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4章 抽血

作者:燕歌莺 更新:2022-08-23 10:20:12

应时看着自己眼前白皙的手臂,上面还隐隐有青筋浮现,微微一愣。

“不急。”他说。

纪暮春不知道他搞什么鬼,就只看到他从桌子的抽屉里面拿出一个眼罩,递给她:“戴上吧。”

“这是?”纪暮春愣愣的拿着手上的眼罩,这是做什么,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以为应时是因为知道她怕打针才给她眼罩的,随即又想他怎么可能知道,不过是故弄玄虚罢了。他肯定是想做什么不能让自己看到的事,这样想着,她乖乖地将眼罩戴上了。

眼前一片黑暗,这个眼罩一看就价值不菲,严丝合缝,一点光都不漏进来,她的眼前又陷入了彻底的黑暗,就像是在那座坟茔之中。

自从醒来以后,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棺材中待久了,黑暗成了她最为敏感的东西。每天晚上入睡她都会留一盏灯,每次醒来都能提醒自己还活着。

所以当眼前被眼罩罩住一片黑暗的时候,她下意识想抓住点什么。手往旁边一抓,温暖干燥的触感,让她一顿,立马松开。

应时将她的手捉住,“怕黑?”

纪暮春也不扭捏,实话实说:“有点。”

“从小就怕?”应时的手握着她的,活人的温度让她有了一丝安全感。

“不是,棺材中待久了。”她如实说着。

应时听了她这么实诚的回答,轻笑了一声,纪暮春能够听得出来,这一声没有先前的嘲讽。然后应时将她的手拿开,纪暮春手还想抓点什么,以为他拒绝了自己。

应时往她身边坐了一点,让她的肩膀能靠近自己的身体,才说:“要抽血的,你这样抓着可不行,我还要用手,我坐近点,你就没那么害怕了。”

纪暮春听着应时说着话,不知不觉思绪又回到了刚醒来的那一晚,棺中那个白发男子对她说的话,应时的声音渐渐跟那个白发男子重合。应时也一直在她的臂弯处动作,从小到大,她只有在高考体检的时候抽过一次血。那时候那个医生是怎么说的呢,她想起来了,那个医生说:“这个小姑娘的血看起来有点不一样。”至于怎么个不一样法,她也不清楚。

突然,臂弯处一阵刺痛,针管插进了手臂,酥麻的感觉还有汩汩流动的鲜血,没了视觉,这些感官变得异常清晰。她虽然还是有些害怕,旁边活人的体温让她总算有点安慰。

一袋子血,抽了十来分钟,全程两人都没怎么说话。

一直到结束了,应时在她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将针头抽出,纪暮春又听得他收拾的声音。

“我可以摘下来了吗?”纪暮春问,应时的离开让她不安。

应时回答:“不好意思,忘了,可以了。”他说的忘了,是指忘记他抽身离开而她又怕黑的这件事了。

解下眼罩,桌子上什么都没有了,刚才的血袋和针头的影子都没有,他收拾地还挺快。

应时端过来一杯牛奶,递到她面前说:“喝点吧,晚上我让方嫂炖点补血的东西给你。”

其实说实话,应时对她算不上坏,各取所需罢了,她只好说了声:“谢谢。”

应时想说什么回应她,憋了半天,觉得没必要,又将话咽了下去。

他到后面的院子里去了,那个院子按照应清宁的说法是除了二叔,没人能去。她说的没人能进去是物理意义上的没人能进去,他们兄妹俩小时候调皮,曾试图要钻进去过,可是怎么都进不去,连翻窗户都进不去。

说起这个的时候,纪暮春还问她:“小时候?你们二叔看起来也比你们大不了多少啊,你们小时候他也不大吧。”

应清宁当时的回答是:“你别被他的外表骗了,我们小时候他就长这样了,也不知道他是吃什么的,这么多年都不变样子。”

“那你知道你二叔多少岁了吗?”纪暮春那时候还好奇。

说起这个,应清宁还替她打抱不平,“虽然你是我二婶儿,虽然我二叔确实长得玉树临风,一表人才,可是他配你确实有点老牛吃嫩草的意思了。”

听到“老牛吃嫩草”的时候,纪暮春还扑哧一笑,应清宁还以为她是个被老男人外表迷惑的无知少女呢。

所以到最后,他们也不知道应时这个所谓的长辈多少岁了,不过这些其实纪暮春都不怎么在意,反正她就是个挂名二婶儿,又不是真的。

接下来一段时间,应清宁他们因为军训,没有回家住,少了一个叽叽喳喳的应清宁,她觉得生活冷清了不少,好在应时丢给她一部手机和一台电脑,说:“上学的手续我已经让人去办了,你毕竟睡了三年,虽然算不上跟社会脱节,你还是先了解一下,有什么不明白的就问清宁。”说完,他又从钱包里掏出一张黑卡,递给她:“这张卡你先拿着,我看清宁他们挺爱网购的,你要是买什么东西就刷这张卡。”

纪暮春拿着卡想说什么,被应时抢了先,“你不用觉得不好意思,这是你应得的,顶着我未婚妻的名头,总不能让你连零花钱都没有。”

纪暮春被他这话堵得,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应该感到不好意思了,“不是,我想说的是,我能出去吗?”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