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4章 蟊柠果

作者:霎喾 更新:2022-08-25 10:29:54

凌飞城,午时。

此时,是一天之中忙里偷闲的时间。很多有钱有势的人,都会在中午酷暑之际,找一个高档的茶楼酒肆,让淡出鸟的喉舌,刺激刺激。

烈日在头上暴晒,街上车水马龙。七八米宽的大街,愣是让人挤得水泄不通。也因为这样,使得有些人火气上涌,脾气有些暴怒。只不过,这里是国都,不是纨绔就是朝中大员,这才忍着不发而已。

这样拥挤的人潮,在城门口更甚。

即便是再强大昴星帝国,仍然沿用传统的城墙和城门。毕竟,这样的设施在某种程度下,能够让人安心。

所以,一旦到了某些时候,城门口就会变得异常拥挤。

“快点快点,别挤在这。”城门口的守备军,一个校尉服饰的人,正挥着手催促,不要让人堵在门道中。

但是,没有办法,大街上的人太多,人群分流的速度不够。只能一点点磨蹭,比乌龟的速度还慢。

若是出于什么原因,没有第一时间跟上前面人的脚步,那迎来的可能就是一刀鞘,或是一个大脚丫子踢来。

在炎炎夏日,谁都会有心情烦闷的时候。

这个时候,自然是找些轻松愉快的东西消消遣了。

于是……

“那边那个。”催促的校尉,给一个磨磨蹭蹭的人一个大脚丫子后,将目光放在踌躇不前的另一个城门,顿时见到一个身着白衫,出尘绝世打扮的女子,眼睛就是一亮。

感觉是在叫自己,白衫女子便停了下来。

这白衫女子,从外象上看确实非常出尘。身形略显高挑,一颦一动在这夏日中,如同一股清流般,让人心情舒爽。

而且,若只是这样那也就算了,但关键是这女子还带着面纱。单单是露出来的一双眼睛,就觉等明眸动人,让人忍不住想要一观芙蓉之姿。

并不是所有的女子,守城的守备军都敢这样检查的。

神仙李凌渝的弟子中,就有这样出尘绝世的女子。不过,仙门的高徒是不会走这常人所走的通道的。

在这一面城墙中,一共有五道大门,三个是给寻常进出之人所用,一个是给朝中勋贵及其子女所用,还有一个较为特殊的,这才是那仙门高徒走的道。其他的人,若是敢踏上半分,那绝对是以死惩戒的。

这白衫女子,走的时候普通的通道,自然而然是普通人一个。

这样的消遣方式,对于守城门的士卒来说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见到头头校尉那一脸笑意,就已经明白了,当即笑悠悠看向这白衫女子。

“官爷,何事啊?”校尉刚刚走进,一个书生模样的人站了出来,拦在了校尉的面前。

书生看着二十出头,眉清目秀,一双眼睛像是看透万物一般,无论什么时候,嘴角都有一丝尽在掌握的微笑。身穿一身淡蓝长衫,是标准的书生打扮。也如同平常书生一样,身形看着有些单薄。

“小子,你是什么人?”校尉一看,那白衫女子分明稍稍地躲在了书生模样的人身后,当即明白这两人是结伴而行的。刚刚目光全在白衫女子身上,而忽略了旁边的书生。

“官爷,在下妹妹深谙琵琶之音,特来这里看看能否赚些小钱。”书生握拳,向校尉揖礼。同时,让白衫女子稍稍转身,只见其身后背着一个布包,正是一个琵琶的模样。

“嘿嘿!官爷我也略有钱财,何不叫令妹为咱们弹上一曲?”校尉的心思,全都在白衫女子身上,那样子像是好几天没见过荤腥,突然跑来了一头大肥猪。

“官爷,小妹姿容吓人,若是污了官爷眼睛,那可就罪过了。”书生一看这校尉的样子,就能够猜得出来。

“呸!姑娘姿容如何,还消你来说?官爷我看不到吗?”校尉本就因炎生怒,听见这书生这样说,当即就要发火:“现在有桥万龙这个十恶不赦之人犯上作乱,朝中严令一切进出人员,快快将面纱取下,否则先将尔等拿入大牢,再大刑伺候。”

旁边的人一看,已经明白这事情有可能升级了。一些不想惹事的人纷纷加快脚程,远离是非之地。一些想看热闹的人,则是抱着戏谑的心态。

人心就是这样,即便是一些不道德的事,只要没有发生在自个身上,大多数人都会抱着看戏的态度。

“官爷要检查,奴家自当不敢抗命。”白衫女子向前走了两步,伸出灵巧的小手,缓缓向脸上的面纱靠近。

这灵巧的小手,这白皙的皮肤。

校尉的心中,已经浮现出一张绝世容颜。这样一只手的主人,其长相怎么可能会差?

