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1章 一触即发的感情

作者:习言 更新:2022-08-22 15:04:16

昏暗的别墅内,苏蔓舔了舔嘴角,手缓缓松开,礼服瞬间掉落,露出玲珑有致的身材。

“老规矩,我可以放她一次。”

傅延晟扯了扯领口,垂眸看着身下的女人,深邃的眸子里掠过浓郁的情色。

若不是为了阮宁安,傅延晟怎么会踏足这个房子。

来之不易的快乐,苏蔓不想放过,她勾着傅延晟就要上楼,却被拦住。

“就在这儿。”傅延晟声音沙哑道。

“在这儿?”

宽大的客厅落地窗前,苏蔓笑的明艳,一手拎住傅延晟的领带,赤身缠了上去,咬着他的耳朵,“在这儿也挺好,看不出傅先生外表矜贵,玩的却这么野。”

她柔顺的波浪卷发及腰,衬的肌肤更加白皙,原本妩媚上挑的眼睛此时微微透出嘲讽,却更加勾人心魄。

傅延晟也不拒绝,嘴角噙着冷意,甚至没有任何前戏。

苏蔓背对着他,整个人被死死的钳住。

她知道,傅延晟是在发泄。

与自己做这种事,对他而言,是种侮辱。

所以他要在这里,羞辱她!

哪怕他们是有着法律认可的夫妻关系。

结束时,已经快凌晨三点,苏蔓整个人如同散架了般,她抱着膝盖看向面前洗完澡的男人,“在你找我之前就有记者来问了。”

一堆话筒和黑漆漆的镜头对着她,问着照片上和阮宁安出入酒店的人是不是傅延晟。

那场面,她但凡点个头,阮宁安这辈子就别想在圈里洗白了。

破坏别人家庭,狐媚子小三……种种名号,听着就悦耳。

看着傅延晟难得的眼里闪过紧张,苏蔓胸口发闷,他怕自己瞎说惹得阮宁安名声受损。

“我说昨天你和我在陪公婆吃饭,傅延晟,下午回傅家吧,这件事要给他们一个解释。”

苏蔓说完觉得更难受,歪头看向傅延晟刺道,“你和阮宁安做的时候也是这么狠吗?”

“苏蔓。”

傅延晟沉声,打着领结的手微微一滞,苏蔓顿时笑开了花,“这么说我还是特别的喽?傅延晟,留下来陪我吧,一个人怪害怕的。”

若是往常,苏蔓帮了他这么大一个忙,傅延晟自然不会拒绝,但是今天……

他的迟疑让苏蔓不悦,起身缠住了他的腰身,扭了扭,“你舍得我吗?”

“我会给你补偿。”

傅延晟推开她,苏蔓拧眉,自己都这么做了,他还有什么不满?!

陪她一晚又不会死。

只见男人披上西装,声音淡然,“今天是宁安的生日。”

妈的!

苏蔓气的浑身颤抖,她是疯了才以为这个男人有心,拒绝到这个地步,她是有多贱才去继续祈求对方留下?

见她不语,傅延晟没有一丝一毫的停顿,直接出了大门,车子引擎声响起,苏蔓裹着毯子看雨幕中消失的车影,最终疲惫的坐回沙发上。

别墅空无一人,她打开手机,盯着屏幕,手指颤了颤,点开傅延晟的微信头像,眼睛发红。

“傅延晟,我去你妈的!”

骂完,她才觉得心里好受了一点,恰好此时电话铃声响起,是她的助理兼多年好友周茜。

“蔓蔓,我看新闻了,你替阮宁安澄清了?”

周茜声音的状态不是很好,咬牙切齿,“那个让人圈养的贱鸟,没有傅延晟是个什么东西!”

“上我的号发一篇声明。”

苏蔓仿佛没听见一般交待,周茜张了张嘴,踌躇了片刻,最终憋了回去。

算了,这俩人的事,她一个外人,没资格掺合。

“行,知道了。”

周茜答应后挂断电话,苏蔓看向窗外,雨还在下,声音吵的让人心烦。

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了刚才周茜说的话,小声反驳着,“她哪里是贱鸟呢,分明就是傅延晟的金丝雀。”

还是每天恨不得把她赶出去,让金丝雀转正的那种心尖宠。

……

次日中午,苏蔓悠悠转醒,一通精心保养后坐在梳妆镜前化妆,就听手机嗡嗡两声。

某某头条的推送,凌晨5:20分云城的夜空被绚烂的烟花点亮,内容是永恒的爱人,生辰快乐,送阮宁安。

下面的评论纷纷感叹阮宁安的粉丝牛逼,但偏偏有这么一条消息,细致的分析了凌晨的这场烟花秀。

【钱是次要的,现在全国呼吁环保,这场烟花足足持续了近半个小时,没有背景是批不下来这个手续的。】

不得不说,这位网友真相了。

苏蔓盯着头条的内容,5:20,永恒的爱人,烟花……

幼稚却浪漫,她一直以为傅延晟不会做这样的事,原来只是不屑于对她做。

心里刺痛又拧巴,目光落到一旁两人唯一的一张合照上,是结婚那天。

女人笑眼弯弯,男人目色冷冽,看不出喜怒。

但多半是不开心的。

苏蔓心里发酸,直接将照片抽出来烧掉。

一个破合照罢了,只有她自己还当个宝!

做完这些,她觉得还不解气,拿起手机就给阮宁安去了电话,过了很久才被接起。

那头的声音有些慵懒的问着是谁,苏蔓红唇一勾,“生日快乐,傅延晟还好用吗?”

“苏蔓?”

很快,声音恢复清醒,又有道男声传来,“她来电话做什么?”

傅延晟的声音,她化成灰都记得。

苏蔓眼里痛意翻腾,声音却是淡淡,“让傅延晟下午准时来接我,顺便买盒避孕药,昨晚他忘了戴t。”

说完,直接挂断电话。

让你给老娘添堵,那就谁也别想好过。

化好妆,穿好衣服,她直接先一步开车去了傅家。

至于傅延晟会不会来接她,那不在考虑范围之内,毕竟只是为了给阮宁安添堵想的说辞而已。

苏蔓到达傅家时,傅沧田和沈嘉正好吃饭,她放下路上买的东西,甜甜的开口,“爸,妈。”

“蔓蔓来了。”

沈嘉放下筷子,欣喜地走过。

苏蔓一身素雅,白色的针织和长裤,头发简单的拢在脑后,几缕碎发垂了下来,若不是嘴上的一抹红,整个人看起来有一种别样的病态美。

沈嘉眼里闪过心疼,“你这孩子,又瘦了。”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