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1章 第一章 倒木棺

作者:仔蛋 更新:2022-08-29 10:47:23

我叫苏希,自幼与母亲和外公相依为命。可惜天降横祸,在我高三那年,我外公出了车祸重伤昏迷,那时家底花了房子卖了钱也借了,人也没留住。

自这之后,为了生存和还债,我只能辍学不上与母亲干起了我们家的老本行———棺材铺。

虽说现在提倡火葬,但是碍于土尊的观念根深蒂固,我们棺材铺多少还算是有些生意,只是挣的不多。

做棺材是个良心活,根本就没有手艺这一说,挣钱的地儿主要是油漆上。

而这吧挣的也属实不多,要想多挣就要从木材上捞油水,不过我母亲说,棺材是阴人的房子住的,舒不舒服全在木材上。要是木材上面出了什么问题,那我们做棺材的是要被缠上的。

这晚八点我刚准备关门,一辆黑色的小车停在了我们店口,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车上就下来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闯进了店里。

“是苏家棺材铺吗?我要做一个加急的倒木棺,现在可以做吗?今晚就要用的。”

倒木棺?今晚?说实话我有些为难,我们这一行有禁忌,过子不做棺,做棺不做倒地木。先不说时间,这个点开做子时肯定做不完。而这倒地木其实也就是折而不断的柳树。

而棺材一般都是人在世时提前制作的,没有等人死了再做这一说。

“只要你肯做,我出八万而且木材我们自己准备的有,你只管做,钱按照卖全套的给。”男人着急的看着我,眼里满是恳求。

八万?而且自带木材?

接!这肯定要接!

我发小陈斌前段时间找我借钱,数目不小。

我小时候我们家是受过他家恩惠的,我妈说过,如果不是他家的接济,我现在指不定饿死在哪儿了!

现在他们有难,我要是推脱,那就是白眼狼,忘恩负义。

我让男人把木料抬出来,问了逝者的尺寸就开始拿着工具裁制木材,期间男人一直在催促。

我裁隔完后快速封漆,一个不慎失误割破手指,血滴在了棺材盖上。

我本想重新裁制,结果那个男人直接按住了我,然后喊了一辆大车把棺材给拉走了。

等我收拾完地上的废弃木料,已经凌晨两点了,所以我干脆就在店里睡下了。

不知为何,我这一觉睡的好不踏实,迷迷糊糊的身子可沉,被割破的手指隐隐作痛。

不知过了多久,我梦到自己躺在一张粗糙、上宽下宅的木床上。

突然,从黑暗中走过来了一个看不清脸的男人,站在我的脑袋旁看了我一眼,紧接着就翻身上床躺在了我旁边。

“你就是他们送过来给我配骨髓的女人?丑了点,不过还凑合。”

恍惚中,我听着他的话心里很不爽,不过当我在看清他长相的那一刻,顿时觉得我确实是高攀了。

在现实里要是有这么帅的男人跟我躺在一张床上,那我乐得做梦都能笑醒。

我色迷心窍的对着他上下其手、胡作非为,下一秒,他起身对着我深情一吻,然后扑过来带着我探索了生命的起源。

在激情中,他喃喃道:“你是我的,除了我你身边不许有其他的异性,不然我杀了他。”

他的声音特别好听,而且占有欲还这么强,真是特别的合我心意,我舒服的胡乱答应着,单纯的以为这就是一场春梦。

第二天早上,等我醒来时我都是不舍的,这样的男人要是在现实当中该有多好。

洗漱时,我突然发现我的脖子上多了好几个红色的小草莓,而且我的腿……

就在我疑惑之时,门外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我顾不得其他忙收拾了一下跑去开门。

门外,陈斌带着早饭一脸不安的看着我,着急道:“苏希,你……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你怎么突然变白了好多?”

啊?我愣了一下,疑惑道:“变白了吗?我没有注意呢,至于身体还好没什么毛病。”

他听到我这样说哦了一声,便招呼我吃早饭。不知为何,他的眼神一直很奇怪,而且时不时的往外边看。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瞧见几个不认识的男人,我看着他那惴惴不安的模样,当即便忍不住出声询问:“怎么……”

我话没说完,突然一阵强烈的眩晕感袭来,我的眼睛直冒金星好似下一秒就能沉沉睡去。

这时,陈斌突然站起身来,对着我变脸道:“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的。我在外边打牌欠了不少钱,我也是实在没办法了。你放心,我都打听过了,你的第一次能卖不少钱呢,我向你保证这事一过我就娶了你,对你负责。”

我不可思议的看着他,眼神当中满是震惊,突然门口闯进来了三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朝着我走了过来。

“陈斌,你找这妞真的不错,肯定能卖个好价钱。”

为由的一个男人猥琐的看着我,接着我就突然感到脑袋后面一阵疼痛……

在我昏迷前,我仿佛看到了昨晚上的那个男人……

等我再次醒来,我是被类似于哭丧的哀嚎声吵醒的。我抬起昏沉的脑袋,只觉得后脑勺一阵酸疼。

“陈斌啊!我的儿啊!你走了可让我们怎么办啊!”一道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我定睛一看顿时傻眼了。

我竟然……还在店里,而且面前还放着陈斌给我带的早饭,我猛然回想起早上发生的那一切,顿时心中一阵胆寒,也顾不得什么陈斌了。

那群天杀的,不会在这里就把我给那啥了吧!我挣扎着站起身来,掏出手机查看着监控。

监控上画面上显示,在我昏迷不久,那三个男人就跟魔怔了一样跟疯了似的去打陈斌,而且还是往死里打的那种。

等他们把陈斌打昏之后,就把他给抬扔到了马路上,看着过来的一辆货车压死了陈斌,然后三个人便一同朝着车头撞去,顿时被卷入了车底。

我看着这一幕心有余悸,胆寒不已……

“贱人,你离死不远了。”一道不知在哪听过的声音冷不丁的在我耳边响起。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