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3章 大人还挺在意我的

作者:白鹭成双 更新:2022-08-25 10:28:35

沈岐远觉得眼前这场景太过荒诞。

他见过很多拿人质做要挟的场面,也见过很多姑娘哭泣哀恸的脸,独没有见过这样的。

绑匪有一个活口,但手筋脚筋全断,被抬上车的时候还在喊:“离她远点,我不要跟她坐一辆车!”

四周护卫看柳如意的眼神都顿时充满了敬畏。

如意一手扶着头上玉簪,一手轻拢裙摆,很是无辜:“他不与我坐,那我只能与大人共乘了。”

沈岐远抬手拦住了她上马的动作。

“这些人是你杀的?”他凝视她。

如意眉梢微动,转脸过来:“大人是在指责我?”

“不是……”

“最好不是。”她皮笑肉不笑,“小女因大人而遭连累,能全身而退已是幸事,否则大人身上就该背一条人命了。”

沈岐远沉默,任由她上了自己的马,只替她牵着缰绳。

“大人不上来?”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问。

他淡声答:“于礼不合。”

“此去回城有十几里地,你可以先上来,回城再下马便是。”

沈岐远没有理她,只问:“你如何做到的?”

她应该不能杀人才对。

如意哼笑,看了看自己干净的手指:“他们都想与我快活,却没商量好谁先谁后。”

人若是被挑得自相残杀,那死得可快了。

只最后一个人,她稍稍动了手,却没取他性命,不算越矩。

牵着缰绳的手紧了紧又松开,沈岐远轻吐一口气,没有再说话。

清风拂过他额前碎发,落在高挺的鼻梁上,染成几缕阴影。

如意突然觉得奇怪:“我被绑来还没多久,他们连信都还没送出去呢,大人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沈岐远看了看天:“我们要在日暮之前归城。”

不想答可以不答,这话头转得也忒生硬了些。

如意哼笑,倾身俯在马脖子上,侧头看他:“先前诸多冒犯,还以为大人会生我的气,没想到大人还挺在意我的。”

脸色沉了下去,沈岐远寒声道:“姑娘多虑,今日不管是谁遭难,沈某都会前来,这是刑部司的职责。”

“哦是吗。”如意懒眼微抬,“我还以为大人对我别有情愫呢。”

“……”

他冷眼看过来,与她的视线撞上。

眼神交汇之间,他沉默阴鸷,她春风和煦;他略带杀意,她无辜戏谑。

片刻之后,沈岐远先侧开了头,嗤声道:“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对宁远侯不要的东西感兴趣。”

话说得挺狠。

她啧了啧舌尖,拐着腔调“哦”了一声。

一路就再无言。

回城的时候日已落西山,两人在城门口分开,柳如意兀自回了柳府。

然而,还不等她进门,就见两个人抬着个浑身是血的丫鬟扔了出来。

“你们做什么?”如意飞快上前将剪灯扶住。

一看是她,府里婆子抿了抿唇,却还是摆手:“老爷说了,剪灯照顾大姑娘不周,以致大姑娘感染风寒而死,便打她二十个板子扔出门去。”

如意满脸困惑:“我不是好端端地在这里?”

“姑娘是谁老婆子不认得,老婆子只记得老爷说的,明日就给大姑娘出殡。”她说完,径直跨进门槛,将门狠狠一关。

如意来不及同她理论,看剪灯已经奄奄一息,便急忙先将她背去医馆。

一路上都有人对着她指指点点。

如意找了几个医馆,竟都不收,最后只能雇车去供神街,到自己名下的医馆去寻大夫。

“姑娘回来了就好。”医馆大夫将剪灯安置进后堂,掀帘出来对她道,“您才被掳走不久,城中流言就四起了,小的们没人拦得住,话都传到了太师耳里。”

大乾女子对名节尤其看重,光天化日之下被人掳走几个时辰,太师府的脸面哪里挂得住。

如意恍然。

出殡就是为了告诉满临安太师府与她断了关系,好叫她这个名节败坏的女儿莫污了太师府门楣?

不愧是柳太师,想法就是妙。

“姑娘也别太伤心,您有夫人留下的铺子傍身,不愁没饭吃。”大夫叹息道,“只是恐怕得换个地方生活,这临安流言杀人呐。”

流言杀人是不假,但如意没想明白:“消息怎么会传得这么快?”

“那还不是妹妹太过担心姐姐的缘故?”门口有人跨了进来。

如意回头,就见文贞雪端着手朝她福了福:“得知姐姐被贼人掳走,妹妹一连奔走了好几个重要衙门,又告知了街坊们帮忙寻找,还去太师府知会了一声,这才替姐姐求来救兵——姐姐没事吧?”

她无辜地眨着眼,看起来也就是个十五六岁的稚嫩小姑娘。

要是以前的柳如意,一定会被她这模样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可如意看着她,只觉得好笑。

“你想坏我名声,让我不得不带着铺子进侯府做妾?”

文贞雪没想到她这样的境况下还笑得出来,脸色不由地难看了些:“你还有别的路可选吗?离开临安远嫁他乡?你走到哪儿我便将你的事说到哪儿,看谁敢娶你。”

这给她说得,仿佛大乾女子就只有嫁人这一条活路了。

如意语重心长地拍了拍她的肩:“山都会倒,何况是男人,那东西玩玩就行了,哪能指着活。”

说罢,摆摆手:“早点回去吧,留在这儿怪碍事的。”

文贞雪不敢置信地看着她,还不待再说什么,药堂的伙计便帮着出来逐客了。

“柳如意,有你求我的一天,我就坐在宁远侯府的正堂上等你给我敬茶!”

她声音里透着些咬牙切齿,渐渐地远了就听不见了。

如意没回头,只盘算着既然离开太师府了,就早些把铺面收回来,往后开销的地方还多着呢。

……

“我贺泽佑对天发誓,若有负于你,便天打雷劈。”

“如意,我不会忘了你对我的好,相识于微末,才能相伴到白头。”

“这些铺子租给我,都不要租钱么?你个傻子,万一我有钱了不要你了怎么办。”

“别哭啊,我怎么会不要你,贺泽佑这辈子最爱的就是柳如意。待封侯旨意一下来,我便去柳府提亲。”

……

外头起风了,吹得整个街道愈加昏暗,店铺外的幡子呜呜咽咽的,像是谁的哭声。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