“啊…”

正幻想着,校尉将目光一眨不眨地盯着。然而,面纱掀开一角之后,露出的并不是绝世容颜,而是一张带有狰狞伤痕的脸。

脸颊上仍是白皙,但是上面却交织着数道恐怖的伤痕。这白衫女子本来确实拥有姣好的容颜,但是因为这伤痕变得狰狞。

校尉已经在城门口驻岗十多年了,可以说是昴星帝国时期的老人物了。每天在城门口处,能够见到各种各样的人,一些人藏着掖着什么,以校尉毒辣的眼睛基本上没有什么人能瞒得过。

白衫女子脸上的伤痕,一看就知道不是作假的,而且已经结淤了老久,并不是近期内所受的伤。

这不可能和几月前,和桥万龙那一股叛逆的人有关了。

在校尉的心中,其实有那么一点猜测。

如今天下靖平,发生过最近的大战,也已经过了几十年了。一般的人是不可能受这样的伤痕的,更别说是一个女子。

那就只有可能,这女子一定得罪了什么权贵。

只有那些权贵,才会这样折磨人。这女子能够活下来,已经是万幸了。

又是一个可怜人,校尉这样想着。

白衫女子脸上的伤痕,附近的几个人都能看得清楚。对一个女子都这样狠心,对方不是大奸大恶,就一定是掌权人物。

如今的昴星帝国,虽然没有什么皇权,世家大族门阀争相争权,但昴星帝国的班底,还是有不少的人出自褫彪帝国,还是有很多人在秉承天下大同这个任务的。

“走走走,别在大爷面前碍眼。”校尉挥着手,暗自摇摇头。

女子并没有因为这一件事情,心情有所浮动。而是整了整脸上的面纱,继续和书生模样的人进城。

“没事吧?”书生和白衫女子走了好一段路,远离了城门口。伸着手,微微地握了下白衫女子的手。

“没事,这些经历对我来说已经不算什么了。”白衫女子摇着头,有些不敢面对书生。

书生很清楚,这是因为什么。没有那个女子受的脸这样的脸,特别是这女子对自己的心意。只是因为这脸上的伤痕,阻隔了一切,让女子有些自卑,一切都不敢说出口。

“我们到了,先和陈掌柜汇合吧!”书生暗自叹了口气,带着女子进入一间茶楼。让小二上了一些点心,再加一壶清茶。

很快,在书生的后面桌上,就出现了一个老头,正是当时在公告牌下,和一群探子交头接耳,脸上略带霸气的老者。

老者就是书生口中的陈掌柜。

陈掌柜落座,简简单单让小二准备些茶水,就径自地喝着。

“已经见到你所说的人了。”一杯清茶入喉,总算能够将不久前被挑起的‘火’熄灭,老者悠悠地说道,声音非常小,也就只有身后的书生能够听得到。

“以你的眼光,如何看待?”书生没有做出任何动作,像是在和女子交谈一样,而白衫女子也很是配合。

“别的不说,单单是他白手起家,就能做到那差不多富可敌国的地步,就足以让我敬佩。”老者顿了下:“只是可惜,他没有危机感,导致没有足够的力量,守护他的财富。”

“已经中午了,那人这会儿应该已经接受了绶印,并且准备离开凌飞城。”书生继续一副和女子交谈的行为:“但是他知道,那个巡抚并不是真正的敌人,他定然会按着我猜测的那样,直接在凌飞城中行动。”

“不仅仅是报仇,更是要让那些人胆寒,他的行动不会因为一颗棋子的死去而终止。”

“那,那些人定然会勃然大怒,凌飞城可就不那么容易出去了。”老者了然:“你还未做出如何离开凌飞城的安排,是不是已经有了打算了?”

“这是自然。”书生一如往常,犹如局势近在掌握一样,嘴上自信地微笑着:“张进那边,是不是已经准备好了?”

“已经准备好了,两石弓,还有十多根箭矢。”老者目光看了下周围一圈。

“以他的本事,十根箭矢已经足够了。”书生又喝了一口茶水,便招呼小二结账。然后便带着白衫女子离开,向猛虎大街而去。

猛虎大街就是西白虎,因为这个‘虎’字,曾经褫彪帝国的柳褫和乔大彪,这两个名字中都有‘虎’字,所以很多百姓直接将这条大街称呼为‘猛虎街’,是对这两人的怀念。

“真是没有想到,一切都被说中了。”目送书生离去,老者轻声呢喃道。

……

猛虎街。

猛虎街是凌飞城的西城门的直通通道,全城近千米,路宽八米有余,全都是一块块人工开凿出来的石砖铺设。是凌飞城最为奢华的道路之二,第一条是青龙大街,因为那里是神仙李凌渝,及其道门的所在地。

而猛虎街之因为这样奢华,除了是对褫彪的念想外,还因为满朝勋贵的宅院大多数都落户在这里。只有那些朝中的一把手,才有资格落户青龙大街附近。

所以,这些勋贵便想着,在东方对应的西方落户。秉着什么‘遥相呼应’的想法,来沾染一点东方的仙气。

而猛虎大街的另一边,则是些商业化产业。这里可是有非常多的公子哥,是非常好的消费群体,往往一次打赏就抵得上一些小店的多日开销。

当然,没有什么关系的商铺,那就是另一种情况了。

大街上招呼声、叫卖声、还有讨价还价的声音络绎不绝,靠近商业产业的一边,整条街上一个个地摊,一眼望不到头。

原本,这路边是不给摆摊,以免影响那些勋贵的出行。但是,这里面也是有利可图的,一个个地摊想要正常出摊,那可是要有‘上供’的。

这里面的油水,一天的收成就够普通人一家,近两月余的所需了。

这里可是国都,消费水平可不是一般的高。

“来了来了,一种全新的果子。蟊柠果,皮可入药,加水煮沸喝了可以舒缓疲劳。果肉食用清甜爽脆,种子也很容易发芽培养。”一个大个子,用憨厚傻傻的声音吼着。

嗓音也很大,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纷纷过来围观。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