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四章 宫宴

作者:念柳 更新:2022-08-20 20:17:50

不管祝家怎么看不上祝无忧,面上还是要过得去的。

沈荌作为新嫁妇,想讨好祖母无可厚非,可也不应该这么急,还做的这么浅显。

这简直是现成送到她手里的把柄啊。

祝无忧笑的灿烂极了,欢欢喜喜的接了头花。

又递上自己准备的礼。

“这是我亲手给嫂嫂绣的并蒂莲荷包,不值什么钱。”

沈荌接过来,略颔了颔首后竟直接丢给了身后的丫鬟。

认完了人就是家宴。

祝无忧很有眼力见,推脱自己身子不爽利便回去了,也没人留她。

回到宜兰园,芍药还气着。

牡丹早准备早食了。

“就知道小姐不会留在那儿吃饭,芍药这是怎么了,谁惹着你了?”

“还能是谁!”

芍药闷声道:“还不是那些人,欺负作践咱们家小姐,连大少夫人也羞辱咱们家小姐,给旁人的都是红宝石手串,偏给咱们家小姐的就是头花!”

牡丹惊讶,“当众送的?”

芍药:“可不是当众送的嘛,那些丫鬟都笑话咱们家小姐呢!”

祝无忧已经坐下吃饭了,还一脸高兴。

牡丹福至心灵,“这大少夫人可不聪明呢。”

“是啊,我们牡丹都比她聪明。”

祝无忧夸奖道,又劝芍药,“好了,可别气了,我保证让她因为这头花吃大亏。”

“真的?”

“比珍珠都真。”

芍药这才又高兴起来,欢天喜地的伺候祝无忧吃饭。

祝无忧摇头。

这丫鬟是不大精明,却胜在心思不重,是个直肠子。

拿了这个头花,祝无忧正思索该怎么利用起来的时候,机会竟就这么掉到了跟前。

宫里要办赏花宴,因为祝太妃的缘故,祝家所有姑娘都在邀请行列。

包括祝无忧。

接到消息,祝无忧笑了。

“看看,机会这不就来了?”

牡丹和芍药都高兴的了不得,在进宫赴宴这天使劲浑身解数给祝无忧打扮。

祝无忧生的好看,约摸是像她亲祖母的。

因为老夫人回回看见祝无忧,那眼神就恨不得吃了她。

两个丫鬟手巧。

虽然祝无忧正经打扮的东西没多少,却也给她收拾的花儿一样好看。

乌黑的头发挽成留仙髻,也没多用头饰,只一只蝴蝶式样的玉步摇,两只素银簪子。

衣裳也没有太繁琐,十八福的裙子,桃红比甲,另着一袭水青银的外衫。

就这么简单的衣裳,穿在祝无忧身上却也是好看的要命。

祝妤郦眼珠子都快冒火了。

到底记着今天是什么日子,也没找事,只是狠狠剜一眼祝无忧便上了马车。

祝无忧要上最后一架马车,老夫人跟前的嬷嬷特意拦住了她。

“四小姐是聪慧的,今日要分得清主次,宫里贵人也都不好说话,切记少说少做,只赏花便是。”

这意思就是怕她露头了。

祝无忧笑着颔首,“我明白的。”

这次赏花宴,主要目的是给皇帝物色皇后人选。

小皇帝如今十一岁,正是该定亲的时候。

因此被邀请的闺秀很多。

祝家也不算顶富贵的,在众闺秀间不是特别显眼。

“你给我老老实实窝着,不许往贵人跟前凑。”

祝妤郦警告道。

祝无忧从善如流:“妹妹只管放心,我只赏花。”

祝妤郦这才心满意足,扭着腰肢走了。

待她走了,祝无忧从怀里掏出沈荌送的那朵头花,带上后施施然就往闺秀中间走去。

因她长得好看,早有许多人注意到她了。

才一靠近,就有人过来搭话。

“姐姐是哪家府上?以往倒是没见过呢。”

祝无忧娇羞垂头,一脸不好意思,低声喏喏道:“我是庆阳侯府上的。”

那人恍然大悟。

原来是祝太妃娘家的。

祝家两个嫡出的姑娘她都见过,想必这位应当是庶出二房的那位四姑娘吧?

来人目光闪烁。

长得是真好,只可惜,这出身却不好。

她笑了笑,“原来是祝家四妹妹,以前没见过,倒没认出来,是第一次出来?”

祝无忧抿唇点点头。

她头上步摇跟着晃了晃,衬得旁边那朵头花格格不入。

“我叫陈思思,家父大理寺少卿。”

陈思思有意留下和祝无忧说话。

祝无忧忙见礼,“陈姐姐。”

陈思思扶住她,意有所指道:“如今的太后娘娘是个喜欢大红大紫的,听说以往被先帝的贵妃以绒花头饰羞辱过。”

所以大家都知道,太后不喜欢绒花类的头花。

这个祝四姑娘怎么偏带个头花进宫了?

祝无忧却没明白她的暗示,只是捂着嘴巴惊恐道:“怪不得太后娘娘不喜欢呢。”

这个傻丫头,竟没听懂暗示?

陈思思无语。

索性好人做到底吧。

她正欲直白点儿说头花的事,万没想到不远处太后却注意到了祝无忧。

没办法,太后想不注意都难。

实在是祝无忧生的好看,叫太后一眼就看见了。

太后一向喜欢俊男美女。

“那个丫头是哪家的,叫过来说话。”

太监小跑过去请祝无忧,“这位姑娘,太后娘娘请您过去说话。”

陈思思心里咯噔一下,想提醒也不能够了。

祝无忧一脸娇羞忐忑的跟过去,大礼跪了下去,脆生生的请安。

“臣女祝无忧,拜见太后娘娘,娘娘千岁金安。”

“祝无忧,是祝太妃娘家的姑娘?”

太后笑盈盈的。

小太监回话:“正是呢,祝太妃娘家二房的姑娘。”

太后点头:“抬起头来,让哀家瞧瞧。”

祝无忧听话的抬头。

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秋水剪瞳般,既清澈又通透,仿佛把天上星辰都揉进去了。

她娇娇弱弱盯着太后,神色是毫不掩饰的殷切和好奇。

看得太后心花怒放,指着她道:“这丫头生得好看,我看竟比当年祝太妃还要好看许多!”

祝无忧娇羞垂头。

没人看到她脸上骤然转冷的漠然。

当今太后是个奇人。

她一向喜爱长得好看的人,无论男女老少,但凡长得好看的,在她跟前就尤其好说话些。

那些巴结太后半天没成果的人顿时嫉妒起来。

“哎哟,祝四姑娘头上怎么带着头花呢?”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