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四章 这是我的太太,江星晚。

作者:苏清宛 更新:2022-08-19 10:21:28

人群中传来窸窸窣窣的闲言碎语,全部落入了江星晚的耳中。

她有些紧张地捏紧了傅淮远的西装衣袖。

“傅淮远,你在做什么?”傅安岩的拐杖在大理石地板上敲击出清脆又愤怒的声音。

“爷爷,跟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太太,江星晚。”傅淮远永远沉稳,似是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一旁的傅淮琛又气又觉得可笑。

他到死都想不到傅淮远会来这出!

“傅淮远,这是你弟妹!”傅淮琛伸手怒指着江星晚。

他虽然纨绔不经事,但也不是傻子,瞬间明白了傅淮远所作所为的目的。

不过是为了争权夺势。

“我和星晚已经领证了,小琛,叫大嫂。”这句话分明是嘲讽,从傅淮远的口中说出来,更添了几分居高临下之感。

江浩冬从人群中走出来,将酒杯扔给了侍者,怒指着江星晚:“江星晚你在做什么?!你还要不要江家的脸?”

“爸爸,你让我嫁给傅爷爷的孙子,我不是做到了吗?”江星晚觉得自己的确是跟傅淮远挺像的。

一样脸皮厚。

江浩冬气不打一出来,下一秒,傅淮琛夺过了侍者手中的酒杯扔向了江星晚:“下贱!”

就在江星晚以为自己今天的裙子要遭殃的时候,傅淮远挡住了酒杯,红酒尽数扑在了他挺括的西装上,像是血液一般渗入了黑色布料里,以及洒在了他的头发上。

一片狼藉。

“傅淮远,这个女人是爷爷硬塞给我的,你倒是喜欢捡破烂。”傅淮琛冷笑,伸手扯掉了领带扔到了一旁,抓了一把头发怒意正盛,“你以为娶了她就能坐上傅氏总裁的位置?我告诉你,爷爷要的是我,不是这个女人!她算什么东西!”

江星晚被一遍遍地咒骂,但这些话尚且不能够在她心上留下什么伤痕,从小到大她听过比这个更难听的话无数遍。

傅淮远脱下了湿透了的西装,甚至不屑跟傅淮琛多言,而是看向傅安岩:“爷爷,冒昧了。我横刀夺爱,跟傅氏集团无关,更江星晚更无关。”

江星晚浅浅地倒吸了一口凉气,这话跟此地无银三百两似的。

但很显然傅淮远也只是为了走个过场,他好像并不惧怕傅安岩。

他比她想象中,似乎强大得多。

“逆子!当初就应该把你和你那个半死不活的妹妹扔在那场雨里,以绝后患!”傅安岩气得捂住了心脏。

一旁的人连忙簇拥上来扶住了他。

“爷爷消消气,你心脏不好。”

“淮远,还不快跟你爷爷道歉?”

亲戚朋友们都在劝和。

傅淮远拿出方巾擦试了一下被红酒弄脏了的腕表表面,漫不经心地对傅安岩开口。

“我和清瑜命大,活的好好的。倒是爷爷您的儿子和您的长孙,死在了那场车祸里。这叫什么?大概就是事与愿违吧。”

傅淮远似乎丝毫不憷傅安岩子。这让江星晚觉得奇怪。

他不是要利用她从爷爷手中得到总裁的位置吗?

看这阵势,他好像根本不需要这么拐弯抹角……

“失陪了爷爷,今晚新婚,我们还有事。”

说罢,挽着江星晚离开了傅家别墅。

而身后,传来了傅安岩倒地的声音,以及众人惊呼着打120的声音。

江星晚原本想回头去看一眼,然而下一秒,她的下颚却被一只骨节修长的手轻轻带了回来。

“别回头。”男人清冷的声音在耳畔响起,酥酥麻麻,和她下颚的触感一样。

“傅先生指的回头是现在我回头看,还是跟你结婚?”她调侃。

“都是。”

回到车内。

傅淮远支开了司机,自己开车载着江星晚急驰在傍晚的立交桥上。

“明明是去吃晚餐的,一口都没吃到,倒是喝了一身酒。”江星晚笑着打开了车窗,驱赶了车内的酒味,“如果被交警拦下,可能会觉得你酒驾。”

“正好你去捞我。”傅淮远心情似乎不错,单手开着车,衬衫的衣袖卷起,露出线条轮廓清晰的手臂。

“我可没这么大的本事。傅先生,你不觉得你高看了我吗?”

江星晚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娶我是为了什么,所有人都看出来了。但是就像是傅淮琛说的,我的面子还没这么大,大到让爷爷因为我把傅氏总裁的位置给你。我只不过是蝼蚁,爷爷要成全的情谊,早就过了两代人了。他把我嫁给傅淮琛,只是顺手做了个人情,让蓉城所有人都知道他傅安岩有情有义。傅氏集团,是他早就想给傅淮琛的,与我无关。”

她认真地跟他分析着其中的利害,心底却是在想着,完蛋了,这家伙要是真的后悔了怎么办?

“说完了吗?”

她念念叨叨了一堆,结果他就回复了几个字。

她一愣,看着驾驶座上男人轮廓清晰的侧脸,咽了一口口水:“傅先生,我真的觉得你娶我是下下之选。对你半分好处都没有。”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