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1章 颜医生

作者:壮士一去 更新:2022-08-23 10:19:06

辛辛苦苦追了几个月的男神,竟然被发现自己和他的结婚照,但白芷很确定,自己之前根本没见过他。

眼前这个女人在骗他。

这是颜安青对白芷的第一印象。

因为她说自己有病。

但是“习惯性否定症”这种症状自己通常是发现不了的。

但秉着病人至上的原则,他还是公事公办的问了一句:“你有什么症状?”

“无论谁说话,我都会第一时间反驳。”

白芷一脸严肃。

颜安青点头:“可以详细说说吗?”

“不可以。”

颜安青手上的笔顿了一下。

他一下子不确定,她到底是有病还是没病了。

从那以后,白芷就整天往他的工作室跑,跟在他的屁股后面问自己的病到底能不能治。

颜安青是淮市有名的心理医生,同时也是行内有名的黄金单身,只是一直听闻有个国外女朋友,对所有女人敬而远之。

即便如此,他的身后还是会围着一群女人,比如此时。

淮市的夏天热得抠脚,但颜安青非要穿过太阳直晒的中心广场去广场的另一头吃饭,工作室的女人们都跟在身后。

“颜医生,她们都想让你请客吃饭。”

助理小小扶了扶眼镜,有点尴尬的对着颜安青说。

她本来就是个内敛的性子,偏偏又是能接触到颜安青最近的人,所以同事们的要求,她不好拒绝。

颜安青看了一眼身后的女人们,没有说话,一直沉默到坐下来吃饭。

“在想什么?”

挑着碗中的香菜,没有注意到身边突然出现的人,颜安青条件反射的接话:“在想怎样才能把她们都开除。”

说完一愣,这才抬起头,白芷眨巴眨巴的眼睛就出现在他面前。

噗嗤一下,白芷笑出声,刚巧这时有人坐到颜安青对面,带着一点小害羞。

“颜医生,我可以坐你对面吗?”

颜安青皱了皱眉头还没说话,身边的小人就严肃的说道:“不可以。”

女人看了她一眼:“关你什么事?”

白芷依旧严肃:“不可以。”

那个女人有点不耐烦了,她是颜安青工作室的前台,直接甩给白芷一句你有毛病啊,就准备继续对颜安青说话。

没想到颜安青把筷子重重往桌子上一放,连白芷都被吓了一跳。

“明天开始,你不用来上班了。”

他轻描淡写的吐出这句话,对面的女人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

“这是我的病人,心理病人最忌讳人不理解,你当着面说人家有病,违反了我们行业最基础的条例,等下找小小结算工资。”

听到嗤笑声,女人恶狠狠地盯着白芷,她觉得白芷一定是故意的。

经过这一出,再也没人往颜安青面前凑了。

白芷乐呵呵的:“颜医生,由于我刚刚犯病,帮你解决了一个大麻烦,所以我允许你明晚请我吃饭。”

颜安青头也没抬:“好。”

连白芷什么时候走的也不知道

第二天还没到晚上,却又见到了白芷。

原因是白芷所在的科技公司最近搞研发,弄得全体人员唉声叹气,他们老总为了让大家放轻松,专门让颜安青到公司上一节放松的课程。

颜安青刚推开会议室的门,就和坐在里面的白芷对上了视线。

但奇怪的是,白芷并没有跟他打招呼,反而是慌乱的别开了眼神。

上课期间,他发现无论谁说话白芷都会下意识的反驳,但反驳得又莫名其妙。

课程结束,颜安青拦住了她。

“我觉得你没有习惯性否定症。”

白芷浑身轻微抖了一抖,扯开一个笑:“额......怎么没有呢......”

颜安青面色严肃:“你的症状应该是强迫症。”

白芷猛然瞪眼盯着他。

“习惯性否定症一般伴随着强烈的自我否定,但你没有,而且你是无意义的反驳他人,所以我需要对你做个全面检查。”

没想到白芷笑容一下堆上了脸:“什么时候?现在吗?全身检查要脱衣服吗?”

颜安青:“......”

两人约定的时间是下班后,但颜安青一直等到十点,没等到白芷,却等来了她的电话。

电话里的背景声很吵,应该是在酒吧,让他有点听不清白芷的话。

她不来做检查,居然跑去喝酒?

