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二章 摄政王的深情

作者:念柳 更新:2022-08-20 20:17:50

沈荌不愿跪。

如果她今日跪了,沈妙就要在她头上压一辈子了!

似乎早预料到这个结果,穆琤直接起身。

他不屑的扫一眼沈荌。

“看来祝家门风并不如传言中严谨,我倒有理由怀疑祝家内帏不修,家人都管不好也就不用在朝为官了。”

威胁。

赤裸裸的威胁。

穆琤甚至连演都不想演,直接当众就表现出要收拾祝家的意思。

祝狄急了,揪住沈荌衣袖低声催促。

“荌儿我知道你委屈,可现下不低头不行,不过一个死人,你别把她当回事就行了,快去行礼!”

一个女人和祝家满门前途哪个重要。

祝狄根本不用思考。

沈荌屈辱的咬住嘴唇,却不得不上前跪地行三叩九拜的大礼。

在众目睽睽之下,她给沈妙的牌位跪下了。

人群中。

祝无忧看到这一幕,胸腔激荡着自己也说不出的情绪。

只是定定看着自己的牌位。

“本王一向不喝来路不明的东西,喜酒便罢了,便祝两位齐头并进,共苦共难吧。”

话落,竟扬长而去,丝毫不给祝家颜面。

在场的人都沉默了。

这是什么祝福啊?

有些聪明的人不免就要多想了。

摄政王这是话里有话啊,要对祝家开刀了?

所以他前脚走了,后脚陆陆续续许多人找借口也走了。

剩下的都是一些没什么权势的人。

那些特别有权势的,人家也根本没来。

好好的一场婚宴,到最后竟成了闹剧一般,待到上席了院子里空了将近有一半的桌子。

忙完回到宜兰园,祝无忧长长吐出一口气。

她心情好多了。

牡丹上茶,仔细看她脸色,“小姐身子可有不舒服的地方?奴婢看您也没吃多少东西,再给您拿些点心进来?”

祝无忧歪着,淡笑道:“除了累些也没什么,拿些酥皮山药卷吧。”

话落,芍药已经捧着点心进来了。

“就知道小姐要吃这个,奴婢早早去厨房要了些,好在今天是大日子,也没人为难。”

这点心祝府常备。

因为沈妙爱吃。

“去打听着上房的动静,尤其是祝……尤其是大哥那边的。”

祝无忧吩咐。

沈荌最好面子,今天她丢了大人还不一定怎么闹呢。

她要抓住这个机会让沈荌翻个大跟头。

牡丹点头出去了。

芍药面不改色,继续伺候祝无忧吃点心。

“这摄政王究竟跟沈家和祝家有什么仇,把沈家满门害死了还不够,如今又盯着祝家了,只求别牵连小姐吧。”

祝无忧一愣。

“怎么,外头都说沈家满门是被摄政王害死的?”

芍药点头。

“可不是嘛,人人都知道呢,不然当时救兵怎么足足迟了一日才到?都说是摄政王故意拖着不让去呢,怪道大家都怕他,只是不知道他为何这样恨沈、祝两家?”

穆琤并不恨祝家。

也不恨沈家。

他只是谁也不愿意亲近,尤其是朝臣,所以对手握兵权的沈家一直不假辞色。

而对祝家的态度,是因为祝狄的妹妹——如今已是太妃的祝氏。

这祝氏一直偷偷恋慕着穆琤,在先帝死后还大胆勾引过。

当然,这种辛密是没人知道的。

祝无忧之所以知道,因为她死后的第二年不知怎么竟到了穆琤身边,魂魄日日夜夜跟着他。

自然也就“目睹”了祝太妃勾引穆琤的全过程。

摇头甩掉一脑袋乱七八糟的辛辣秘事,祝无忧专心致志吃点心。

“无论穆琤如何对祝府也跟我无关,我不过寄人篱下的孤女,想来一向骄傲的摄政王殿下也不屑欺负我。”

芍药想了想,很是呢,也就不再担心。

同一时间,一向骄傲的摄政王处理完公务回到了王府。

“她的牌位放好了吗。”

他捏了捏眉心,疲惫的声音有些沙哑。

长史官忙上前回话,“回殿下,已经请回了三清观供奉着了,又着人念几天经。”

“嗯。”

“殿下,太后娘娘又给您送了三个宫女过来,说是要让她们近身伺候您。”

长史眼观鼻鼻观心的汇报。

穆琤嘲讽一笑,“这是还不死心,想插手本王的府事。”

长史笑笑不说话。

穆琤一嗤,“你看着安置,别让她们到我跟前打眼。”

“是。”

毫无心理压力的应下,长史伺候着穆琤去了书房。

脱去披风,穆琤长叹一口气靠向软塌。

太累了。

他以前也不是没忙过,只是自打两年前起,他心里便空了,四面八方的风都能穿透他的身体。

撑着脑袋垂眸,穆琤不管心里如何,面上是不会带出来的。

“听说祝家女孩子们眼皮子都是浅的?”

长史想了想,“祝太妃只有一个亲妹妹,在祝家行六,堂妹有三个,二房嫡出四小姐,三房一个嫡出的行五,一个庶出行七,倒是没听说谁尤其贤惠有名声的。”

没名声,那便是资质平庸。

这样的人眼皮子浅,容易出事。

穆琤捻动着手指,“那就抬举抬举她们,多给露脸见贵人的机会,毕竟是祝太妃的娘家人,倒好施为。”

“是,奴才这就去办。”

长史小心翼翼退出书房。

穆琤一个人静静坐着,玉山将崩之势更添了一丝冷肃的寂寥。

“沈妙,你若看到今日情形,会不会后悔自己当初选择?”

沈妙,自然是后悔的。

当天夜里,她又梦到了泣血的家人一声声质问。

她惊醒后便再也睡不着了,团团抱着被子思索,自己该怎么一步步把祝家推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思来想去,她目前居然只有一条路。

那便是抱上穆琤的大腿,利用他。

无他,穆琤对沈妙似乎用情至深。

说实话,这事她死前还真是不知道。

也是死后她莫名其妙到了穆琤身边才知道,毕竟日日夜夜跟着他,他什么秘密都被她知道了。

比如,他身上贴身佩戴着一枚小小的玉扳指。

那扳指是她及笄时收到的礼物,不知道是谁送的,可她很喜欢,直到死时也还带着。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