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五章 牙齿掉光的老狗

作者:鹿在林中 更新:2022-08-24 10:48:29

刘元理抬眼,“明知道我发作的时候不能有女人出现,为什么还让她来送药?”

呃,我以为你那张字条的意思……,再说你那么关照她,我以为……江老板惊讶的张大嘴,“难道你们什么都没有发生!”

刘元理斜他一眼,淡淡的道,“发生了。”

江老板愣住。

“不过是一场交易,她得到她想要的,我解了燃眉之急,仅此而已。”

刘元理语气毫无波澜,江老板嘴巴张的大大的,半天后叹了口气。

乔德玉和燕王好歹是亲戚,犯不上为了个罪臣之女惹乔尚书不痛快。

乔德玉是个什么东西,裘小京不知道,他们一起长大的几个可清楚的很。

回到望江楼后,裘小京委屈的想哭。

江老板看她走路的姿势,贴心的给她放了一天假,说道,“小京,你那腿伤不易走太远的路。我的错,忽略这件事了,还让你跑了个远腿,明日日就休息一天吧。”

好贴心的江老板,裘小京强忍着眼泪点点头,回到自己房间,越想越委屈。

狗王爷这个背信弃义的狗东西,早知道这人说话像放屁,那会就不那么卖力配合了。

如今睡也睡了,可陷害爹爹的人还是没有找到。

不过,知道爹爹没事,还能让狗王爷以后对爹娘多关照,还肯帮自己邮寄书信衣物,总算也不是一无所得。

但是,狗王爷这人喜怒无常的,万一回头就不承认了呢?我得先试探下他。

裘小京胡思乱想着了半天,下床给父母写了一封信。

当她拿着写好的信和为爹娘买的衣物来到那个宅院的时候,她怎么都没想到会看到自己老板。

刘毅带她不远不近的等在凌波亭的花径侧,低声对裘小京道,“王爷和江老板说话的时候不喜欢被人打扰,咱们先在这里。”

老板是背对裘小京的,没看到她来。

刘元理倒是看到了,不过只是淡淡扫过,然后就当她不存在。

裘小京听不懂两人的谈话,只大概猜测内容好像是和医术有关的。

江老板叹口气,说道,“算了,你这病先走一步看一步吧,当初卓桑公主也太刁蛮了,万不该对你下这种无解之毒……对了,你打算什么时候求陛下向匈奴王提亲。”

“不娶了,她说要和他们草原第一勇士成婚。”

“什么!”江老板一口酒差点喷出来,“你说什么?你们……怎么可能?你和她可是青梅竹马,当初她那么小被送过来当人质,可全亏你护着才……不是,你就这么同意了?不争一争?”

嚯!什么惊天大瓜?不是说刘元理没感情,对任何女人都不动心吗?

现在这是个啥情况?

裘小京支楞着耳朵一脸期待的等着下文,谁知刘元理却再也没说一句话。

只是冷冷的看她一眼,嘴唇动了动。

虽然听不见,但那口型很好懂,“过来。”

她连忙走过去,迫于求人办事,身份的差距,不得已,赔起个温柔的笑行大礼,“民女裘小京给燕王爷请安。”

江老板看看裘小京,再看看刘元理,选择对自己家伙计笑着点个头不说话。

凭他对好友的了解,他刘元理碰过的人,无论喜欢不喜欢,外人还是别太亲近的好。

刘元理看看裘小京半蹲着的大礼,也不让她起来,只是淡淡的问了句,“有事?”

“就是,那个……昨晚……您答应的事……”裘小京怕他们的交易被老板听去,举了举手里的包裹和信,吞吞吐吐的提点了几个字。

她相信,刘元理肯定听得明白。

刘元理却对这事丝毫不避讳,而且那表情疑惑的,仿佛真的没听明白她说什么,“嗯?哦,你说的是我们交欢的时候照应你父母的事?这么快就写好给你父母的信了。”

你大爷的,有必要非说出来吗!

裘小京脸红的像滴血,不敢抬头去看江老板的脸,只是蚊子哼哼似的低低嗯了一声。

江老板无语之极,搞不懂裘小京哪里得罪他了,燕王要这么针对她。

刘元理抬抬手,一旁刘毅过来接过裘小京的包裹离开了。

“那……民女告退了。”

裘小京有心问一句,都没有吩咐刘毅把包裹送去什么地方,您别把这事忘了。

可想到这位狗王爷为人,还是决定离开安心等消息好了。

反正过十天八天没有爹爹的回信送来,她就满临安城宣传狗燕王刘元理食言而肥,是个言而无信之徒。

裘小京蹲的腿都疼了,见刘元理不理会自己,略抬高了点声音,“民女先告退了!”

“去吧,五天后来取你爹的回信。”

裘小京长呼一口气,揉着蹲的发麻的腿一瘸一拐的离开,才走了不到五步,冷不防身后刘元理又“关心”的问了一句。

“腿怎么瘸了?”

“是本王昨晚太粗鲁了吗?”

“那本王在这里给你道个歉。”

他故意不紧不慢的一句话断成三回说。

裘小京只觉一股气血上涌,眼前黑了黑差点晕倒,一双手狠狠攥着,恨不得回头撕了狗王爷这张破嘴。

“裘小京,王爷问民间百姓话,要及时回答你可知道?”

裘小京牙齿咬得格格响,一个字一个字嚼碎了吐一地,“谢—王爷关心——民女无事。”

她不敢说是方才行礼半蹲的姿势太久了累的,怕狗王爷无事生非再说一句“你的意思,本王故意为难你”这种类似的话来。

走了两步又被叫住,“我突然想到,我这里有治伤的圣药,你等会再走,随我去房里取来。”

这完全是命令的口气,根本不给裘小京拒绝的机会。

江老板觉得自己再待会,以后恐怕要被燕王整死了,于是找个托辞连忙离开。

刘元理看看垂着头握着拳,一脸愤怒却又不敢发作的裘小京一眼,感觉心情不错。

甚至亲自带路领她到了房中。

是昨晚的房间。

裘小京瞄了一眼床铺,已经收拾的干干净净了。刘元理递过来一只白玉瓷瓶,淡淡道,“就在这里上药吧。”

“……!”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