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5章:必输的反转,梭哈

作者:一炉香灰 更新:2022-08-25 10:28:58

没有弃牌的两个男生,虽然不知道对方手里是什么牌,也不知道黄毛手里是什么牌,但是他们对自己手里牌都格外的自信。

看着桌子上满满的一堆零钱,仿佛已经进了自己的口袋一样。

生活费,就要回来了,可以吃上鸡腿了!

可是,此时他们的钱已经全部赌上了,而黄毛却依旧很淡定,一点儿都没有开牌的意思。

“你们,没钱了?”黄毛淡淡的问道。

范仕伟苦着脸说道:

“是的,黄毛,再这么玩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了。”

“要不,你再上十块,闷开我们?”

黄毛轻轻地摇摇头,说道:

“不,现在,才正是有意思的时候。”

众人:嗯?

“你是什么意思?”

“对啊,黄毛,我们已经没钱了啊,跟不了了啊!”

黄毛吐出一个烟圈,盯着他们俩淡淡的说道:

“据我所知,赌桌上,要是没钱跟了,就算输,对吧?”

一听这话,几个男生脸顿时一黑。

因为,赌桌上确实有这个规矩。

场面顿时陷入一种尴尬的境地。

此时,这场赌局面临两种走向——

想要继续,就要继续往里押钱,否则,就只有认输的份儿。

看着手里握着的好牌,看着桌子上的一堆钱,男生们都是一阵肉疼。

这么好的牌,居然没办法赢钱!

千算万算他们没算到,今天不是输在牌上,而是输在钱不够上。

这就很憋屈!

原来,黄毛不看牌,敢一直闷下去,玩的居然是这招!

太大意了!

太阴险了!

要是刚才不跟那么多,不那么贪心,早点儿开牌就好了。

他俩脑门上瞬间就爬上一层细密的汗珠。

龙超亚看到这里,也感觉这牌局越来越有意思了。

他不自觉的伸手,就朝着桌子上的将军烟摸去。

手还没有碰到烟盒,就被摁住了。

黄毛道:

“抽你自己的烟!”

“二等烟民啊,只有火没有烟,专蹭别人烟抽···”

龙超亚“咯咯”一笑,掏出自己口袋里的红塔山,悠然的点上了一根。

他弹了一下烟灰,说道:

“没钱了,你们可以赌烟嘛。”

“反正都是赌,赌啥还不一样···”

几个学生眼前一亮!

妙啊!

看不出来,这个新来的,玩的还挺花花。

这么有趣的点子都能想到,简直他娘的就是个人才!

“黄毛,你的意思呢?”他们试探着问道。

“我没意见。”黄毛冷冷的说道。

自己手里是什么牌,自己最清楚,稳赢的局面。

押什么,他赢什么,傻子才会这时候拒绝给赌注加码。

不管这群毛头小子押上什么最终都是自己的,他当然乐意。

“接下来,我们赌烟,闷一根,跟两根。”说完,也不待其他人说话,黄毛就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放在了桌子上。

两个男生一看事情还有转机,这场本来必赢转必输的赌局,还有起死回生的机会,瞬间来了精神!

这一次,他们可是学乖了。

不跟黄毛玩长线作战了,不再贪心了。

他们两个将身上所有的烟,都掏了出来,包括刚才弃牌的那三位男生身上的,也一并掏了出来,一把“啪”在桌子上。

旁边几个男生就一阵肉疼。

感觉要是输了烟,比输钱还难受。

“我们梭哈,开你!!!”

省的夜长梦多,谁知道赌烟会不会也输在黄毛手上呢!

梭哈,是他们目前最明智的选择。

只要能开牌,他们就能稳赢!

黄毛扒拉着桌子上的几包烟,有红梅,有将军,有中南海···,说道:

“那···我们开牌?”

两个男生,见黄毛同意了最后的赌注,赶紧急不可耐的张罗着开牌。

“开!!!”

两个男生激动又紧张,脸涨得脸通红。

赌的这么大,赢得这么多,对他们来说,都还是第一次,怎么能够不激动。

“我顺子!”唐金树一把将手里的牌摔在桌子上。

“哇~~~”看热闹的几个男生就发出一声惊呼。

怪不得这货敢这么玩,原来手里拿着一副JQK的顺子!

够大了!

值得这么玩!

应该这么玩!

“哈哈哈哈···”唐金树兴奋的控住不住自己,毫不掩饰的放肆大笑。

“班长,配合的挺好啊,哈哈哈哈,放心,赢得钱多分你一份。”

以为自己已经稳赢的唐金树,拍着旁边的范仕伟的肩膀哈哈大笑,丝毫都不掩饰自己胜利的喜悦。

唐金树以为,范仕伟是在帮助自己往上抬价的。

因为拿到一手好牌,想要赢的大一点儿、多一点儿,只有两人配合二对一,才能让另一方放下戒备,不会提前跑掉。

范仕伟一笑,说道:“我还以为你是在为我打掩护呢···”

唐金树一愣:“呃~~~什么意思?”

“啪!”

范仕伟将手中的三张牌也摔在桌子上!

“握草!”看热闹的几人再次发出惊呼。

居然是AK的同花!!

绝了!

这把稳了!

没想到,范仕伟的牌竟然比唐金树的JQK的顺子还大!

范仕伟学着他刚才的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配合的挺好,一会儿多分你包烟。”

唐金树就满脸的尴尬,但依旧掩饰不住的兴奋。

说完,范仕伟就高兴的急不可耐的想要将桌子上的钱和烟往自己面前划拉,然后歪头看着黄毛说道:

“嘿嘿,黄毛,谢谢你给咱发了一手好牌啊,咱哥们也讲究,一会儿请你吃喜,现在我就不客气了哈。”

黄毛手指夹着烟,抬起来,在自己面前那三张自始至终都没有打开的牌上点了点,说道:

“呵呵,我说,咱能不能看了牌再划拉钱啊?”

他的话一出,范仕伟手上的动作微微一顿。

这时,旁边的几个看客看不下去了,发出了嗤之以鼻的嘲笑声:

“笑话!”

“你是能比顺子大,还是能比同花大?”

“唉,别这么说,说不定黄毛哥真是个豹子呢,哈哈”

“嚓,你以为青春痘啊,豹子那么容易出的吗!”

“就是,要是豹子,我立誓倒立拉翔!”

···

黄毛皮笑肉不笑的说:“那,我开牌?”

“开呗!”众人齐声说道。

这时,黄毛拿起面前三张整整齐齐扣在一起的牌,正放在桌子上。

最上面的,是一张A!

然后,他用一根手指,将上面的一张牌往旁边轻轻一推,下面又是一张A!

两张A了!

围观的几人立马就紧张了起来!

闷出两张A,已经是不小的牌面了,但是双A肯定是没有同花和顺子大的。

除非,第三张,还是A!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