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3章 第三章 我无能为力

作者:所念之处即是拿不拿 更新:2022-08-19 10:20:47

与此同时,陆宅。

自从一年前陆少安搬到陆宅,他很少有觉得家里像今天这么冷清的时候,温温柔柔懒懒洋洋的夏日阳光,透过窗外枝丫斑斑驳驳地洒在陆少安的身上,陆少安皱起好看的眉头想了想,是她不在,往常每每一下班,就能看到她柔柔地倚着沙发,见他回家便笑着说一声:“回来啦。”

“怎么又想起沈纤了。”陆少安扯了扯领带,“算了,左右倩倩已经回来了,现在最主要的就是跟她解释自己和沈纤的婚事,希望她不要误会才好。”

陆少安动身前往鲸玙酒店,参加尤兮倩的接风宴。

五年没见,如今看到心上人又是一身和记忆中如出一辙的白裙在人群中发着光,陆少安的心再次像个毛头小子一样跳得飞快,只是不知为何,这心中还有一丝钝痛,“兴许是太激动了。”陆少安这样想。

乌墨桐:“咦,鲸玙那今天怎么这么热闹啊。”

旁边立马有人应和:“尤大美女刚回国了你不知道?”乌墨桐瞪大了眼睛,小心翼翼地去看沈纤,结果发现沈纤还是若无其事地喝着酒。

祝南贰答道:“嘿,哪个尤大美女啊。”乌墨桐气得掐了祝南贰一下,祝南贰转头低声说了一句“哎呦你干嘛呢小墨墨。”

“尤兮倩啊,人家出国好几年了你就把人忘了?”

“哦,她啊,她不是陆少安和沈纤的好朋友吗。”乌墨桐掐得更狠了,祝南贰忍着痛继续说道。“欸沈纤你是不是也得去啊。”

沈纤原本面无表情的脸,忽然出现了裂痕。

饶是心大如祝南贰,此时也意识到自个儿说错了话,不好意思地闭上了嘴。

身后是酒吧闪烁的镁光灯,前边是鲸屿酒店的光怪陆离,喧嚣尘上之中,仿佛喧闹的街道才是安身之处,沈纤深吸一口气,迈步走进鲸屿。

尤兮倩刚和陆少安寒暄完,见她来了:“纤纤快来。”她就算不想过去也只能硬着头皮过去了,所幸还有墨墨陪着,应该不碍事吧。

尤兮倩背对着陆少安,做亲昵状拉起沈纤的手,“纤纤,你的手好凉啊,这里冷气足,你冷坏了吧。”仗着陆少安看不见,尤兮倩的脸上三分讥讽,三分得意,四分炫耀。乌诗兰心想:“这大夏天的,冷你妈呢。”

沈纤笑了笑:“没事的,我不冷。”

“纤纤,你和少安这几年还幸福吧,能和少安在一起,我真的好羡慕你啊。”尤兮倩说道。

陆少安急忙解释道:“不是的倩倩,我和纤纤结婚是有原因的,我们之间其实没什么。”陆少安没看见尤兮倩眼中的得意,自然也就错过了沈纤眼里的落寞。

“少安,你就别骗我了,你有多好我还能不知道吗,肯定很宠纤纤的吧。”尤兮倩可怜巴巴地望着陆少安。不过没有给人打断她的机会,又接着说“纤纤也没有生个宝宝出来,我给宝宝的衣服都买好了。”

小沈纤心想,是啊,五年了,陆少安每次碰她,都是双重避孕,怎么可能会有宝宝呢。

乌墨桐再也忍不住尤兮倩的婊里婊气:“不会好好说话就不要说!”

“人家怎么没有好好说话了,妹妹怎么这就生气了。”

“废话,不生气难道生你啊。”

“你!你叫什么名字!”书香门第出身的正品绿茶尤兮倩第一次听到这种话急得面红耳赤。

“我?你连我都不知道?!本小姐上京乌家独苗,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乌墨桐是也!给我记好了!”乌墨桐的声音里满是骄傲,鄙夷,和不耐烦。

“是墨桐妹妹啊,刚才冒犯了,姐姐跟你道歉。”尤兮倩又可怜巴巴地看着她俩。

陆老爷子入院她那边解除封禁后,尤兮倩急着回国,根本不知道乌墨桐这号人物,得知她是上京首富乌家独女,说话立马客气了不少。

小沈纤看着和解的二人,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虽然不知道心哪里有些痛,骨头也是痛的,但是她还是微微笑着。

而飘在一旁看大戏的孤魂沈纤只是不屑地看着尤兮倩这趋炎附势的臭德行。感叹道:这人是有点脑子,但是不多。

吃饭时,陆少安体贴地为尤兮倩拉开椅子,给她夹菜,沈纤看着两人交谈甚欢亲密不已,仿佛自己才是那个多余的人。

墨墨去上厕所了不在身边,沈纤越来越觉得自己多余,她忽然很难过,五年,陆少安对她从来没有这么体贴过,五年的夫妻,竟也没有唤起他心中一丝温暖吗。

压死骆驼的往往是最后一根稻草,她再也忍不住,夺门而出。

尤兮倩惊讶道:“少安,我是不是做错什么惹纤纤不高兴了”说着掉下两颗泪。

陆少安:“倩倩,你什么也没错,在这好好待着,我去问问她”

陆少安见沈纤自打进门起就没正眼看过他心里不爽,看到沈纤忽然离去,又见倩倩伤心,心头积压的不爽爆发了,他追了出去,拉着沈纤的胳膊:“你在闹什么!”

沈纤的胳膊被他掐着,痛呼“你放开,弄痛我了。”

陆少安并没有意识到此刻自己用了多大劲,还是拉着沈纤不放“真是不识好歹。你连基本的礼貌都忘了吗。给我听好了,惹倩倩不痛快,我要你的命。”

小沈纤害怕得忘记了呼吸:“对…对不起,我只是忽然有点不舒服,想先回去了。”

陆少安气恼地松开了她:“滚吧。”头也不回的走了,丝毫没有注意到沈纤的胳膊被他掐得青紫。。。

沈纤踉踉跄跄走回了车里,心和骨头一起痛,沈纤真的好难过,珍珠似的泪一颗,一颗从眼里落下,砸在地上,仿佛砸着她对陆少安廉价的卑微的爱。

孤魂沈纤看着独自伤感的小沈纤,心中既是怒其不争又是怜惜,想擦擦她脸上的泪,安慰年少的自己让她快快成长,却什么也触碰不到,沈纤只好无能为力地飘在一旁。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