颜安青眉头蹙得死死的,再三确认了她的位置,开车直接过去了。

晚上白芷穿的不是下午的工作装,而是一件黑色的小吊带,一弯腰,胸前的春光就若隐若现。

颜安青走上前,一个男人却抢在了他的前面。

“这么晚一个人不安全,喝了这杯哥哥送你回家。”

男人手上端着一个杯子,白芷眼神迷离,在接过杯子的时候没坐稳,一下从凳子上摔了下来。

一只大手抓住她白皙的手腕,白芷游离的抬头,嘿嘿了两声:“颜医生,你来啦?”

颜安青紧闭嘴唇,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喝酒,但自己等她到现在,连说都不说一声,让他很生气。

“跟我走。”

他抓着她的手把她往外拉。

“你等等,我喝完他这杯。”

没想到白芷一下子挣脱他,拿过男人手中的酒。

正准备灌进嘴里,颜安青一把夺过,有点恼怒:“陌生人给的酒也是能随便喝的?”

给酒的那个男人眉毛高高一挑,吊儿郎当的从颜安青手里拿过杯子:“人家妹妹要喝你让她喝呗,你们的关系应该不是男女朋友吧?”

颜安青没说话,因为他也不知道该回答什么。

男人见他沉默,嘴角勾起一笑:“那就对了,妹妹想喝我的酒,你别管。”

白芷在一旁点头:“嗯嗯,我想喝。”

颜安青忍无可忍的直接把她一把拉走,身后的男人也没追上来,只是看着两人的背影笑,笑容意味不明。

一把把白芷塞进副驾,他回到驾驶座的时候正准备发火,没想到身边传来小声的啜泣声。

颜安青一下子愣住,白芷脸上的泪水就跟豆豆一样往下掉。

他憋了半天憋出四个字:“你哭什么?”

我还没开始骂你呢。

白芷哭哭啼啼:“颜医生,我从小就是班里的倒数,老师不喜欢,爸妈经常揍,连同学也孤立我。”

颜安青意味不明的看着她,挑了挑眉。

“我感觉自己什么都做不好,我真的一无是处,我常常想我活在世上的意义是什么......”白芷还在自顾自的说着话,压根没注意颜安青的表情。

颜安青忽然想起今天下午自己说“习惯性否定症通常伴着强烈的自我否定”,这个女人......

自我否定得还挺快.

他叹了一口气,打断她的话,问她家在哪里。

白芷却连连摆头,说喝这么多回去爸妈一定会揍自己的。

颜安青工作室还有工作,没办法,只好把她带回了工作室。

将她安置在沙发上,颜安青坐到电脑前,没过几分钟,沙发上却传来软软的声音。

“渴渴,要喝水水......”

颜安青只好起身给她倒水。

没想到一发不可收拾。

“冷冷,要盖被被......”

“饿饿,要吃饭饭......”

折腾了半宿,她终于安静了一点,颜安青坐在沙发旁看着她。

脸上的妆已经全脱了,露出本来带点红红的皮肤,鼻尖上缠着几根头发,在颜安青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手已经贴上她的脸轻轻将她把头发拂开。

白芷突然猛地睁眼,眼中一片清醒。

颜安青吓了一跳,就这样和她对视着。

几秒种后,她又恢复了醉态咧开一个大大的笑容:“怕怕,要抱抱。”

颜安青被她醉酒后的叠词可爱到,于是回答:“再闹,把你丢掉。”

白芷一下子闭紧了嘴巴,死抿着嘴唇,眼中竟然泛起点点泪花。

颜安青叹了口气:“你这样我没法工作,乖乖睡觉,好吗?”

白芷委屈巴巴的点点头,但还是伸出手:“抱抱,我就乖乖。”

颜安青:“再吵我就下药。”

话音刚落,白芷的眼睛立即闭得死死的。

颜安青看着她的睡眼,盯了有好几分钟分钟,才慢慢起身,往电脑前走。

身后忽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颜安青猛回头,见女人正在脱自己身上的衣服。

他大惊失色,一把拿起身旁的毯子连着她的头蒙上,压低了声音:“你干嘛?”

闷闷的声音从毯子里传来:“不是要做全身检查吗?你随便查......”

颜安青想拿个锤子把她敲晕。

白芷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颜安青正因为一个抑郁症女孩的病情焦灼,看样子一晚都没睡,眉头皱得死死的,连白芷从沙发上爬起来都没发现。

白芷蹑手蹑脚的走到他身边,忽而在他眉间印下一个吻。

轻轻的,软软的,带着些微微的酒味。

颜安青如遭雷击。

白芷也被自己的大胆举动吓到,强扯出一个笑:“我看你眉头皱太紧了,想帮你松松眉头。”

颜安青张了张嘴,半天蹦出几个字:“你可以用手,不一定要嘴。”

屋子里又是尴尬的三分钟沉默。

幸好助理小小及时进来,说外面来了个病人,打破了这份尴尬。

之后的几天白芷都没有再出现。

小小正在打瞌睡,颜安青忽然敲了两下桌子,她惊醒,连忙站起来:“我不是故意......”

