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二章 诡异的一幕

作者:毒孔丘 更新:2022-08-23 16:01:41

年轻司机立即发动车子,往北面开去。

“老人家,怎么称呼您?”

丁逸忍不住问道:“你家小姐,具体什么情况?”

“我叫冯岩,四海集团的,老董事长生前对我恩重如山,和一家人一样。”

冯岩轻叹一声:“要说小姐的病,是从几个月前开始的,最初是对着空气说话,后来眼眶发黑,骨瘦如柴,目前是命在旦夕啊!”

“燕京的著名医生说,是癔病产生的幻听幻视,治疗了好久,反而更加严重。”

司机看冯岩没阻拦,接着说:“回来之后,俞董请了不少大师,倒都说是邪祟缠身,也折腾了好久,但仍旧不见丝毫的好转,眼看就剩一口气儿了,唉!”

丁逸听他们说的情况,确实好像邪祟缠身,自己也是第一次给人看虚病,不知道会看到什么?

天色逐渐黑下来时,车子停在一幢二层楼小别墅的大院里,没下车就看大厅里灯火辉煌,人头攒动。

冯岩带着丁逸快步走了进来。

大厅正中间坐着两个人,一个是不到五十岁的中年人,看着非常有气场,应该就是俞董了。

俞董旁边坐着一个年纪相仿的灰衣男人,两颊无肉,留着一抹胡须。

其余或站或坐好多人,好像都是亲朋好友。

“何大师,小女的情况,都和你说了,你可是出了名的高人,一切都拜托你了!”

俞董说着话,看冯岩和丁逸进来,立即皱起了眉头,打量丁逸一眼,看着冯岩问道:“冯老,三宝寺的大师没请来?”

“俞董,我路上遇见了一位高人!”

冯岩扭头看了丁逸一眼:“就请过来了,一会儿给小姐看看!”

“哦?”

那灰衣男人顿时沉下脸来,冷冷说道:“有我何宗道在,你们还请来一个年纪轻轻的毛头小伙子?那好,既然信不过,我告辞!”

“何大师别生气,千万别走,小女就靠您了!”

俞董一把拉住何宗道,看了冯岩一眼:“冯老,您可真是的,年纪越大越回去了,怎么还找来一个年轻人?唉!”

冯岩也没吭声,拉住丁逸的手,低声说道:“小老弟,千万别生气,你可答应过我的,咱们看看再说,好吗?”

丁逸点了点头,说实话,真没往心里去,这不是第一次了,自己的起名馆,就没人光顾,还不是因为太年轻?

今天要不是在街边露了一手梅花易数,还当场应验,冯岩也不会相信自己的。

“众位稍等,我带何大师上去看看!”

俞董着急女儿的病,和大家交代一下,带着何大师就往楼上走去。

冯岩被说了一句,也不管那么多,拉起丁逸的手,就跟在两人后面,一路上了楼。

俞小姐的卧室在二楼靠里侧一个房间,丁逸和冯岩上来的时候,俞董和何大师已经进去了,门也咧开一道缝隙。

丁逸刚到门口,就感觉一阵凉意,似乎温度骤然降了几度。

在常人来说,并不会太在意,但丁逸知道,这就是阴气,急忙凝神开启默眼,趴在门口往里面看去。

一个短短的走廊,面对一扇挂着绛紫色窗帘的窗子,右侧的一张床上,躺着一个年轻女孩子,枕头旁还坐着一个四五岁大小女孩儿。

躺着的女孩子真可谓形容枯槁,骨瘦嶙峋,脸色青黑,双目泛红,病恹恹的躺在那里。

坐着的小女孩儿,脸色惨白,头发梳成一个冲天髻,穿着一套粉红色的棉布连衣裙,脚上穿着一双透明凉鞋,坐在床上,双脚还一荡一荡的,眼睛紧盯着进来的何宗道和俞董。

“哎呀,阴气极重!”

何宗道此时也是一声惊呼,脚下仍旧往前走去:“不用说,小姐果然是厉鬼缠身,多亏你及时找到我,否则,性命难保啊!”

“啊?您快给想想办法,救我女儿一命!”俞董也被吓得惊呼出声。

就在这时,丁逸看那小女孩儿脸色一变,露出愤怒的表情,忽然跳下床,向何宗道扑了过去!

何宗道还毫无所觉的样子,似乎也没看到什么,仍旧往床边走去。

而小女孩儿即将要扑到何宗道身边时,似乎被什么东西挡住一样,顿了顿之后,凌空跃起,跳上衣柜,抓起一个地球仪,就往何宗道头顶狠狠砸了下来!

丁逸看到这里,才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儿,不由得大吃一惊,那小女孩儿就是所谓的厉鬼,自己开启默眼,能看到她,但何宗道根本看不到。

“何大师小心!”

丁逸身后的冯岩看到地球仪掉了下来,惊呼出声,但已经来不及了!

“哎呦!”何大师被地球仪重重的砸在后脑上,身子一歪,倒向一旁的茶几。

衣柜上的小女孩儿听到惊呼声,也往门口看来,眼睛里泛起一股绿色,异常骇人,就那么短短的一瞬间,随即跳下来,隔着窗帘,从窗子无声无息的穿了出去。

“何大师,您没事儿吧?”

俞董就在旁边,也被这一幕吓得不行,连忙过去扶起何大师。

“哎哟,哎呦,我的牙!快扶我出去!”

何宗道被吓得浑身发抖,被扶起来,满嘴是血,牙都磕掉了,捂着嘴仓惶往外就走。

丁逸亲眼看到这诡异一幕,也心里怦怦直跳,怪不得以往师父不让自己随便出去,即便出去,也规定在天黑之前回来,默眼果然厉害!

那小女鬼是看到自己才跑的,或许不是怕自己,而是怕自己身上的量天尺,那可是师父留给自己的法宝,一般的鬼魂都不敢近身。

眼看这何大师是不行了,俞小姐的情况,和自己用梅花易数推衍的一样,奄奄一息,九死一生,非常棘手!

要怎么才能救她一命,又不违天和呢?

师父和自己说过,凡事都是有来头的,夫妻是缘,有善缘有孽缘,无缘不聚;儿女是债,有还债有欠债,无债不来;鬼缠人是因,有善因有恶因,无因不缠。

丁逸心中有了计较,先弄清楚这小女鬼的来头再说!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