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三章 震惊

作者:一千年 更新:2022-08-23 10:19:28

秦风说完,前奏响起。

那一刻,当所有人听到前奏的那一刻。

顿时变了脸色。

仿佛山峰巨石落在众人的心头,将所有的浮躁和恶意通通镇压。

秦风手指上下翻飞拨动吉他琴弦,节奏宛如潮水一般一波接着一波。

在演播大厅当中回荡,也在所有人的心中回荡。

黑暗中的他达到了忘我的境界,完全沉浸在音乐当中。

就算是闭上了眼睛,每个音调也能演奏的准确无误,此刻的他堪称无敌。

低眉信手续续弹。

轻拢慢捻抹复挑。

他就是在炫技。

导播间里导演拿着对讲机愣在了额原地。

现场不知道有多少观众张大了嘴巴喘着粗气。

终于。

秦风开口。

一开口全场炸裂。

“都是勇敢的。”

“你额头的伤口、你的、不同、你犯的错。”

“都不必隐藏。”

“你破旧的玩偶、你的、面具、你的自我。”

秦风歌声似乎从灵魂当中发出来的。

一张口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凝聚在了他的身上死死锁定不肯放开。

现场依旧黑暗,只有微弱的一束光照在秦风身上。

那一刻所有人仿佛看见黑与光交织成的绚烂画面。

秦风歌声则是画面当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

如果说有人天生就属于舞台。

那么这个人一定是秦风。

“谁说污泥满身的不算英雄。”

“爱你孤身走暗巷。”

“爱你不跪的模样。”

“爱你对峙过绝望。”

“不肯哭一场。”

秦风再用歌声述说,也在用歌声去呐喊。

从秦风的歌声当中似乎看到了一个鲜血淋淋的勇士。

他盔甲残破,剑刃断裂,披风褴褛。

半跪在地上。

鲜血在他的脚下弥漫。

勇士的面前无尽黑暗,他的背后绽放着隐隐约约的光。

用身躯挡住了黑暗,用身躯守护着最后代表希望的光。

秦风歌似乎在述说着一个隐晦的故事。

故事的主角就是那些行走在黑暗当中逆行者。

就是秦风歌声当中的那个孤独勇士。

没有人知道主角叫什么名字。

有可能是你,也有可能是他。

他们有可能很普通,但是他们做的事情却一点不平凡。

谁说污泥满身的不算英雄。

字字珠玑。

句句镇魂。

这词绝了!

“爱你破烂的衣裳。”

“却敢堵命运的枪。”

“爱你和我那么像。”

“缺口都一样。”

歌声一波接着一波。

滔滔不绝,排山倒海。

那一刻所有人都看见了。

看见了歌声当中那个人背影。

他背影总是那么让人安心。

这样的人真的存在吗?

如今这个社会,翻开手机一看。

铺天盖地的消息和视频。

错纵交织每一条上都写着“娱乐至死”四个大字。

今天那个哥哥过生了,明天那个明星逃税了,后天那对cp又分手了。

睁开眼美食八卦,闭上眼网抑云。

有些人遇见看不顺眼的事情,在网上立马化身为陆地键仙。

键气纵横三万里,一键光寒十九州。

天不生我键盘侠,喷道万古如长夜。

现实生活当中你唯唯诺诺,网络世界当中你重拳出击。

似乎想过,这些人酣畅淋漓挥霍人生的时候。

他们正在黑暗当中负重前行。

那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是有人替你抗下了所有。

那些人践踏着他们流过血的土地,谩骂着,狂欢着,嗤笑着。

甚至有些人反过头来,还对着他们背影唾弃着。

然而这是他们应该承受的吗。

那一刻的角落当中隐隐约约传来了呜咽的声音。

有观众偷偷的在台下抹去眼角的泪水。

他们被秦风歌声当中的情绪感染了。

被歌词当中的含义震撼了心灵。

观看直播的观众有的早已经泣不成声。

“我哭了,真的,这首歌让我想起了一些人,就是在我们身边的那些人。”

“一开始我以为这首歌只是一首普通的流行曲,现在我才知道我彻底的错了。”

“歌曲当中那句,谁说满身污泥的不算英雄,让我想我的父亲,我父亲是一位消防员,再一次火灾当中手臂烧伤,但是我还小非常害怕他身上那狰狞的疤痕,现在的我感觉自己父亲才是真正的英雄。”

“我哥哥是我们当地的优秀志愿者,前段时间洪水灾害他忙了一天一夜,回来的时候我还说他多管闲事,现在想起来真想给自己一巴掌。”

“这首歌直达的内心深处,让我深陷其中久久不能释怀,抗疫工作者,警察,战士,志愿者,那些人真的为我们付出了太多。”

“现在台上演唱的那位,真的是杜月娇口中所说的保镖吗,反正我不信。”

“管他是谁,接下来比赛,我粉定他了。”

网上直接炸了。

弹幕宛如雪花一样密布整个直播间屏幕。

直播间里的热度也如同烈火燎原一般势不可挡。

三万!

五万!

十万!

听到消息的网友们潮水一般涌入了直播间。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这首歌真正的高潮还在后面。

秦风突然一个停顿。

声音从中间断了一下。

所有人仿佛意识到了什么。

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下一秒。

秦风紧紧握住话筒猛然睁开了眼睛。

锐利的眼神仿佛像是一束光撕破了黑暗。

全场的灯光在那一刻打开。

他要爆发了。

一开口。

山崩地裂,日月无光。

“爱你孤身走暗巷。”

“爱你不跪的模样。”

“爱你对峙过绝望。”

“不肯哭一场。”

“爱你破烂的衣裳。”

“却敢堵命运的枪。”

“爱你和我那么像。”

“缺口都一样。”

“去吗、配吗、这褴褛的披风。”

“战吗、战啊、以最卑微的梦。”

“致那黑夜中的呜咽与怒吼。”

“谁说站在光里的才算英雄。”

那一刻秦风身躯仿佛光芒万丈。

现场的所有人都露出了呆滞的目光。

啪嗒!

导播台里导演手一松,对讲机掉落到了地上。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