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一章初出茅庐

作者:约肤 更新:2022-08-23 10:19:16

一辆蜿蜒行驶的火车上,众人昏昏欲睡。

唯有一个青年,摩挲着手指上,一条巨龙盘绕的戒指。

“爷爷真是太坑了,什么都不说,就让我去江城。”

“你自己欠下了人情,也不能坑亲孙子啊。”

“竟然让我去给人当上门女婿,可怜我陈家一脉单传哦。”

...

第二天,江城火车站。

陈宁背着半旧的藏蓝色背包走了出来,按照纸条上记录的地址,他来到了一座雕砌的非常豪华的大门前。

“就看这大门,估计这小区就不便宜吧。”陈宁停下了脚步。

眼前大门金碧辉煌,高大威武。

“嘀嘀!”

刺耳的鸣笛声在陈宁身后响起。

“你谁啊,跑到我们小区门口做什么?看你贼眉鼠眼的不像是好人啊!”

他回头,看到一个肥头大耳的男子脑袋探出车窗,一脸的不耐烦。

“我来这里找人,这门进不去了。”陈宁指着关着的铁门说道。

“找人?看你这一身上下不超过一百块的穿着,还能认识住在这里的贵人?”男子明显不信,看向陈宁的目光充满了怀疑:

“你怕不是图谋不轨吧,保安呢?把这小子给我抓住,我怀疑他是来偷东西的。”

这肥头大耳的男人下车伸手朝着陈宁脖子抓去,陈宁眼皮不眨一下,抬手捏住了他的手腕。

“啊!疼疼疼!”男人感觉自己仿佛自己的手腕被铁钳夹住,断掉一般的疼痛。

“我来这里找的是吴万青,他是我爷爷的朋友。”陈宁一把将这男子甩在一旁。

旁边赶过来的保安和跌坐在地上的男人都愣住了。

“这位小兄弟,您稍等一下,我去给吴老家里通个电话。”

不一会,他从岗亭里快步跑了出来,一脸的谄媚:“小先生,吴老家就在五号楼一单元七楼,那是咱们小区最好的楼王位置。”

不知处于怎样的心思,他随即补充道:“其实那一整个单元都是陈总家的,不过正门放在七层,据说找高人看过的。”

“行,谢谢了。”

陈宁点头走进去,嘴里嘀咕道:“一听估计就是老头儿给看的,七上八下嘛。”

此时,那胖子还跌坐在地上没有爬起来,眼睛完全是不可置信:他这二百六十斤的体重,就这么被人一只手甩飞了?

小区内,山水相映,布置的极为豪华。

他乘坐电梯,到了七楼。

陈宁屈指敲在门上,旋即,门被打开。一个穿着家居服的妇人出现在门前。

“您就是保安小孙说的,过来拜访老爷的人吧?”

妇人弯腰拿出了一双崭新的拖鞋:“老爷临时有事,还没回来。不过早就吩咐过,让您到了在书房等他。”

陈宁点了点头,他的耳朵动了动,楼上,似乎有人。

“先把信物拿出来!”

这时候,忽然一个年轻女孩出现在了他面前,长发飘逸,小脸细腰。穿着一条紧身的藏青色牛仔裤,上身是一件抬手露腰的夹克衫。

妆容精致,陈宁一眼扫过去,心中啧啧称赞:“这城里的小姑娘,就是长得好看。”

他一直窝在陈家沟里,哪儿见过这么精致的小姐姐了。

旁边的保姆花姨咧嘴笑了起来,他们家的大小姐容貌清纯,身材性感。第一次看到她不发呆的年轻人,还真没见过。

陈宁愣了好一会,才想起来把兜里的戒指拿了出来:‘你说的是这个吧?’

女孩接了过去,低头仔细的看了几遍,才开口道:“你叫陈宁是吧?进来吧。”

陈宁点头走了进去,好家伙,这房子从外表看没什么分别。

但里面视野开阔,二百七十度的环形落地窗,站在门口望过去,就心旷神怡。

堆满的山体公园,视线上更是没有半分阻碍。

陈宁眸子忽然一缩,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这房间的布局,是谁做的?”

“关你什么事?”吴新蕾瞥了一眼,才随口回答道:“是三叔安排人做的,据说是从港城请来的大师,刚摆好的。”

说完,她反问道:“怎么,你也懂风水?”

她明显带着调侃的语气,但陈宁却非常郑重的点头:“家传所学,算是懂得个七八分。”

“满分一百分吧?”吴新蕾分明不相信陈宁说的话,看他的年纪,顶多也就和自己差不多。就算对风水有所涉及,怕也是和自己一样,网上看了几个帖子吧。

陈宁没放在心上,却语出惊人的说道:

“这风水有问题,光是眼前,就已经败了吴家三分气运了。”

“你胡说什么!”此时,一个中年男子疾步从楼上走了下来,目中含煞:“拿来的黄口小儿,跑到我家里来大放厥词。”

“哼!哗众取宠。”一个穿着白色道袍的老头手中拿着拂尘,跟在后面走了下来。

吴新蕾也怒道:“我们家正请先生在做法事,你乱说什么?”

她是真的有些生气,爷爷最近身体忽然变差,家里的生意也总是莫名其妙的遇到麻烦。三叔这才特意飞到港城,请来了著名的风水大师。

吴岳泽沉声道:“郑大师不必理会这黄毛小子的话,咱们继续布局。”

他扭头对吴新蕾说道:“不管这人是谁,现在让他从咱们家滚出去。”

但是,郑大师却抬手阻止道:“让他留下来,我要他亲眼看着,老道的玄术有多精深。”

郑大师开始在七楼做风水格局的调整,大的朝向不可改变,他做的是用各种器物进行修缮改变。

陈宁看着,眉头却越皱越紧。这人在风水玄术上的造诣确实不浅,但居心未必纯良!

真按照他说的布置,不仅吴家的气运会受到折损。吴老爷子却会变得倒霉,而且身体也会变得越来越差。

郑大师吩咐完却自信的说道:“按照我的布局落定,只需要三个月,我保证郑家一切顺利。”

吴岳泽急忙点头:“多谢郑大师费心!”

郑大师高傲的仰起头:“顺便也让一些信口雌黄的人看看,我天师道秘传的风水玄术,到底有多精妙!”

吴岳泽闻言,顺着他的话说道:“来啊,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给我赶出去。”

就在这个时候,花姨带着哭腔的声音响起:

“不好了,老爷在楼下被一颗玻璃球绊倒了。”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