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1章 黄耗子

作者:焚雨 更新:2022-08-19 17:03:22

我叫黄昊,昊本是苍天的意思,人们却都在背地里喊我黄耗子,也就是黄鼠狼。

因为是一条黄鼠狼给了我这条命。

我们黄家是外来户,爷爷进村的那天,清一色的黑色轿车停满了村口,上百人夹道相送。

男的都穿灰色中山装,女的则是各色旗袍,特别隆重。

那是什么年代啊,自行车都还属于奢侈品呢,可见那个场面有多震撼。

但有人说,那些车队是来送爷爷的,有人却说他下车时戴着镣铐,众说纷纭,爷爷自己却从不提及。

爷爷进村后,就再也没出去过了,却名声在外,好多神秘人慕名前来拜访,见面礼一个比一个贵重,爷爷却从不接见。

最顽固的那个瞎眼老卦师,在我家门口跪了整整七天七夜,爷爷还是没开门。

他只好离开了,临走前却幽幽地撂下了一句话——“黄妙应云得穴,寻龙十有九得。黄家的命,那是打从祖上就注定了的,又岂是能逃得了的?晚辈这七天以天星地脉为签,再三验算,求到的都是凶卦。唉,黄家气数,怕是要断在您老手上了……”

一语成谶!

爷爷在村里成家,共诞八子,却死了七个,只有我父亲活了下来,却仍然是个短命的肺痨鬼,医生说最多活不过三十。

父亲快病死的那天,咳得满床是血,哭着说他唯一的遗憾,就是我们黄家的香火断在了他手上。

他又敦厚又勤快,共结了两次姻缘,但每当妻子怀胎八月时,都会离奇的一尸两命。

村里人再也不敢把女儿嫁给他了,他也不敢再娶,生怕害苦了别人。

父亲就要带着遗憾离世时,爷爷突然仰天长叹了一声,似乎妥协了什么,终于走出了家门。

等他回来时,两手都是泥,肩上扛着一口布袋子,血水从那里流遍了整个长衫。

在他背后,还站着一个蓬头垢面的女人,脸低着斜眼看人,笑得是那么诡异。

父亲一下子就认了出来,那是山背阴的刘傻姑!

她生来就不见爹娘,靠捡吃的为生,见人就笑,笑得却很怪,就因为这个,村里人见了她就打。

而且当时的农村,都流传有两种女人打死也不能娶——一是天生有异味的,二就是山背阴的女人;

前者是狐狸精托世,后者是鬼养大的,沾上了肯定不得好死。

爷爷却开口就对父亲说:“从今以后,傻姑就是你的妻子了,要好好待她。”

父亲当场就傻眼了,倒不是歧视傻姑,只是这也太唐突了。

爷爷却叹息着说:“每个村子里,都有一个傻子,他们生来就是为村子挡灾的可怜人。也只有这种人,才能承受得住我黄家天命,万不可因为她有残障就欺负她,要相敬如宾。”

不容父亲异议,爷爷就哐当一声倒出了袋子里的东西,竟是一团血了呼啦的肉疙瘩!

父亲心惊胆颤的问其由来,爷爷只是平淡的说:“是泡过药的猪下水。你吃了,病就好了,而且可保我黄家香火延续。”

能生下个一儿半女来,是父亲做梦都会笑醒的梦想。

他立马捧起了那团肉疙瘩,却越看越瘆得慌,因为还热气腾腾的,甚至在跳动,好像刚掏出来的。而且形状……

“爹,这些下水,怎么看着不像猪的啊?”

“你别管,快吃!”

爷爷决定好的事,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爹只好忍着反胃啃了下去。

轰隆!

一道旱雷,毫无预兆的劈在了我家房顶上,吓得我爹一哆嗦,恍惚间看见一道胸膛血淋淋的人影挂在天上。

爷爷却让父亲继续吃,自己披上黄袍、操起卦盘,跳去了房顶上。

那一夜,狂风大作,电闪雷鸣,后来甚至有村民传言,说在雷云后面看见了一条黑影游弋,像传说中的龙一样。

父亲吃完那颗心脏后,就迷迷乎乎的跟我娘拜了堂。

从那以后,父亲的身体真的一天比一天好了。

虽然村里人笑话他娶了个傻子,可父亲对母亲很好,觉得只要真心相待,就没什么槛迈不过去。

母亲也很幸福,因为爷爷和父亲都对她极好,她再也不用颠沛流离。

不久后,母亲就怀上了我。

爹跟爷爷对她更好了,走路怕她摔着,吃饭怕她噎着,心心念念盼着母子平安。还迫不及待的给我取好了名字,叫黄昊;

一是因为爷爷卜算出了我八字水泽相兑,极缺火助,昊乃火中至尊;二则是寓意着顶天立地。

可母亲怀胎八月时,该来的劫难,还是没能躲得过,甚至比以往更可怕了!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