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5章 捩唤曲

作者:霎喾 更新:2022-08-25 10:29:54

“大个,你这什么果?从哪来的?”有人见到,这的确是一种全新的果子,还没有出现在世面上过。顿时觉得这里面有商机,想要套一套。

“这是西边‘谏邻国’的物产,俺花了好大劲才弄来一些的。”摊主见到众多的人围过来,径直地站起身来,同时在地摊上拿了一个红扑扑的果子,给询问的人细看。

见到大个子站起来,周围的人顿时惊了一下,禁不住地后退了半分。

这大个子,蹲坐在地上还没有觉得什么,但是一站起来,那身躯顿显魁梧。这个头已经有将近一米七,手臂比一般瘦弱之人的大腿还要粗。身上的衣服也不是寻常的衣物,而是兽皮制成的。兽皮制成的衣物,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因为兽皮的紧密性,往往不透气。所以越是简单就越好,只是包裹胸痛和腹部,两条手臂是光着的。

而观其年龄语调,绝对没有到弱冠之龄,这不得不让人吃惊。

浑身都给人一种满满的力量感,这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

而让人下意识后退,便是担心这个大个子会突然暴起,若是真的如此,那谁能够挡得住其一拳?

咕噜!

有人咽着口水,不知道是担心大个会突然暴起,还是因为这红扑扑的果子格外诱人。

“咳咳!这果子怎么卖?”有一个略微显老的人,轻咳了一下,听到这果子的皮,用来煮水喝能够舒缓疲劳,所以就想要尝试一下。

而且,这是‘进口’的东西,尝尝鲜也好。皮可以自己用,果肉可以给家里的娃儿吃。至于种子,没地种倒是有些可惜。

“这果子,俺龙叔说了,八十银币一斤。”大个子憨憨地,一手拿着果子,另一只手似乎是在算数。

众人突然有些乐了。

就如同那句话,上天关上一扇窗,就会打开一扇门。

当然,这句话也能够反着说,用在这里恰到好处。

这大个子,看着威猛异常,身躯像是有着恐怖的力量,但是脑子却有些傻愣愣。

果然,上天是公平的,不公平的是人心。

“八十银币?”众人一呼,这价格有些贵了,但又不是不能接受。

取这个价格的人,定然是对商业有些敏锐的。

这种果子,不管味道如何,单就大老远从谏邻国运来,是否能保鲜等等,都会决定这个果子的价格。

“给我来两个。”刚刚询问的人,想了想还是买两个试试。

“好咧。”终于做成第一单生意了,大个子很是开心。干净利落地将果子称好,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众人这么一看,倒没有发觉这大哥傻愣愣的样子。显然,这大个只是脑子有些慢而已,做事的手脚并不慢。

一个人买了,其他的人也纷纷想要尝试,毕竟这果子很是诱人。而尝鲜又是人之常情,纷纷解囊。

不一会,大个子的地毯上,就已经空空如也了。

而这时,大个的脸色很是难看。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大个没有足够的果子,不能够继续买卖了。

但是大个却想起了自己叔叔的话,这些果子是用来打掩护的,要等到仇人的到来。

现在果子卖完了,一会可能就要有人来顶替这个摊位了。那些租摊子的人,会及时安排交了‘上供’的人补进来。

“卖完了?”大个子正想着,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其身后响起。

“呃!龙叔。大山也没有想到,这果子这么好卖。”桥大山傻呵呵挠着后脑转头,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

