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3章 午夜飞行3

作者:萧琰山 更新:2022-08-20 20:14:50

他这才挪了下位置,我瞧见一个扎道士发髻的人,穿着现代装束,正盯着我。

还别说,这人挽一道士发髻,虽一身现代装,依旧散发一身正气。

“cosplay?”当然也不排除他是一cosplay爱好者,但是看来机率不大,他指甲修剪得整齐,发髻一丝不苟,想来是个古板的人,不会去追求这一类文化。

“你近日有血光之灾。”他终于说话了。

我没有接话,等待他下一句话。

“这是我联系方式。”他把一张卡片递给我,人就走了?!人就这么走了?!

我挺起身子,瞧了眼他走远的身影,走得挺快,也不像等我叫他的样子。就这么走了?不卖点黄符纸,桃木剑什么的?

我翻了翻手里的卡片,“春鹤堂”?中间三个大字,底下就一个电话,旁边还有一二维码,光溜溜的一张卡片。

不得感慨当代骗术已经如此高明,这卡片也是简洁有力。我还真想看看对方是人是鬼,当下掏了手机扫了二维码,等待对方通过好友,好第一时间奸视他朋友圈。

余下的一天便在紫荆楼管理处度过了,无非是解决下邻里间的矛盾,和租户拉拉家常吹吹水联络感情。

到了晚上,终于和那“春鹤堂”加上了好友,我第一时间直奔他朋友圈,结果扑了个空,朋友圈里干干净净,比脸还干净!

我“啧啧”声中退出了他朋友圈,看来这个“春鹤堂”有够神秘的,如此下来定能激发普通人民的好奇心。可我是普通人民嘛!?我偏要将他晾在一旁,看他能使些什么招儿。

我自冰箱里摸出一面膜,撕开包装,摊开来,熟门熟路的敷脸上,往床上一躺,手机小视频一刷,睡前嗨起来。

生活嘛,总是要精致一点才能过得去。

您也别瞧着觉得我游手好闲,我住这也不是白住的,虽说老于是我养父,房租水电他可是一毛钱没给我落下,小算盘敲敲打打的,该交该给的我都给了。

平日里我也不是如此这般闲逸的,大伙都瞧见早上幺鸡财务倒塌了,我也顺势休息一天。

不知几时,我困意上来了,迷迷糊糊睡着了,睡梦中觉得脸上难受得紧,胡乱挠了脸,将面膜扯下丢至一边去了。

“啊—”

一声惊叫,仿佛就在我耳边炸开。

我猛的睁开眼睛,至床上挺起,眯着眼环顾四周。嗯!很安全!我又闭上眼睛,倒头睡去。生命可贵,睡觉要紧。

一夜无梦。早晨起来,听着隔壁吵吵闹闹的,我挪到门边,猛得拉开了门。

嘿!好家伙!整栋楼的人都聚做一块,密密麻麻的里三层外三层。

大家伙都伸着脖子往隔壁303门内瞧。

“干嘛呢这是?”我扯了嗓子吼了一句。

“哟,大虎来了。”

“老李,给大虎让让。”

大伙热情给让了条道,我疑惑的一边走沿路瞧他们脸。

挤到303门口,吴四一把抓住我,“虎哥!”

“四儿啊,你咋了?这么严肃?!”吴四平日里虽不言苟笑,也不见得如今日这般紧缩眉头。

“虎哥!”吴四瞧了眼303里头,又瞧了我一眼示意。

“我看看。”我拍了吴四的背,往303里头进去。吴四那一眼我便猜得事情不简单,怕是有人命单子,要吃官司。

我站在303门边往里头寻了一圈,入眼瞧见床上躺着一人,那头大波浪,那双惊恐中睁大的眼睛,眼角淌着血。

我心底叹了口气,昨日早晨还遇见了活蹦乱跳的柳娇娇,今早便一身冰凉躺在那里。

“虎哥?!”四儿跟在我后头,“柳娇娇她。。。”

“先找个人来超度下吧。”我侧头对吴四说道,后脚退出了303,顺手关上了门。

吴四掏出手机摁了个电话,“孟先生,麻烦您现在过来一趟紫荆楼。”

我环视围观的大伙,沉脸说道,“大伙都是见过大场面的,没啥事都散了吧!今日之事希望大伙也不要外传,让娇娇她好好安息吧。”

一时间,围观的人都默不作声,慢慢的便散开了去。

一会,四儿气喘吁吁的拉了个人出现在楼道口。

我一瞧,哦呵,这不是“春鹤堂”?

“孟先生,您里边请。”四儿在前面给他引路。

路过我身边时候,那个“春鹤堂”冲我点了下头,便进了303,我跟在后头也进了去。

“孟先生,您看。。。”四儿退至一边,瞧着“春鹤堂”。

当见那“春鹤堂”脚踏北斗七星罡步,朝柳娇娇所在位置一瞧,又见得他微一挑眉,又四下里打量了一遍。

“她三魂六魄被吞噬了。”春鹤堂说道。

“柳娇娇她不是被鬼怪活活吓死的?”吴四诧异。

“谁告诉你她是被鬼怪吓死的?!”春鹤堂朝我的方向扫了一眼。

“别看我,我什么也不知道。”我随手扯了沙发上的一条薄毯,给柳娇娇盖上。

“这是障眼法。”春鹤堂虚指一晃,多了张符纸,见他念了咒语,那符纸便燃起,他将符纸往柳娇娇脖子处一晃,片刻,柳娇娇的脖子一侧出现了两个血窟窿。

那张烧完的符纸竟连一丝灰烬也没有。

“这是。。。”我盯着脖子处那两个血窟窿,血淋淋的肉外翻着,周围的血液已干涸黏连。

“这便是凶手的高明之处。”春鹤堂绕开了床边,走到了梳妆台处。

“看来不是为钱财,是为谋命。”可是柳娇娇平日里为人乐观,从没与他人结怨。再看室内排列堆放整洁,也无钱财丢失,柳娇娇衣着整理,死前无挣扎痕迹,我想不透为何。

“或许是因为它。”春鹤堂走至床边,掀开了枕头,露出了底下的某样东西。一个红底鸳鸯绣花荷包??!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