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3章 新一代的马棚神汉

作者:岳天亮 更新:2022-08-24 10:31:36

听到小黄妹妹还在喊:“你怎么了?哥哥,你的眼睛怎么了?!”我回头摘下了大黑眼镜,还故意点亮了一下眼珠手电,照了照她的脸。

在吓着她以前,我就说了:“我的好妹妹啊,你也知道我都脑瘤都绝症了,我还怕什么呀,医生说我的寿命最多还能活三五年,短的话几个月都有可能撑不住,所以我还怕什么呀。”

“哥哥,你那脑瘤诊断是真的?你就是为这个才提前出来的?”小黄妹妹说。

我答非所问继续说道:“你用正常人的正常思维来保护我,显示了你对我的关心;可黄叔黄婶他们却是用他们的方式,别样的方式来关心我帮助我。

小黄妹妹,你应该也知道以毒攻毒的道理吧,所以我说不定还就因为这大凶诅咒,负负得正的因此活下来了呢,也说不定啊。”

我笑着轻轻地拍了拍妹妹的肩膀,惊吓过后的她见事已至此,很是可爱的叹了一口气,那意思是算了,也懒得再说什么了。

然后,放下这茬的小女孩,很快就反过来好奇的凑上来,抠着我脸上的伤疤开始深入研究了,那小指头都快插到我那玻璃球眼珠子里面去了。

本是想随便这妹妹看的,可我还是不得不推开了她:“我的好妹妹呀,你这样弄是会疼的!再说你这指头在我眼前抠来抠去的,比疼还吓人。”

小黄妹妹嘻嘻笑着拿开了手,却还盯着那五彩斑斓的玻璃眼睛看,一边看一边说道:“我听我爹说我们家这宝贝,是昆仑山西王母的天机镜上,掉下来的一块碎片。

并且我爹娘一直以来,好像就是借着这神器的功能,才假装神汉养家活口的,我以前还不信,现在还真有点信了。”

“黄叔黄婶有说过,这宝贝还有什么功能吗?”我一听这个,赶忙追问道。

“应该就是能看到过去未来啥的呗,”刚说到重点,小黄妹妹却突然话锋一转的大声说道:“哎呀对了!快中元节了,你承继了我们家的天机镜,那么你就是新一代的马棚神汉了。

所以乙玖哥哥,如果你不想让人们堵在我们家门口骂的话,你就按照传统以继任马棚神汉的身份,撑起我爹我娘的场子吧,九天后就是他们的请神仪式了。

对对对,为了这个事情,我明天一大早就得走了,说不定有人明天就来提前排队了!

乙玖哥哥你别担心,你就在这家里老老实实的待着就行了,具体的事情有另外的人做,马上就会有人来找你了,你可得小心了,可别被那女人给吃了。

也不知道我爹娘当年是怎么想的,非得让我哥娶那样的女人,叫谁谁也受不了啊。好在她还不至于害你坐牢,菲姐姐顶多就是活泼一点罢了,嘻嘻嘻——”

听着小黄妹妹笑的那那么暧昧,早见过大风大浪的我,很是沉稳的无所谓的说道:“你乙玖哥哥我也不是什么好人,所以你不用担心我。

既然你告诉我这事情了,那我就一定不会让黄叔黄婶泉下不安。接不接任马棚神汉什么的先不说,最起码也得先把这事情解决了才行。”

时间不早了,小黄妹妹黄芸晓就准备去堂叔家,找她的同学堂妹睡觉了。

因为我要在这里暂时定居,还要准备翻修老宅,所以早就跟那个堂叔打好招呼了(一次一百元),暂时让小黄妹妹在那边借宿,毕竟我们兄妹俩不是亲兄妹嘛。

在走之前,我拉住小黄妹妹说道:“芸晓,你也知道我眼睛变毒了,所以就别瞒着我了,你是不是在学校被欺负了?严重吗?需要我出面吗?”

“不用,我自己的事情自己能解决,本来没多大事,你一出面没事也变有事了。”

小黄妹妹字斟句酌的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一个毕了业的女孩来我们学校显能罢了,我们就让她能好了,不惹她就好了,她还能怎样?”

“没事就好。”黄芸晓不说,我也就不再问了,开始出门送妹妹过去。

刚出门不久,就碰上了一个白乎乎的高大女人,穿了一件更大的桶形裙,应该是穿了一件睡裙就出来了。

见黄芸晓出来,那女人爽朗的笑着打招呼道:“哎呦,晓妹妹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呀,我怎么没看到呢?”

小黄妹妹也笑着说道:“是菲姐姐呀,你天天的多忙啊,没看到我回来也很正常,我今下午刚回来。”

“那你们这是?”菲姐姐问,晓妹妹就说:“我去我叔家找我妹,今晚上就睡在那边,明天一大早就走了。啊对了,你是为请神那事来的吧,嗯呐,这位,这就是马棚神汉的当代传人了,你找他就对了。

行了,乙玖哥哥,你也别送了,就几步路我自己走过去就好了,丢不了。你们赶紧回去,好好商量一下你们的大事吧,明天不用管我,你不是给我钱了嘛,我自己一大早就回学校了,还是镇上的油条好吃。”

黄芸晓把那菲姐姐推向门口,自己笑着跑去堂叔家了,我耸了耸肩膀,冲那菲姐姐苦笑了一下,开门然后做了个请的手势。

菲姐姐笑着上下打量了一下我,进门后却推开我,力气跟她的体型非常般配,豪放程度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这女人反手就门给栓上了。

回过头来,这菲姐姐还欲盖弥彰的解释道:“我们的事情事关鬼神,生人勿进,必须要闭门密谈才行。”

“哦,是这样啊,我还以为你要瓮中捉鳖呢,我都准备好被你抓了!”我这里话音未落,就惹得菲姐姐大笑起来,声浪辐射范围绝对能大到,连跑远的小黄妹妹都能听的到。

我们这孤男寡女的,再加上心照不宣,所以也就不用再明知故问了,刚刚出狱的我也确实很久不知肉味了,所以说着说着我们就摸摸索索的“对打”起来了,打的一个比一个叫的大声。

叫完了我们再接着说,说着说着就再打再叫一会,然后再接着说。

第二天我早早的就起来了,因为警觉性告诉我大事不好了,不知道外面来了多少人,给抓奸抓双的堵住大门了!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