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4章 蹊跷的死亡

作者:子夜天明 更新:2022-08-20 20:17:04

这忽然发生的一幕,不光是韩文身后的学生和在场的衙役,就连围观的百姓都傻了。

审讯的李兴也是如此。

他没想到,这和后世电视剧中演的不一样。

电视剧中的坏人,那是个个怕死,只要给与高压,就会一五一十的全招了。

为什么这个韩文不按套路来。

不但选择了自杀,还留下了威胁他的话。

李兴此时都想抽自己耳光了。

怎么就相信了后世电视剧中的情节呢!

现在好了,本来马上就要完成的种田任务,又遥遥无期了。

李兴有些不甘心,看向那些作伪证的秀才,眼中流露出不善。

对着副班头道:“黄三,把这些秀才给我全部抓起来,单独关押,本官要亲自审讯。”

“大人,这……这……”

黄三有些踟蹰的看着李兴,磕巴了半天,才说出完整的话。

“这……这些可都是秀才公。”

李兴却丝毫不给面子,双眼一瞪,怒道:“以后就不是了,大堂之上公然作伪证,本官定要上奏朝廷,革了他们的功名。”

“大人,饶命,学生冤枉。”

“大人,饶命,学生冤枉。”

“学生等也是被韩教谕逼迫的,还请大人高抬贵手。”

看着衙役动真格的,这些做伪证的秀才,开始哭爹喊娘。

李兴才不会管这些,丝毫不留情面,让人押走。

他不信世上有不透风的墙,一个韩教谕死了,真相就没了。

他更不相信,这些秀才真的对官学的事情真的一无所知。

看着那些秀才被押走,李兴的气才稍稍顺了一些。

又等了大概半个时辰,只见班头张铁气喘吁吁的进入县衙大堂。

“大人,不好了,赵县尉被山匪杀了。”

“怎么回事?”

接连出现意料之外的事情,让李兴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同时李兴也意识到,事情似乎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复杂。

虽说不知道其中的关联,但是他却知道,事情恐怕不只是一千亩学田那么简单。

接着张铁就讲述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他们去赵县尉家里根本没在家,他夫人说,赵县尉带人去搜寻山匪踪迹去了。

他们在他家等了一个半时辰,才接到一名跟随赵县尉的捕班衙役的汇报,说赵县尉在山中遇到山匪被杀。

“可知那股山匪所为?”

李兴询问,没有办法,在这个过程中,他已经拍狗儿查询了县衙府库,赵县尉征收的粮食,根本没有入库。

现在他死了,那些粮食再找不到,本来为民做主的好事可能被误会成他销毁证据的坏事。

“那些捕班的兄弟猜测可能是卧牛山的山匪所为。”

张铁说完,李兴冷冷的开口:“如此大事,怎能猜测,把那捕班的衙役带上堂来。”

“是,大人。”

张铁应声,然后对着外面大声道:“把刘老五带上来。”

很快一个身穿衙役服饰,长相有些猥琐的男子被带了上来。

进入县衙大堂,那人赶紧跪下磕头:“小的,见过大人。”

“到底发生了什么?赵县尉又是如何死的?给本官一一道来。”

李兴没有废话直接开门见山。

刘老五看出县太爷生气,不敢墨迹,一五一十的叙述经过。

跟张铁说的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提到了先前征收的粮食被卧牛山的山匪抢走,这次赵县尉就是为了摸清山匪动向,抢回粮食。

“你确定,抢你们粮食的人,是卧牛山的山匪?”

李兴盯着刘老五的双眼,一字一句的问道。

刘老五先是一愣,做回忆状。

然后使劲点头:“大人,错不了,他们虽然蒙着面,但是我装死的时候,听到他们喊一个女子二当家,这方圆几十里,只有卧牛山的二当家是女的。”

“嗯,你的回答本官很满意。”

李兴说完,刘老五刚要松口气,只听李兴话锋一转道:“但这不是实情,张铁,给我把他关起来,严刑拷问。”

“这……”

张铁有些犹豫。

李兴看着他冷冷的开口:“若是什么都审问不出,你就去牢里陪他,本官不是傻子,谎言在我这里没用。”

……

刘府,刘老爷书房。

刘老爷和杨县丞、陈主簿分宾主而坐。

下人上茶之后,刘老爷就让下人出去,并吩咐,书房百步之内不许有人。

下人离开之后,陈主簿率先问出心中的不解。

“刘老爷,为了区区千亩学田,牺牲掉我们两人,值得吗?”

杨县丞没有说话,但是却看向刘老爷,显然他心中也是如此想的。

刘老爷轻押了口茶,看向二人:“你二人,真以为他只是用千亩学田祈雨?他是想以此博得声望,掌控灵武县,到了那时,我等都将死无葬身之地。”

“刘老爷,你是不是太谨慎了?两年大旱,滴雨未下。”

“在千亩良田中种一些所谓的神物祈雨,天师道的那些牛鼻子都做不到,他李兴能做到?装神弄鬼而已,我们正好趁他祈雨失败,将其除掉。”

在杨县丞看来,世上根本就没有龙王,还祈雨,简直就是做梦。

“二位不知,京里传来消息,这个李兴在外流浪八年,遭遇无数次刺杀,每次都能全身而退,可见此人并非无脑之人,他敢祈雨,恐怕是掌握一些江湖上的障眼法。”

“这些障眼法,你我可能不信,可是那些愚夫愚妇,却会将其奉为神明。”

到了这个份上,刘老爷也和二人透露了一些重要信息。

“就算如此,那也没必要除掉赵县尉吧!大不了把那些粮食还回去,我们很多事情不方便出面,都要靠他。”

杨县丞对赵县尉的死还是无法释怀。

“哎,无奈之举。”

刘老爷叹息一声,对二人说出真相。

“采矿之人严重不足,上头几次催促,老夫也只能出此下策的,赵县尉死去,那些粮食下落就无从查起,活不下去的百姓就只能来老夫这里卖身活命。”

“刘老爷,你可别忘了官仓,应付检查的粮食还有一仓呢!要是李兴开仓放粮,该如何?”

陈主簿想到李兴从来了灵武县的一所作所为,认为他有这个胆子,所以提出来,想要防患于未然。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