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3章 起因

作者:霎喾 更新:2022-08-25 10:29:54

“没错了。”老者点点头:“当时天下百姓没有余粮,开国皇帝便是带着人,狩猎了大量的箐馕豚。”

“当时的军士,便是忍着酸腐味食用,才有力气打了一场场胜战,才一步步建立庞大的褫彪帝国的。”

老者说完,在众人的心中,一种敬佩之情油然而生。想着当时的那些军士,忍着酸腐味下咽,腹中却在翻滚着。

不自觉地,听着的人中,有人掩泪,有人沉默,有人敬佩。

“那这箐馕豚,跟桥万龙有什么关系?”有人接话,但是说到箐馕豚的时候,并不是像往常一样,表露出厌恶,而是在咽着口水。

因为,在十多年前,箐馕豚已经不似开国皇帝狩猎之时的样子了。

在这些年中,或者说经历了当时的那次战役后,箐馕豚成为当时胜利的奠基之后,这种带着酸腐味的箐馕豚,就早已被人所改观。

因为它带来了那次战役的胜利,它奠定了褫彪帝国的立国之基。

而十多年前,箐馕豚不再是贱肉,也没有了酸腐味。

甚至,即便是厨艺一般的人,都能狗用箐馕豚烹饪出好些个美味出来。

“如今,你们也肯定知道,箐馕豚被人进行人工饲养。”老者捋了捋下巴的寸许长须:“并且改变了箐馕豚的习性,还用一些特殊的东西作为饲料,让箐馕豚的肉质大大改观。”

“不仅没了酸腐味,而且还异常好吃。”

“如今,一头箐馕豚的价格,已经被抄上十金了。而做这一切的人,不是别人就是那桥万龙。”

老者伸出略有褶皱的手,指了指公告牌上的通缉令。

“就是他。老头子也算是半个商人,也有一次机会见到那桥万龙。”

老者目光扫视了一圈,若有若无地在一个,带着竹条编织的斗笠之人的身上停留一会,又继续说道。

“虽然隔着有一段距离,但绝对不是通缉令上面写的。看看上面写的什么东西!什么‘青面獠牙、什么‘目光如血’、什么‘身高十尺’’全都是唬人的。”

“还有什么手段恶毒,上至老叟,下至妇孺儿童。呵呵,那些人用这么低劣的方式,来诋毁一个人确实够了。可惜,这个人是桥万龙。”

“那桥万龙到底是什么人啊?”在场的人,大多数是昴星帝国周边诸国的探子,对这不可信之言自然不会信。更别说,眼下昴星帝国的局势,能够瞒得住普通人,却瞒不住这些探子。

“桥万龙做的事情可多了,除了刚刚说的箐馕豚,还有一种翠竹茶也是他弄出来的。”老者说道这翠竹茶,喉头顿时滚了滚:“其他的,还有不少东西。比如说,口味怪异但百吃不厌的陌松果、能烧上一整天不熄灭,还有许徐徐幽香的狐陨碳、还有让人垂涎的甘霖清酒等等。”

“那这桥万龙可是大才啊!怎么就上了通缉名单?”中年女子眼神闪烁一下,红唇下意识地舔了舔。

“说一千道一万,不过利益二字。”老者说着,神情竟然有些低落起来:“想那‘柃嵬县’出了个桥万龙,在哪的县令因为桥万龙这样的人物连连高升。”

“那柃嵬县到处都是山,但是物产很是丰富。而老头子得知的消息,那桥万龙才刚刚出生就异于常人,在他少年之时就立志要带领村子中的人发家致富。”

“在他青年的时候,就已经说动了整个村子,开辟了一条两米宽的山路,然后以他们‘缚梏村’特有的特产,向周边贩售,赚了第一桶金。”

“再之后,就不得了了。像箐馕豚、陌松果、狐陨碳等等一个个现世,这些可是好定西,哪里会不被人惦记?”

“于是,有些人便变着方,想要入股,甚至想要强取豪夺。但桥万龙不是一个普通人,见招拆招,全都糊弄过去了。”

“不得已,便有些人想要断绝了桥万龙的商路。甚至警告那些贩夫走卒,不得贩售缚梏村的东西。而桥万龙则直接带着村子中的青壮,组建起自己生商队。这就更不得了了,直接将生意做到了周边的几个国度。”

“也因为这样,更加让人眼红。”

“于是,有那么一天,据说是缚梏村在黑夜之时,突然亮如白昼。疑似有山宝出世,那柃嵬县的县令当即就带人将缚梏村给围了起来。”

“责令缚梏村将山宝交出来,并且是打着进献给‘国师’的名头。”

“于是,缚梏村村民什么也不知道,就被抓入了大牢。无论那位县令怎么用刑,也没有半点山宝的消息。”

“再之后,便传出了缚梏村村民贪墨山宝,拒不上交。引动朝廷怒火,并且还反抗处罚,最后引起了刀兵之祸。一村数百口人,全都被杀死了。”

“这里面。还有桥万龙的妻子,以及那才几岁的幼女。”

“而桥万龙,因为随着商队行商,只带着一小部分的人在外,因此逃过一劫。”

