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一章 小姐她脑袋坏掉了

作者:念柳 更新:2022-08-20 20:17:50

天成二十年。

利国皇帝巡游至云川边境。

敌军忽至围住了州城,驻守在此的沈大统领浴血抗敌。

为护送皇帝离开,沈大统领并其两个嫡子被敌军擒住,五马分尸后曝尸城门。

而其已经出嫁的嫡女沈妙被万箭穿心,钉在了城门上。

沈家家眷惨死。

只跑出了个二房的孤女沈荌。

饶是这样也没能保住皇帝的命,他死前匆匆留下遗诏。

十三皇子继位,晋王立为摄政王辅国。

……

“小姐,您又是一晚上没睡吗?”

身着雪青比甲的丫鬟进来。

软塌上。

背对着她的纤细身影动也不动的看着窗外。

一声不吭。

丫鬟自言自语:“实在睡不着便别睡了吧,奴婢去给您打水。”

说完叹口气出去了。

外头。

另一个丫鬟小声问道:“又是一晚上没睡?”

“嗯,小姐眼底的青色都要压不住了。”

“实在不行请郎中吧,这么下去也不是个事,自打被五小姐推下楼后小姐便不大正常了,先是夜夜睡着了就惊叫,如今是睡也不睡了,也不理人,别是摔坏脑子了吧?”

“别浑说,咱们要是请郎中,三夫人还不知道又要怎么编排咱们小姐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哎,府里主子们个个都是一家人,唯有小姐是个外人。”

说话声渐渐远。

软塌上的人终于有了动静。

沈妙不知道第几次捧着镜子端详自己的脸,也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

被万箭穿心、钉在城门上惨死后。

她重生了。

而被她占据了身子的不是别人,却是她生前的堂小姑子——祝无忧。

也是祝家唯一干净的人了。

此时距沈家满门“殉国”已经过去了两年。

父亲兄长死无全尸、母亲和家眷被敌军凌辱致死,直到被万箭穿心,钉在城门上羞辱,她才看穿了丈夫的真面目。

他揽着沈荌告诉她所有真相。

从来没有什么情深,一切都是他在演戏,为的是拿住沈家军兵权掌控,多年无孕也是因他下毒。

她死不瞑目,凭着一股怨气不愿意消散,就这么飘了两年,忽然再睁眼后就发现自己成了祝无忧。

“爹,娘,哥哥,你们放心,老天爷既然又给了我一条命,我定为你们报仇,叫祝家满门,叫祝狄,叫沈荌死无葬身之地!”

两个丫鬟再进来伺候的时候,便见到自家小姐十分有精神的坐着。

她眼底虽然仍旧乌青难消,眼睛却有了神采。

不再像前几日行尸走肉一般了。

沈妙,不,应该叫祝无忧。

祝无忧洗漱过后,一面吃早食一面打听府里情况。

“我看外头这几日热闹的很,都在做什么呢?”

丫鬟牡丹一脸担忧,“明日就是大少爷和沈荌小姐大喜的日子了,小姐怎么连这个也忘了?”

手上动作一顿。

祝无忧眼眸骤冷,扯开唇角淡淡一笑。

“摔糊涂了。”

“小姐今晚务必要好好睡一觉,否则明日若没精神,还不知道三夫人要说您什么呢。”

“嗯。”

祝无忧垂下眼眸,压下眼底浓的化不开的恨意。

奸夫淫妇的大好日子。

她不打点好精神怎么能成?

……

翌日。

祝府欢天喜地,热闹非常。

祝无忧满目苍凉的恨意,站在不起眼的角落。

曾经对她誓山盟的丈夫此刻春风满面,满脸柔意,紧紧抓着手里的同心结。

一身喜服的沈荌听着鞭炮声,得意又高兴。

沈家满门惨死,朝廷对沈家所有的封赏都给了她。

压在她头上的人都没了,她如今又是圣上亲封的和顺郡主。

往后的日子只会越来越好。

“哎哟,这可真是一对壁人,实在是登对。”

“可不是,要说祝狄真是个君子了,照顾着岳父家唯一遗孤,为了全和自己发妻的情谊,娶了发妻的堂妹,可以说是一桩美谈了!”

周围充斥着赞扬祝狄的话。

祝无忧很窒息。

只有她一个人知道真相,她被真相压的喘不过气。

她豁然起身。

就在这时,喜堂进来了一群不速之客。

“摄政王到!!”

小太监话音落地,所有人都变了脸。

摄政王穆琤怎么来了?

他不是一直和沈家和祝家不对付吗?

在众人的猜测疑惑中,一道挺拔的身影傲然迈入。

他身着玄色四爪蟒袍,头发被纯色玉冠紧紧扣着,举手投足之间贵气逼人。

穆琤俊雅的脸上看不出情绪变化,一双清冽眼眸叫人噤若寒蝉。

没人不怕穆琤。

这位摄政王以前就算是个名人了。

一来他生的好看,二来一直未曾娶妻,京都不知道多少闺阁小姐对他有意,三来他是先帝唯一活着的兄弟。

只不过他脾气不好,没人敢接近。

做了摄政王后,他不好的脾气转成了残暴。

对政敌向来是说砍头就砍头,说抄家便抄家,株连九族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端看他心情了。

穆琤手上拖着个牌位,大喇喇坐上主座。

“愣着做什么,继续。”

他淡淡吩咐,把牌位往桌子上一放。

众人这才看清楚,那竟是祝狄已经死去的原配夫人沈妙的牌位。

祝狄神色一变。

强撑着上前行礼,“摄政王殿下来喝臣的喜酒,臣不胜荣幸。”

穆琤一笑,眼底尽是讽刺。

“沈家如今仅剩一女,没娘家人观礼怎么能成?所以本王特请了沈妙牌位来。”

“之于你的新婚夫人,沈妙既是堂姐,又是先主母,由她来观礼最是合适不过。”

祝狄脸都黑了。

沈荌是个什么表情且还看不见。

她衣袖下攥紧的手却出卖了她的情绪。

祝无忧长长吐了一口气,梗在胸口盘旋不散的怒火一扫而空。

太他娘的解气了!

“还是摄政王想的周到,我怕内子伤心一直不敢提这件事,今日倒劳烦殿下了。”

祝狄很快就调整好情绪,滴水不漏的应对穆琤。

穆琤不置可否,一挥衣袖叫沈荌跪下。

“新妇过门,理当对主母行三拜九叩大礼,祝家新妇应当不是不知礼数的吧?”

沈荌身子一震,抗拒的倒退了一步。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