谁知颜安青并没有说她打瞌睡的事,只是欲言又止看向门边。

小小也跟着他看向门边,但是空无一人。

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她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白小姐这几天都没来过。”

颜安青垂眼看她,虽然不知道他想说什么,但小小觉得自己答对了。

颜安青咳了两声:“我下午有事外出,有病人的话给我打电话。”

小小点头,作为颜安青的助理,她知道颜安青是去接人。

传说中的他的国外女朋友,今天的飞机回国。

白芷闷闷的推着两个行李箱,跟在一对中年夫妇的后面,嘴巴翘得老高。

白爸爸回头看到自己的女儿一脸气鼓鼓的样子,贴心的拍拍她的肩膀。

“别生气了小白,爸爸妈妈回来给你带好多好玩的好吃的好不好啊?”

白芷哼了一声,小时候自己就是被这些谎言骗到,以为他们是怕耽搁自己的学习,现在才明白,他们就是想过二人世界,不想带自己出去玩而已。

“你们上次去欧洲的时候说了下次去日本要带我的!”白芷盯着自己的爸妈,他们脸上吹风得意,白芷脸上一片不满。

白妈妈也拍拍她的肩:“我们一去就是大半个月,你不是要上班嘛......”

话说出来有点底气不足,偏偏白芷没法反驳。

的确,她要是跟着去,自己这份工作也别想要了,特别是现在公司正处于研发期。

飞机晚点,三人坐在机场的德克士等待。

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白芷眯眯眼,只当自己看错了,毕竟这个时候他应该正在工作室里。

颜安青是看到白芷了的,见她望向这边,正准备打招呼,却看到她又把头扭了开去,脸色一下子沉下来。

装不认识?

她居然跟他装不认识?

理了理衣服,径直走过去。

白爸爸和白妈妈好不容易把闺女哄好,头上就压下了一片阴影。

抬头望去,只见一个长得很帅的小伙子盯着自家女儿看。

不知怎的白妈妈的脸色忽然急速转变:“小......”

颜安青礼貌的点头:“伯父伯母好。”

白妈妈和白爸爸对视一眼,没有说话。

白芷抬头就望见那一潭深眸,颜安青眯着眼睛,眼里好像是质问?

质问她什么?

白芷一头雾水,也沉默着,直到白妈妈问她那是谁。

颜安青主动回答:“阿姨您好,我是白芷的......”

“心理医生”四个字还没说出口,白芷抢先夺过他的话,并且用手搂住他的脖子,导致他不得不弯下腰。

“男朋友!”

此话一出,震惊四座。

白芷嘿嘿了两声:“男朋友,男朋友......”

又悄悄附在颜安青耳边:“别说你是我心理医生,他们会担心的。”

颜安青了然,在白芷身边坐下:“叔叔阿姨好,叫我小颜就行。”

又转过头:“这几天为什么不来找我......”

本来想说看病,但话到嘴角转了个弯:“......谈恋爱?”

白芷差点从椅子上滑下去。

这几天为什么不来找我谈恋爱?

她悄悄瞟了一眼自家爸妈的脸色,两个大人在捂嘴偷笑,偏偏颜安青很认真,继续说道:“你知不知道......”

想说出口的话转了个弯又变成:“......我很想你?”

两个大人笑得更开心了,白芷面色红一阵白一阵,说不清是害羞的,还是尴尬的。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内,白爸爸和白妈妈跟颜安青聊得很好,从工作聊到家庭,甚至连人家家里几套房都挖了出来。

“有车有房还是青年才俊,不错。”白爸爸连连点头。

看着白芷还是一脸不怎么高兴的样子,白爸爸又安慰自家闺女:“小白!还郁闷哪,这次回来一定会给你带好几个包的,你就好好陪你男朋友嘛!”

白爸爸边说边冲颜安青使了个眼色,颜安青正在思考问题,冷不防被白爸爸这一盯,将白芷的手握到自己手里。

“就是啊,叔叔阿姨很快就回来了,不是还有我陪你嘛。”

白芷强笑着点点头。

飞机终于到达,两个大人登机后,白芷才想起来问颜安青是来干嘛的。

正说着话,远处一个娇俏的声音就喊道:“颜哥哥!”

随即一个绿色的身影飞奔进颜安青怀里。

是了,白芷想起来了。

传闻中他的国外女朋友。

目录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