解诺诺体内的毒的。

“在这里等着,这里的每一件东西都价值不菲,不许乱碰,否则就是卖了你也赔不起,更不要到处乱走。”

女子丢下一句话,就拿着药方走进里屋抓药去了。

陆凡抱着诺诺坐了下来。

这时,楼上传来一道若有若无的哭声,声音的主人似乎是一个女人。

紧随其后还伴随着阵阵惨叫。

陆凡终究是没耐住好奇,抱着女儿上了二楼,目光看向面前的一个房门大开的房间。

房间内,一位身穿中山装的中年男子正坐在床上。

中年男子脸色苍白,气色很是虚弱,脸盘时不时扭曲一下,似乎是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

在其身旁,有着一位老者与年轻女子。

年轻女子此时正啼哭个不停,中年男子虽然已经疼得受不了了,不过还不忘安慰她几句。

而老者身穿唐装,气度不凡,精神矍铄,此刻正给中年男子把着脉,一言不发。

“孙神医,我爸他到底怎么样了?”年轻女子抹了一把泪道。

孙神医收回手,笑道:“经过老夫的诊断,魏先生只是旧疾复发,问题不大,老夫马上为其拔个火罐,助其活血化瘀就好了。”

“听到了吧,爸早就说了,爸没什么事。”病床上的中年男子忍着疼痛安慰着女子。

女子松了一口气之余,这才催促道:“孙神医,既然如此,那你就快点给我爸拔罐吧。”

“好。”

孙神医点了点头,拿出一套消过毒的火罐后,掀起了中年男子的裤腿。

那一刻,站在门口的陆凡注意到中年男子的双腿肿胀得很是厉害,就跟水桶一样粗细。

眼看这位叫孙神医的老者就要给他拔火罐。

陆凡忍不住出声道:“你信不信你给这位先生拔完火罐以后,他的腿非但不会消肿,反而会导致全身浮肿,最终导致呼吸衰竭而死?”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