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四章 庄墨行

作者:兮和 更新:2022-08-22 10:45:13

远望人海,一个身高近一米九的黑衣男子挤在人群中大步前来,黑色鸭舌帽压得很低,脸上还戴着捂得严实的黑口罩,仅露在外的一双眉眼冷漠精致。

一眼看去,此人不像道士反倒像隐藏身份低调出行的名人,他所过之处,不少小姑娘、妇女娇羞打望,连几个男士也频频偷瞄。

柳虞紧盯来人,肩头上的灵宝却突然缩起小肩膀伏进她的肩窝,一双小手紧紧捂住脸,只露出一只眼睛偷瞄脸色黑沉的男人。

柳虞低头瞧灵宝畏缩的小样子,疑惑,这庄墨行虽看起来一身气质冰冷,但眼神深处没有恶意,孩子至于吓成这样?

庄墨行跨过人潮,看见灵宝畏缩在一个样貌出色,气质飒爽的高马尾少女怀中,提着行李加快步子上前,下山时就交代过灵宝跟紧他,结果还是丢了,心头颇为无奈。

对上柳虞饱含深意的目光,庄墨行拎着行李在两人面前站定,半低着头,狭长凤目锁定柳虞,看的柳虞喉头发紧,骨子里直泛凉意。

男人的嗓音清冷微哑:“多谢小姐帮忙照顾灵宝。”

要不是男人话里有感谢,柳虞都难分清这人冰碴一样的语气是道谢还是质问。

柳虞狐狸般狡猾的杏眼,眯起和善的弧度,“哪里,不过举手之劳。”

说着把怀里的灵宝挪出怀抱,递给庄墨行。

灵宝看躲不过去了,低着头伸出小短手,进入庄墨行冷硬的怀抱。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极少体会女性温暖怀抱的灵宝,很喜欢柳虞的怀抱。

“师兄,对不起。”

庄墨行单手接过孩子,低低的认错声自怀里传来,心头有一丝软意,但随即又硬起。

灵宝自小便是他带,孩子体质特殊他不疼爱是假的,但如今灵宝要回亲生父母身边,这个调皮性子绝不可行。

当年师傅受人所求帮着养育灵宝3年,如今时间已到,送灵宝回家是师傅仙逝前的意思。

柳虞见周身冰冷的高大男人抱着孩子,眉间有责怪之意,难得的帮腔解释。

“他挺乖的,是他让我帮忙寻你。”

庄墨行看了柳虞一眼,淡淡点头,有旁人在,他有再多的责备也只能歇下。

随后他像突然想到什么,眼神上下打量起柳虞。

柳虞看他眼神奇怪,挑眉想要询问,没等她问话,男人严肃的声音再次响起,隐约还带点愧疚?

“您没受伤,没丢什么东西?”

柳虞满脸问号的看着这个未来大佬,诅咒人呢?

柳虞满头雾水,“目前身体健康,无病无灾,钱在命在。”

庄墨行意识到自己的话有歧义,开口解释。

“灵宝体质特殊,和他接触的人多少会沾些……霉运,观里也就我与先师两人不受影响,小姐您刚刚抱了灵宝,我担心您会受此影响。”

柳虞惊奇打望愧疚得小眼神乱窜的灵宝,勾唇摇头:“灵宝对我没有影响。”

似乎看出男人古井无波的眼神底下暗藏讶异,无所谓摆手补充句:“反而是个小福星。”

庄墨行怀中的灵宝突然震惊的直起身子,小手隔着口罩兴奋的抱住庄墨行没有情绪起伏的脸,“师兄!灵宝是福星?福星!”

庄墨行不置可否,因为灵宝闪闪发亮的小眼睛让人难以辜负,他小小年岁经历过太多复杂,自幼除了自己与师傅根本没人愿意接近灵宝。

庄墨行身上的冰雪化开,气质陡然温和下来:“是,灵宝是福星。”

话音刚落,火车站不远处,出站没多久的热心肠老阿婆刚挤出拥挤的人潮,左脚赫然就踩进了一个水坑。

整只布鞋被完全浸透,幸亏旁边的年轻人拉了她一把,才没崴伤脚。

阿婆纳闷了,不是都说S市有钱的很,啷个火车站有这么大一个水坑嘞?

车站内的柳虞抱着衣服,抢过庄墨行手上的行李袋催促,“这里人多,我们边走边说。”

庄墨行见她风风火火,根本来不及阻止,只得手法迅速的把一道折好的符箓丢进她的侧衣口袋里。

无论灵宝会不会影响她,都希望这个能抵消掉灵宝带给她的霉运。

柳虞不知道,她计划中要费劲心机诱骗的符箓,这么早就进了她的口袋。

庄墨行抱着灵宝,准备好证件和背后黑剑的书面证明顺利出站。

大步开路的柳虞没有察觉到自己一手抱着衣服,一手拎着两袋不轻的行李袋走得飞快,一点不吃力。

一路她旁敲侧击庄墨行的行动路线,打定心思无论如何要与他们的动线挂上钩。

谁知道根本不用她设计,庄墨行此行的目的地竟然就是她那套小旧屋地址所在的弄堂。

柳虞忍住眼底的喜色,意外的看向庄墨行:“这么巧,我住的地方也在那,你们人生地不熟,要不一起去?”

庄墨行抱着孩子身形停下,拿人手短吃人嘴软,一直欠人人情,恐成因果。

柳虞回头,一眼看透庄墨行的顾虑,撇撇嘴,道家人就是麻烦。

她抬眼打量火车站广场边客流爆满的出租车,脱口道:“S市出租车很贵,我一个人坐一辆太费钱,正好同路,算帮我个忙拼车分担一下?”

庄墨行扫过路边出租车的起步价,确实价格高昂,加之柳虞望着他的眼神又盛满期待,眉头轻皱着犹豫,到底还是点头应下。

怀里装‘老实鹌鹑’的灵宝可顾不上两个大人的心机博弈,小眼睛早被火车站外的新鲜事物吸走。

他兴奋打量着所有他没见过的东西,大楼,大车,大马路,都是山上观里没有的!

他这小眼睛扫描仪似的到处瞧,一瞄就瞄见了角落里一个“熟人”。

“啊!那是刚刚帮了灵宝的婆婆!”灵宝拽着师兄肩头的衣料,绷着身子激动,庄墨行心头一跳,还有人接触了灵宝?

“那个婆婆也碰灵宝了吗?”低沉的男音幽幽在灵宝头上响起。

庄墨行也不等灵宝回答,自己回身去看灵宝指的那位阿婆。

只见年纪六七十上下的老妇人,佝背坐在休息区,一双黝黑开裂的脚光着,鞋袜湿哒哒的搭在右边行李袋上晾着。

庄墨行掩在口罩下的嘴角抿紧,结果显而易见。

情绪高涨的‘福星’灵宝也看懂了,瞬间蔫菜,灵宝,灵宝还是倒霉蛋……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