而在桥大山身后的人,正是在公告牌下,带着竹制斗笠的人,通缉令上的桥万龙。

桥万龙整了下灰麻衣衫,就直接和大个子一样蹲坐在地上,如同平常的贩夫走卒一般。

竹制斗笠下,是一张三十出头的壮年人的脸庞。如同刀削的脸颊,双眉细挑如剑,一双眼睛锐气袭人,看得让人不敢与之直视。嘴唇上,有两道淡淡的八字胡,更是平添了几分英武。

桥万龙中等的身形非常干练,不论什么时候腰板挺直异常。目光所视的方向,总能看到别人不曾留意的细微之处。头脑更是非常灵活,要不然也不会有富裕的缚梏村。

而刚刚谏邻国而来的蟊柠果,便是桥万龙在谏邻国深山中发现的。已经安排人手大规模种植了,但却没有想到,噩耗从天而降。

桥万龙已经三十有三了,自从出世之后,懂事之起就一直想着,为困守在大山中的村众,某一条致富之路。

一直以来,桥万龙都表现出常人所没有的头脑。一路高歌猛进,但却没有想到,自身的力量太弱,导致如今失去了一切。

就连娶女都惨遭毒手,整个村子,只有十多个外出行商的人幸免于难。

得到消息的桥万龙,携着满腔怒火回归,果真看到满目疮痍的缚梏村。

第一时间,桥万龙就带着人横扫了柃嵬县的县衙,杀了六七十个衙役,并且将当时的那位县令的亲属全都羁押,让那县令前来授首。

但是没有想到,这位县令,已经在凌飞城中一步高升,并且抛弃糟糠之妻,向某一个勋贵下了彩礼。

于是,桥万龙便直接赶来凌飞城。

这杀妻女之仇,全村被屠之仇,无论如何桥万龙都会报。

不管这后面的人是谁,都要以命偿还。

除了满腔怒火,桥万龙还有无尽的悔恨,若是知道那县令会做出这样的事,很久以前就应该弄死他。

而且,已经知道那些人眼红的样子,就知道他们不会继续放任自己发展,有这种猜测的当时,就应该将村人都接走,或保护起来。

这样就不会有如此惨剧了。

桥万龙深深地知道,自己太盲目了,太过自信了。

然而,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

桥万龙将目光放在地摊上,上面还有一些蟊柠果的叶子。

本来,这是缚梏村的又一新品种,村里的人都知道。这蟊柠果的果树,即便在谏邻国也很稀少,桥万龙花费了极多的时间,才弄明白了这果树的生长习性。

桥万龙想着,尽快种植出第一批果子,让全村人尝个遍。但就这样的一个普通想法,已经遥不可及了。

“没事。”桥万龙拍了拍桥大山结实的肩膀,心中满是愧疚。

桥大山的父亲,是桥万龙的好兄长。是当初一起走出缚梏村的,并且带回了第一桶金。在桥万龙打拼之处,给予桥万龙最大支持的人。

因为知道当时的局势可能有变,桥万龙便将其留在缚梏村,却没有想到,如今天人永隔。

……

噹!

远远地,皇城的方向传来了一阵锣鼓声,大街上的人纷纷侧目。

桥万龙听着这锣鼓声,微微地握了握拳头,眼神中冒出杀气。

“请问一下,那蟊柠果是在那里卖的。”突然,一个女子身着青衫娇容俊丽,声音宛如黄莺。手上还拿着一把细剑,在桥万龙相隔了几个摊位的地方询问。

这一情况出现,桥万龙下意识地看向女子手中的细剑。

这女子的模样,看着很是青涩。但其真实年龄不过十多岁,却已经亭亭玉立,该有的地方都已经有了。

在凌飞城中,除了军队外,或是一些武将,是没有人可以派代兵器的。这里怎么说也是皇城,即便威胁不了小皇帝的安全,但是一些勋贵心里有鬼,不得不这样防着。

而能够携带武器的人,除了士兵统领外,还有一种人可以佩戴武器,那就是那位神仙李凌渝的弟子。

而这些弟子,无一不是修士,掌握常人无法掌握的力量。

桥万龙还是第一次遇到,对于这个称为修士的人群,桥万龙一直很是重视。

不仅仅是自身的原因,还有更加深层次的原因。

桥万龙思虑间,那位女子所问的摊主,指了指桥万龙叔侄所在的方向。

而那青衫女子,已经向着桥万龙徐徐走来。

桥万龙也看着女子,因为头上竹制都斗笠的关系,青衫女子并没有看到桥万龙的样子,自然看不到桥万龙看其的眼神。

“蟊柠果已经卖完了。”桥万龙还没有说话,一旁的桥大山先开口了,傻愣愣的样子,起了非常好的掩护效果。

“明天还有吗?”青衫女子闻言,看了看摊位上的几片叶子,失望地叹了口气。

“这果子是谏邻国那边的。”桥大山又傻乎乎地回答了。

听到这,青衫女子更失落了。

这果子,大老远运来一趟,数量自然不会多多少。

摇了摇头,女子点头示意,像是在表示谢意一般,然后转身离去。

铮铮铮!

青衫女子刚刚离开,还没有多远。桥万龙摊位的斜对面,突然传出了阵阵琵琶之音。

先是压抑的平仄,然后像是某种‘成势’即将爆发,接着便是琵琶清脆明亮的短暂平静。

噔噔噔!

突然,没有了压抑,没有了平静,琴音瞬息间爆发出来,如水浆迸进,如铁骑奔啸,如刀枪破空。让听到的人,隐隐有一种血脉沸腾之感。

琴音的音调,不断攀升,像是掌握了听众的心律,每一次呼吸,进气多出气少,憋的很不舒服。

噔噔!

突然,一曲过后,风平浪静,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很多的人,将目光放在琴音传出来的一处酒楼上。

听到琵琶音,青衫女子感受到一股铿锵战意。像是在绝境中,一支大军殊死杀敌。

就如同,这一曲琴音一样。

先是孤军无路可退,所以很是压抑。

然后是敌人发起了进攻,时间仿佛停止,没有退路的将士,放空了心神专心,所能够听到的声音,似乎只有呼呼风声,这一短暂的平静。

最后,则是爆发。

胸痛的热血喷涌,寒光带着兵峰刺入敌人的身体。刀剑不断碰撞甚至崩裂,一幕幕凄惨的景象浮现心头。

“这好像是当初的‘捩唤曲’。”人群中,一个人突然说道。

“捩唤曲是什么?”旁边的一人不解。

“呸!你这家伙到底是不是褫彪帝国的子民?捩唤曲都不知道!”有人叱呵道。

这话,在昴星帝国说出来,那绝对是大逆不道的。

但是,却没有人说什么。

在人们心中,那个在乱世中,建立了政权,并且一步步站起来的帝国,才是自己心目中的‘永恒帝国’。昴星帝国不是一个窃取者,而且是用了不光明的手段。

像李凌渝的仙门,像那些超越目前工艺的武器,还有那恐怖的火器。

如果没有此上种种,没有那个国家能够挡得住二十万猛虎军。

这支军队,并不仅仅是强大在体魄、或武器上,这支军队的强大,在于信念。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