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2章 神汉家的梳子有蹊跷

作者:岳天亮 更新:2022-08-24 10:31:36

什么烂桌子瘸板凳破橱子脏柜子,都不要了,那些黄纸、叠纸、纸扎、纸人、金山银山什么的,只要是储藏间放不下的一件不留,屋子里面一下子变得空空如也的了。

除了小黄妹妹的东西,以及一些必要的电器、瓷器、锅碗瓢盆什么的生活必需品,我只留下了一些还算像样的家具。

一张八仙桌两把太师椅,以及一个古色古香的香案,一个梳妆台似的高脚抽桌,以及少数几件还算像样的小桌椅小家具。

完事后那远房堂叔试探着问,既然这些东西我都不要了,他能拿几样自己用吗。

结果我这里一松口,不光是这远房堂叔要,其他人也都愿意要,一些来看热闹的邻居也要,人们最后连那些黄纸什么的都打扫走了,甚至最后还善解人意的给打扫的干干净净的,倒是真身心省力了不老少。

弄了半天终于清静了,我简单洗洗买了点现成的饭吃过以后,这就想整理一下床铺休息了。可就在这时,我一碰旁边那高脚抽桌,那貌似锁着的抽屉竟然自己开了。

我打开抽屉一看,里面就一个纸盒,拿在手里沉甸甸的,背面还清清楚楚的写着:“乙玖亲启”四个字,分明就是给我的。

我小心翼翼的打开纸盒一看,里面是一个非常精致的红木刻花小盒子,那红色那材质晶莹剔透的,跟带着木纹的红玉玛瑙一般!不说别的,就光是这漂亮盒子,就足够让人买椟还珠的了。

再打开红木盒子的盖,清香扑鼻中,里面是蓝丝绒包裹的一个,金光闪闪很繁复很精致,却也很奇怪的一件古董,或者说是什么艺术品也行,因为这做工也太巧夺天工了。

这艺术品看上去像个有手柄的镜子却没镜片,像个大板梳可浑身的那些梳子齿,却都比梳子齿精致了百倍千倍——说它像个转经筒吧,我拿起来试了试它还不能转。

就在我翻来覆去研究的时候,不经意的一晃一抖之下,惊见这东西赫然炸了!金黄色的光猛地爆开,这工艺品不像炸了更像亮了,金光让我瞬间目盲,再睁眼时却是另一个别样世界。

我仿佛入梦一般的,凝固在那里了,我的整个世界都被金光扩散笼罩住了,再看周围,一切都仿佛没变,可一切却都变了。

我看到影像在倒退,看到了自己,看到了那远房堂叔,看到了那些来帮忙的施工队,所有的一切竟然都在金光世界之中,时光倒流!

我在做梦?还有这样的梦?

梦中到了那天夜里,梦中出现了黄叔黄婶两人,还有一只庞大的虚幻怪兽,还出现了很多黑影,影影绰绰的好像是在这里面伪造现场。

时光倒流中,两个老人的魂灵,从身体中给抽离出来,一切都是那么的玄幻。怪兽突然出现,两人被压制的死死的,没几下就被先后抓住,眼睁睁的给当场捏爆了。

为了父母的五七,小黄妹妹星期五下午没上课,提前回家来准备,见到我她很高兴,可见到我收拾的家以后,却好像更高兴,悄悄地自言自语,说她忍了很久了,终于亮堂了。

五七过完后的晚上,吃完饭看电视的时候,小黄妹妹却把那个,包着红木刻花小盒子的纸盒拿了出来,“这是啥?”我明知故问。

小黄妹妹打开纸盒打开木盒,送到我眼前反问道:“你说这是啥?”

“一把梳子?”我假装仔细看了看,这才说道。

“你觉得这是个梳子?”小黄妹妹说道:“你说的这形状勉强过关了,可我觉得它应该是个转经筒才对,你看它旁边的甩锤,只有一边有!”

还真别说,这东西好像变了一些,可我还是下意识的质疑了:“不对,转经筒关键是转,我看着这玩意应该也不能转啊。”

说着话,我就想伸手把这东西给拿起来,谁承想小黄妹妹却一下躲开了,没让我碰到那古怪的东西。

“这东西是我爹留给你的没错,但是乙玖哥哥,我建议你不要收,因为这东西带着不祥之兆,甚至是大凶诅咒。只要一碰它保准有厄运,我哥哥,还有爹娘,都被诅咒了!”

小黄妹妹很是感情真挚的说道:“这宝贝我爹娘从不让我们碰,哥哥碰了一下之后,没多久就死在国外了,所以他们就更不让我碰了。

所以乙玖哥哥,你千万要想好了,我可不是跟你开玩笑的,这东西真的会死人的!虽然这是我爹的遗愿,但是我还是觉得很是不妥,哥哥!”

我笑着摸了摸小黄妹妹的头,却被她生气的躲开了,我不但不介意而且还很欣慰的,一边绞尽脑汁的想着,一边慢慢的解说。

“你是对的,妹妹,我知道你对我好,但是黄叔黄婶也没错,他们是把我当成你们家的一份子,把我当成一个亲人来看待的。

你想啊妹妹,这宝贝一直在你们家,如果它是不祥之物大凶诅咒,那黄叔黄婶为什么不把它扔了,或者高价把它给卖了呢?你也知道,这玩意一看就挺值钱的。

我刚来你们家的时候,他们不接受我,一直都不接受,却料定了他们走后我一定会回来照顾你,还把这东西留给我,这是为什么呀?

黄叔黄婶的这番安排,看样子早就做好了不知道多长时间了,也就是说他们其实在心里早就接受我了,所以再危险的嘱托我也不能拒绝不是?”

小黄妹妹眼见说不过,急切的说道:“对于我哥哥的死,我却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我爹娘的死却绝对有问题,他们死的很蹊跷。

他们在同一天夜里死在睡梦中,村里给我说是煤气中毒,并且那天的炉子中确实剩了小半膛火炭;可我们家易燃物太多,是从不点火生炉子的,尤其是晚上!

那炉子其实就是个摆设,如果不是过年等特殊情况,平常不是很少用,而是根本不用。啊呀,不好,你怎么了?哥哥,哥哥,你的眼睛!”

回过神来的我,赶忙扭头看向镜子,却见我的右眼金光闪闪,隔着小孔成像眼镜的镜片,从五个小孔跟周边迸射出来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