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一章 一字断阴阳

作者:毒孔丘 更新:2022-08-23 16:01:41

北安街临街一幢住宅楼的二楼上,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双手支着下颌,深邃的双眸,定定的望着窗外出神。

年轻人叫丁逸,师父羽化前让自己来州城找一个人,到现在音讯皆无。

为了维持生计,开了一家测字起名馆,也没顾客,即便有顾客上门,见自己年轻,也都转身就走,空有一身堪称举世无双的术数、医术,混得衣食都成了问题!

楼下熙熙攘攘的人群,嘈杂的声音,加上闷热的天气,让丁逸心情更加烦躁了。

目光扫视过楼下一个算卦的摊位,竟然围了不少人。

丁逸忽然心里一动,转身拿出一个小牌子,写上一字断阴阳五个字,快步跑下楼,在街边找了个位置,竖起牌子,静等顾客上门,赚点儿是点儿!

下午的阳光,晒得头顶都冒油了,可能还是太年轻的原因,根本没人光顾摊位,正当满心沮丧,要回去时,就看一个步履匆匆的中年人,瞥了一眼自己写的几个字,脚下略显迟疑。

“测字问卜,指点迷津,不准砸招牌,十倍赔偿!”丁逸不失时机的喊了一嗓子。

“一字断阴阳?”

中年人循声走了过来,冷冷问道:“口气够大的,测字?能测出来人的生死?”

“对!”

丁逸肯定的点头,把纸笔递过去:“一个字就行!”

这条街平时就人来人往的,前面不远处就是三宝寺,今天还赶上庙会,人更多了,中年人冷冷的质问,加上丁逸的一喊,立即引来不少人围观。

“还想去三宝寺求个签,你说的这么神乎其神,就测个字!”

中年人蹲了下来,盯着丁逸说道:“我一个亲属昨天出了车祸,目前正在医院重症监护室,情况非常危险,我想问,他能挺过来吗?”

“行,写个字!”丁逸立即点头。

中年人迟疑一下,一时不知道该写什么,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阵狗叫声,中年人顺手就写了一个犬字。

丁逸一看这个字,顿时脸色一整:“大叔,你立即回去准备后事吧,你的亲属,抢救不过来了,过不了今天!”

中年人一听这话,也是脸色骤变,一下子站了起来:“你小子······胡说八道的,不是他妈咒人呢吧?”

“年纪轻轻的,你也信他!”

“我看也是胡说,骗人的!”

“骗钱的,明天你就找不到他了!”

围观的一群人都跟着议论起来,一时间说什么的都有了。

“我这可不是乱说的,后面的起名馆,就是我开的,你的亲属挺过今天,明天来砸我的牌匾!”

丁逸看大家不信,不妨给他们说一下,对自己的起名馆也是个宣传:“刚刚你写了一个犬字,正是你我交谈之间,你我两张口,下面一个犬,正是一个哭字,你的亲属挺过不去了,及早回去准备,免得措手不及!”

大家听丁逸的解释,也都有些发愣,议论声也小了很多。

死人这种事儿,拿不准的话,谁敢随便出口?

中年人心里不舒服,竖起眼睛,正要说什么,一阵电话铃声传来。

中年人一把拿出电话,按下接听键:“二叔,我想去三宝寺给堂哥求个······啊?没抢救过来?走了?我马上回去!”

围观的众人都听到了,顿时都呆住了,听他通话的内容,重症监护室里的亲属死了,算的准啊!

中年人也傻了眼,呆了半晌,转身就往街口跑去!

“哎!”

丁逸急了,两个小时一个顾客,没给钱就跑了哪行,连忙站了起来:“大叔,我测的可没错,你还没给钱······”

“小兄弟,别追了!我也测个字,测得准,他的钱我双倍给,怎么样?”

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在身后传来,与此同时,胳膊也被拉住,丁逸连忙扭头看去。

拉住自己的,是一个头发微微发白,一身西装的老头,旁边还有个年轻人跟着,看上去有些身份的样子。

“行,您老测什么?”这么多人围着呢,丁逸也不怕他说了不算。

“我家小姐······重病在身,最近情况不妙!”

老头迟疑一下说:“你给测一下,能不能好起来,行吗?”

“写字!”丁逸立即点头。

这不是问题,师父教给自己的梅花易数,根据天、地、时、运等等因素进行推衍得出结果,不可能出错,说一字断阴阳,一点儿不为过。

老头蹲下来,四周看了一眼,对面一个牌匾上写着立敏牙科四个字,立即在纸上写了一个立字。

丁逸也刚刚蹲下来,抓起旁边的矿泉水,想喝一口,就看老头写了一个立字,脸色又是一变:“老人家,恕我直言,你家小姐······九死一生!”

“啊?”

老头一声惊呼,抬起头死死盯着丁逸问道:“怎么说?”

“刚刚我拿起矿泉水的一瞬间,您老在右侧写下了这个字。”

丁逸也不隐瞒:“立字加水,正是一个哭泣的泣,大凶之兆!”

“这······”

老头一咧嘴,站了起来,拉住丁逸的胳膊,往左边指了指:“小兄弟,借一步街口车上说话,行吗?”

丁逸被拉着,只能站了起来,再说了,他也没给钱呢!

街口停着一辆黑色的大奔,老头拉着丁逸坐在后面,面色凝重:“小兄弟,看得出来,你是个高人,实不相瞒,我家小姐······似乎被厉鬼缠身,你既然能测出来,一定有办法,对吗?”

丁逸听得一愣,没想到还是这么个情况!

师父羽化前叮嘱过,自己天赋异禀,默眼全开,能看见一些常人看不见的东西,可治疗虚病,切忌不可有干天和,他家小姐九死一生,管还是不管?

“小兄弟,刚刚我说过的话,重说一遍!”

老头看丁逸不说话,以为没提给钱,连忙说:“只要你治好我家小姐的病,可不是卦金的事儿了,你开个价,都不是问题!”

“这······不是钱的事儿,我去看看你家小姐的情况再说吧!”

丁逸想了想,还是答应下来,倒不是完全为了钱,他家小姐九死一生,毕竟还没注定必死,不算有违天和。

“太好了,开车!”老头兴奋的对那年轻人挥了挥手。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