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2章 有名有实的夫妻

作者:江南小小眉 更新:2022-08-19 10:21:41

陈怡霖强撑着来到医院。

病房里,方丽华正拿着小勺,一口一口地给周心彤喂粥,动作小心轻柔,眸光爱怜温柔。

周心彤戴着一顶粉色睡帽,瘦削的脸庞惨白如纸。

因为化疗,周心彤没有食欲,方丽华像哄孩子一样哄着她喝粥。

见陈怡霖来了,方丽华脸色立变,没好气地对她道:“你是怎么搞的,催了你好几次才来!你这种人太没道德了,我们心彤等着救命呢,你倒好,不但狮子大开口,还逼着南萧跟你……”

考虑到周心彤的感受,她没再说下去。

陈怡霖冷着脸道:“我身子不好,这你们也知道,如果等不急,那就换人吧!”

方丽华气红了脸,起身怒道:“你看看你,说的这是人话吗,要是能换人,我们还能任你摆布!”

“妈,我想喝橙汁……”

周心彤轻轻地扯了扯方丽华的袖子,声音小小的,软软的。

方丽华脸色立缓,马上柔声道:“好,我这就去买!”

出去之前,狠狠地瞪了陈怡霖一眼。

“坐吧!”

周心彤随手指了一下旁边的凳子,语气冷硬。

“不了,我去做检查!”

陈怡霖扭身想走,却听周心彤冷笑道:“你还真把自己当顾太太了,如果有的选,我真不想用你的骨髓,卑鄙又肮脏!”

睨着她苍白的病态脸色,陈怡霖挑眉,扯唇道:“我本来就是名正言顺的顾太太,是顾南萧有名有实的妻子。你嫌我的血脏,那就别用啊!”

刚开始,她还觉得周心彤可怜,相处下来,才发现她可恨,自私,跟方丽华一样。

自觉有钱就高人一等。

别人就是拿命救她,都是应该的,不知感恩!

周心彤变色道:“你胡说!顾南萧根本就不可能碰你……”

“有没有夫妻之实,你去问问他,不就知道了!”

陈怡霖正说着,顾南萧正好推门进来。

看到陈怡霖,他眸光一动,微愣,冷声问:“你怎么在这里?”

“南萧哥哥……”

周心彤立刻唤他,双眸含泪,楚楚可怜。

“心彤,怎么了?”

顾南萧绕过陈怡霖,快步走过去,轻轻地搂住她,柔声问。

周心彤摇了摇头,不安地看了陈怡霖一眼,又匆匆垂下眼睫,委屈地流下了眼泪,又赶紧擦掉。

顾南萧见此,神色一凛,眸光阴寒地瞪着陈怡霖:“你是不是又乱说什么,惹心彤难过了?”

“我没……”

不等陈怡霖解释,周心彤就连忙解释:“南萧哥哥,陈小姐真的没有说什么,其实,我应该喊她顾太太的,而不是陈小姐……毕竟,她是你的妻子……”

她泪水涟涟,让顾南萧好不心疼。

“心彤,别哭了,在我心里,你才是我的妻子,才是顾太太,等你病好,我们就结婚!”

顾南萧柔声地哄着她。

扭头,阴郁的眸子睇着陈怡霖:“以后不要再来病房打扰心彤,还有,收起你那不该有的心思,顾太太这个称呼,从来就不是你的!”

他只在生气的时候,才会喊她顾太太。

他现在生气了,为了周心彤。

她还是会因为他这些伤人的话,而感到难过。

“我知道了……”

陈怡霖轻声道,她垂下了眼眸,掩去眸中的痛色。

“南萧哥哥,你误会陈小姐了,她真的没有说什么,我哭是因为……因为想你了!”

周心彤有些羞涩地趴在顾南萧的怀里。

“才一天没见,就想了!”

顾南萧微笑着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眸光爱怜,“我也想你了!”

陈怡霖只觉眼前一幕有些刺眼,他何曾对自己这么笑过,这么温柔过。

她不再多待,扭身走了出去。

顾南萧用余光瞟了瞟她,拥紧了周心彤。

望着陈怡霖的背影,周心彤扯了扯唇,暗自得意。

想起陈怡霖说的事,她有些迟疑地问:“南萧哥哥,你……那个病……怎么样了?”

问完,尴尬垂眸。

顾南萧也略有些尴尬,含糊道:“还……在……治……”

闻言,周心彤放下心来,她就知道,陈怡霖是骗她的。

陈怡霖做完检查,看着检查结果,方丽华马上炸毛:“你是不是故意作贱自己的,故意这么拖着,把彤彤拖到……你想做一辈子顾太太,一辈子有花不完的钱,做梦吧你!”

检查结果,陈怡霖严重贫血,仍不适合做骨髓移植。

方丽华狠声道:“如果你再不好好养身子,那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你死也得给彤彤捐骨髓!”

陈怡霖心中一片冰凉,凄然道:“周心彤是你生的,我和子凡就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吗?二十年了,你管过我们吗?”

方丽华却冷嘲道:“呵,你倒怨起我来了?谁让你那死鬼爹没本事,你们想要母爱,让你那死鬼爹给你们找个后妈呀!”

陈怡霖眸光一沉,凉声道:“告诉你方丽华,别逼我太紧,要不然,大不了鱼死网破,我死也不会捐骨髓!还有,你之前的那些破事……”

眼神慌乱四顾,方丽华咬着牙,低声警告:“陈怡霖,你要是敢告诉周氿昌,信不信,我让你活不过明天!”

陈怡霖无声哂笑:“我死了,你那宝贝女儿也活不了!”

“你……哼,那我们就走着瞧!”

方丽华气哼哼地走了。

她一走,陈怡霖的肩膀瞬间垮了下来,她吸着鼻子,努力将要喷涌而出的眼泪憋回去。

连日来的劳累,加上长久以来的压力,终是让她撑不住,晕了过去。

“她怎么样?”

顾南萧站在病床边,看着病床上的陈怡霖,眼神冷凝。

“很不好!”

严亚文也看着陈怡霖,眸子里带着些许怜惜。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