听到这,有些人在想山宝,有些人在想那些人参与其中。

前者,有何能是莫须有的,但是因为这个事情涉及国师,没人敢用国师的名头生事。所以,这事有一定的真实性,或者说有一定‘巧合’存在。

又或者,有人吃了铁胆,用这样的方法来试探仙宫里的那位。

而后者,便是觊觎桥万龙手上的东西。不论是箐馕豚的饲养方法,还是其他的种种,那都是能够带来非常庞大的利益的东西。

“再之后,桥万龙得到了消息,回到村子后只有满目疮痍,连村人、家人的尸骨都没能收拾掩埋。”老者一副悲悯之状:“然后,桥万龙便带着行商的人‘造反’了。”

“据说在三个月前,第一个被开刀的人,便是那个县衙。整个县衙确实鸡犬不留,血流成河啊。”

“这,是不是太狠了?里面定然有人没有出手。”年轻的探子虽然为那些衙役辩解,但却并没有同情。

“桥万龙从青年之际白手起家,这十多年间,你知道他赚了多少财富吗?”老者嘴上‘啧啧’一声:“富得流油,而且是缚梏村家家户户都是这样。”

“有的衙役或许没有杀人,但他们在这里面扮演了什么,谁能知道?”中年女子瞪了一眼,对这个桥万龙颇为同情。

“那,那个县令呢?”一旁一个中年的探子问起。

“嘿嘿!问得好。”老者目光远眺,看向皇城的方向:“他如今成了巡抚,已经是朝廷的四品大员。而且还取了一个朝中勋贵的妙龄之女,今儿个正是外派的日子。”

外派,其实就是继续镀金。这位年轻的巡抚,还没有什么底子,一下子成为京官会被人盯上。而且,成为巡抚并不是做出了什么政绩,而是被人破格提拔的。

至于提拔的原因,定然是将缚梏村那些能够敛财的东西拿到了手中。

这样的人,为人所不耻。一定会遭遇到长期的有色眼光,甚至可能会让某些人生厌,外派自然是避免这些事情的手段。

桥万龙一路风生水起,使得没有多么强大的手段,能够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最终落得这副田地,绝对是必然的结果。

别说桥万龙,就是昴星帝国周边的诸国,都不敢拂逆昴星帝国。

而如今,昴星帝国的当家做主之人,并不是那个登基两年的八岁小皇帝。而是下面一个个手握重权的大臣,是一个个世家门阀。

这些人,可没有什么道义。

之因为没有第一时间出手,那是因为桥万龙还不够‘肥’。

而且,桥万龙打通了通往外国的商路,使得事情有些变得不可控,于是才有这年轻县令,借着山宝出世的名头,将整个缚梏村拿下了。

民不与官斗,不是说说而已的。有雄厚的钱财,却没有守护的力量,自然没有命能够花出去。

至今,缚梏村被屠村的事情,已经发生了三个月。但是,箐馕豚这些缚梏村出产的东西,却没有断过,而且价格还随之上涨了不少,就能够得出结论了。

那些人,已经掌握了这些敛财的东西,是如何生产制造的了。

“唉!真是没有想到,这样的大才,竟然落得这样的结果。”一个探子感叹道。

“这是必然之事。”另一个探子,似乎能够看明白:“就如同当初的褫彪帝国,看似强盛,但是将别人很多的路,全都给断掉了。势必会引发一系列反弹,那些人不就是趁这个机会,将褫彪帝国吞的连渣都不剩。”

“是啊!”又有一个探子开口:“他们用这个山宝出世的消息,又何尝不是对那位国师的试探。”

“那老先生,那位桥万龙如何了?”中年女子向老者抛了抛媚眼,两个地方‘不小心’地蹭了蹭老者的手臂。

“呵呵!据说是在谋划如何杀了那位县令报仇。”老者心中猛地一颤,明显地感觉到有两颗葡萄大小的东西:“至于现在在什么地方,有可能远在天边,埋伏在那位县令必经之路上。也有可能近在眼前,直接在凌飞城动手,给背后的那些人一个宣告。”

没人注意到,正在微微缩着脖子,手臂在中年女子某个地方摆动的老者,楞楞地看着一个方向。

就连被吃豆腐,或者说主动献上豆腐的中年女子,都以为是自己诱惑成功,而使得老者陷入心痒难耐的境地,才有这一副样子。

而老者看着的方向,正是刚刚若有若无看过几次的人,带着竹条编织的斗笠,穿着灰麻布衣,两肩略宽身形干练之人,正一步步地离开公告牌,向着远方走去。

老者又和何一群探子说了一大通,但都是些无关紧要的话题,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手臂上酥麻的感觉,才这样废话的。

随后,见到确实没有什么重要的内容,中年女子就放开了老者的手臂。离去前,还不忘干了一会老本行,在年轻人探子的摊位上,抓了一大把炒栗子。

其他的几个探子,纷纷有样学样。一下子,年轻探子的摊位上,就一片狼藉了。

这时候,年轻探子终于明白,为什么上一位在这里待不下去,还告诫要看好摊子了。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