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一章 叶良与北方

作者:落阳花 更新:2022-08-26 12:56:50

“你给我滚!”

茶具落地,破碎的声音夹杂着屋外的狂风骤雨显得格外吵闹。

“我从此之后没你这个女儿!”

中年男人疾声厉色地指着地上跪着的一个年轻女人说道。

旁边一个中年女人适宜的上前拍了拍男人的胸口,示意其冷静下来。

等到男人略微冷静了以后,女人转头对着那个跪着的姑娘道:“珊儿啊,你快别说了,你爸的身体本就不好,一会气出病了。”

说罢便又拍了拍男人的胸口,再次转头补了一句:“道个歉吧,以后别在这么傻了,你爸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中年男人喘着粗气看着叫珊儿的姑娘,没有说话,很明显,他也认同女人说的话,也在等自己女儿的道歉。

珊儿看着中年男人的眼睛,眼神复杂,满是愧疚与渴望,牙齿轻咬嘴唇,她知道自己做得不对,知道自己对这个男人——自己的父亲,满是亏欠,但是当自己脑子里想到一件事一个人的时候,眼神里的愧疚更重了。

“爸,对不起。”

被叫珊儿的姑娘开口以后中年男人的脸色略有缓和,但女儿的下一句话,让他差点一口气没倒回去。

“女儿不孝!”

“你**现在就给我滚!”中年男人勃然变色,冲着珊儿大吼道。

珊儿对着中年男人磕了个头以后,起身边往外跑,毫不顾忌外头风雨交加。

中年男人看着自己的女儿跑出门以后,抓起旁边的另一个茶杯向门口砸去。

又喘了几口粗气,头一晕,眼一黑,便晕了过去。

“老爷!”

“老宋!老宋!快去喊刘大夫!老爷你挺住啊!别吓我啊!”

……

烈阳高照,一个男孩正在湖边做着热身运动,边上的大石头上躺着一个看上去年龄略大点的男孩,一片长叶遮着双眼,嘴里叼着个狗尾巴草,双手后枕,惬意的很。

“呼!”男孩做完热身以后呼了长气,转头看到另一个男孩的舒坦样,表情变得略显无奈。

“哥!这么长时间了,也该教我了吧。”

那个男孩听到弟弟叫了以后,轻轻的笑了一声以后,一个漂亮的鲤鱼打挺完美的从石头上跳了下来。

男孩看着自己的弟弟。

说句实话,要不是因为实在疼自己这个弟弟,经不住他的软磨硬泡,以男孩的脾性早就甩你一巴掌走了。

可是再次看着自己弟弟略显瘦弱的身材,心里不免犯嘀咕:答应他究竟是好是坏。

不过没一会男孩便把视线转移,嘴里的狗尾巴草吐掉,笑着看向湖泊。

道:“沉销,我可以教你,但以你现在来说我只能教你一些简单的,毕竟你很快就要去学校了,还是要好好读书为重,知道没?”

“我知道了哥,来吧来吧。”

男孩名叫楚沉销,今年十七,因为早产的缘故,上学都比其他孩子晚,今年刚读完初中,等这个夏天过去就正式成为一名高中生。

大点的男孩名叫叶良,虽说楚沉销叫他哥,但并无血缘关系,而且楚沉销有两个哥哥,而叶良,则是二哥。

叶良听到弟弟如此猴急,转头看着他,眼里对这个弟弟的疼爱毫不吝啬的表现出来,很快便笑着摇了摇头。

“一些我会的皮毛,一会再告诉你,但是得先告诉你一些其他的。”

楚沉销没有接话,而是疑惑的歪着脑袋。

“大哥明天就回来了,你找他给你搞点粗盐,这算是最快的办法了,拿粗盐磨你的皮肤,增加你的血肉坚韧程度。”

“然后就是每天最少半个小时扎马步,每两个月增加十五分钟,直到你能够两个小时不酸为止。”

“两个小时?”楚沉销惊讶的看着叶良,本来听到半个小时就已经觉得难度太高了,但听到还要每星期增加半小时,到两个小时,不由得瞪着眼睛。

其实叶良没告诉他的是,自己现在已经能四个小时了,这还是取决于这几年自己坚持不懈的缘故,但即便如此,四个小时以后依旧感觉会腿部肌肉酸的情况。

“总之你好好练,可以不勉强,但你既然想让自己的身体变得强大,就要突破自己。”

楚沉销看着叶良,在他的印象里自己这个哥哥就是个调皮蛋,整齐嬉皮笑脸的,不可一世,从小三个人一块玩的时候有做“坏事”都是自己这个二哥最积极。

难得的严肃,也让楚沉销明白了自己这个哥哥对于‘功夫’的热爱和敬重,是多么的高。

“好!”

楚沉销用力的点了点头。

叶良再次看着楚沉销,这是他第三次看着自己的弟弟,随后第三次笑了出来,他就是这样,总喜欢带着笑。

“下个星期我就要去北边了。”叶良再次看着湖泊,淡淡的说着。

楚沉销还在想着明天怎么找大哥要粗盐的时候,被叶良的一句话说得一愣神。

“北边?”

“对。”

“去北边干嘛?”

“参军!”

简短的两个字,叶良的语气充满了自豪,眼神从一往的不羁变得凌厉。

楚沉销的父亲楚震很会看人的眼神,简而言之就是能从一个人的眼神看穿一个人的情绪,而且是天生的,与那些后天训练的心理医师不同。

楚沉销曾想过,如果父亲没窝在这个小村庄里开杂货店,或许能成为一个举世闻名的心理医生,就算不是心理医生,也可能是个厉害的人物。

身为楚震的儿子,楚沉销也同样传承了父亲的这个优良基因。

因此叶良在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楚沉销在他的眼里看见了从未有过的渴望和兴奋。

他明白,二哥这一回,是要做一个军人,同时更加明白,这个总是玩世不恭,不可一世,嬉皮笑脸,满脑子坏主意的男孩,心里有一个报效祖国,成为军人的梦。

不时,楚沉销笑了,很平淡的笑容在脸上舒展开,他看着自己这个被村里大人从小到大叫做调皮蛋的二哥,他发现,也许这才是真正的二哥,又或者说,这是一个他不了解却又那么优秀的二哥。

“好了,现在我来教你一些基本功,直拳。”

说着叶良迅速出拳,不知是不是错觉,楚沉销好像听到拳头划破空气的声音。

“你来试试。”

“啊?哦。好!”

说完便也有样学样的一拳打出。

并没有听到那般空气被划破的声音。

楚沉销有些气馁,不过叶良却开口道:“动作还行,发力也稳,不过就是力度不够,以后可以尝试多做几个俯卧撑之类加强力度的热身。”

“好了,拳头除了直拳,还有勾拳,明天教你,现在来教你一些其余的小技巧。”

说完叶良露出了神秘的表情。

……

天色渐晚,叶良看着山头顶着落日的天边,转头对打直拳的楚沉销说道:“好了,回去吧,明天再接着教你。”

“从明天早上开始,你不但要像我教你的那样跑步做热身,还要开始扎马步,这一周我会把那点东西都教给你,但能学多少,就看你自己了。”

“好。”顿了一下,楚沉销伸出手悬在半空,开口道:“二哥,我等你回来。”

叶良一个愣神,随即明白自己的弟弟很了解自己的脾气,没做出成就估摸都不会回来了。

说出这句话而不是‘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出成绩’,说明对自己这个哥哥也是相当有自信。

叶良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容,充满了自信,抬起手抓住了楚沉销的手。

“好。”

橘黄色的天边,两兄弟之间的太阳缓缓落下。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