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2章 第二章 他给你的我给不了

作者:仔蛋 更新:2022-08-29 10:47:23

我听着这道凛冽的声音,顿时惊恐不已,我刚害怕的顺着声音向上抬头,突然被人从后面拽倒在地。

“你做了什么?那个男鬼好端端的为什么要缠上你!?”我妈红着眼睛拽着我,带着哭腔询问我发生了什么。

我看到拽我的人是我妈,顿时松了一口气。不过我也没有轻松到哪,昨晚的那个男人是鬼,想想都可怕……

“你愣着干什么?你说啊!?你知不知道现在已经死了四个人了,刚刚要不是我拉你一把,你现在人都凉了!”

我妈看着我无动于衷的样子,气的拽着我一顿怒吼。

我听到这话,吓的顾不得羞耻,慌忙交代道:“我…我昨儿给人做了一副倒木棺,然后昨晚做……做了……春…春梦。”

我话音刚落就羞耻的低下头不敢抬脸去看我妈,我妈楞了一下,拽着我生气道:“倒木棺!你打小我就给你交代到大,做棺不做倒木棺!合着你都当耳旁风了是吗?还春梦!你惹祸了你知道吗!这下可好,挣了钱丢了命啊!”

我妈说完就痛苦的捂脸大哭,我站在一边心疼的看着她,鼻子也酸的难受。

没想到我人生中第一次做春梦,竟然能要了我的命。我难过的低下头,也想大哭一场。

“走!咱们去找王婆!王婆是吃过阴这口饭的,兴许她能救你呢!”我妈突然想到王婆似乎能救我,那俩眼顿时就放光了。

王婆是我们这条街上有名的半仙儿婆,拿手本领是过阴,专门吃这口饭的。

她住的离我们店很近,就隔了三条街,等我跟我妈进到她店里时,她正在对着一尊神像烧香。

我妈看见她,直接就冲上去跪到了她的身后,恳求道:“王婆!你救救我闺女啊!她还这么小,我们就母女俩人了,她要是没了,我该怎么活啊!”

王婆看到我妈并没有太大的意外,只是看了我一眼对着我妈轻叹一口气道:“大妹子,你起来吧!你别这样,你这样不是折我的福吗?你家娃的事不一般,那东西太凶了。老婆子我也是一把年纪了,真的帮不了你们什么的。”

我妈一听王婆拒绝,当即就俯身给她磕头,我看到这一慕顿时心疼坏了慌忙跪过去红着眼睛拽着她。

我妈一把推开我,对着王婆着急道:“王婆,咱们好歹也算是这么多年的邻里了,我家闺女也算是再你眼皮子底下长大的。她也不是什么不三不四的女孩子,惹上那个脏东西纯属意外,你真的忍心看着她这么小就去死吗?”

王婆听到这话,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走到我母亲的面前拉着她道:“大妹子,我老婆子也不是心太狠的人,你家这孩子我也确实喜欢。只是我年事已高,只怕不是那东西的对手,只能尽力试上一试,至于能成不能成,这给你保证不了啊!”

我妈听到这话,为难的咬了咬嘴唇,最终还是点点头道:“那还请王婆试上一试,希望不大也总比没有希望的强。”

王婆拉起我母亲招呼她坐在了一边,然后就拿过一个小凳子招呼我坐上去,细细的询问我这两天发生的怪事。

做春梦这事说着其实挺为难的,但是眼下小命马上就不保了,我哪里还顾得什么脸面不脸面的,只得一五一十的全部交代了。

当王婆听完原委后,有些为难的看着我,缓缓道:“丫头,我觉得那几个人的死可能跟他们动了你有关,因为你先前说过再梦里的时候,那个男人跟你说不许接触其他异性。不过那也不全是你的错,依我看你找到他的坟给他烧香烧钱解释一下,兴许就没事了。”

找到他的坟?给他解释清楚原因?

我犹豫了一下,有些不知所措道:“可是我不知道他的坟在哪啊?我…”

还没等我把话说完,王婆就转身走到香案前掏出几张黄纸快速的折出了一个小型的孔明灯。接着她拿起蘸着朱砂的笔,在孔明灯的上面画了一些不知名的图案,然后她便小心的递给了我。

“丫头,你带些香烛元宝出门把这个点上,这个能够带着找到他的坟墓。趁着现在天不黑,他也不能对你做些什么。你到了用手机给你妈发个定位,我们拿上家伙找过去接应你,你烧完咱们就尽快回来!”

王婆说着便从香案上递给我了一盒柴火,我把柴火踹到了兜里,就带着一筐子香烛元宝去门了。

刚到门口,我就按照王婆的吩咐把小孔明灯点上。孔明灯在点着了之后仿佛有了自己的思想,一路带着我朝着一个方向一直往前走。

我跟着它一直跟到了郊外,不知为何,我从来没有在现实中来过这个地方,竟然会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等到它带着我进到一处特别豪华的墓地里时,我才猛然发现,之前在梦里迷迷糊糊来的就是这个地方。

等它飞到一个名叫周霆彦的坟前时,它竟然自动熄灭了。我走过去蹲下看着墓碑上的照片,顿时心中一阵胆寒。

这照片上的人就是那晚在梦中与我欢愉的人。

剑眉深瞳,五官端正,棱角分明堪比当红明星。

我颤抖的点上了香烛,然后便把元宝裹在黄纸里给一起给点燃了。我看着墓碑脑海中不断想着王婆交代的话,哆嗦着自顾自道:“那个…那个我…我没有不听你话,对不起你。早上的事是个意…意外。”

我话音刚落,面前烧着的香烛元宝突然就熄灭了。

我看着眼前冒着黑烟烧了一半还没有烧完的东西,心中顿时恶寒不已。

我家是开棺材铺的倒腾的也是死人生意,这方面的事情虽然不精,但是也多少知道点的。这烧纸最忌讳烧着烧着自己熄灭了,这是亡人不要你烧的银钱,说白了也就是不领你的情。

我忐忑的抬头看着墓碑,不甘道:“早上的事情真是一个意外,他是我自幼的发小,我吃他的东西,确实是自小的情分在,有信任。而且当初我爷爷生病他也借过我们家钱,也算是帮过我们,只是我没有想到他竟然…”

我话音刚落,伴随着一道凌厉的凉风,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怎么?他给你的我给不了?”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