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4章.不方便

作者:沉渔渔 更新:2022-08-18 10:13:03

半小时后,闻笑站在了那扇漆黑的门前,手指轻快地刷了一下指纹,门应声而开。

屋内昏暗,她刚踏进门,就看见那个高大颀长的身影,正笔直地站在落地窗前,俯瞰江城的夜景。

朦胧的灯光打在他的头顶,给他周身笼上了一层光晕。

“怎么啦?”

她率先开口跟霍铭川打招呼,嗓音明朗又轻快。

“四十二分钟。”

霍铭川头也没回地说。

“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嘛,姜傲晚上叫我一起吃饭,我收到你的消息,已经很快地赶过来了。”

闻笑笑眯眯地给他解释着,换了拖鞋就一路小跑过去,“你生气了吗?路上真的很堵……”

霍铭川转身看了她一眼,俊逸的眉微微一蹙。

“你先去洗澡。”他冷然说。

闻笑下意识地抬起胳膊嗅了嗅,“啊,我身上有火锅味儿,那你等我一下,我先去洗香香!”

霍铭川这个人嗅觉很灵敏,人也挑剔,平时她偷偷换个香水什么的,都要被他说,现在浑身都是火锅味,定然是让他难以忍受了。

她轻车熟路地去衣帽间里找了浴巾,用了霍铭川的沐浴露和洗发水,仔仔细细地洗了个遍,然后把自己的衣服手洗了,扔进了烘干机里。

出去的时候,霍铭川正坐在偌大的办公桌前,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单手撑着下颌,右手慢悠悠地在键盘上敲击着。

“嘿!”

闻笑一溜小跑冲了过去,还没开口,男人一个眼神扫了过来,示意她闭嘴。

“嗷。”她不好意思地捂住了嘴,然后猫儿一样轻轻地踱步到他旁边,靠在办公桌的桌沿上,百无聊赖地把玩他放在旁边的金笔。

霍铭川正在开视频会议,右手无声地捏住她乱动的手。

闻笑悻悻地将手里的东西放下,双手一撑,就坐到了办公桌上。

她穿着霍铭川的衬衫,白皙细长的腿露在外面,慢腾腾地晃悠着,黑而明亮的眼睛忽闪忽闪的,整个人看起来天真又纯粹。

“就这样,具体的事情,明天到公司再说。”

几分钟后,霍铭川直接结束了会议,将不安分的闻笑从桌子上拽了下来。

闻笑咯咯笑着,乖巧地坐在了他的腿上。

“怎么这么快就结束了?是不是我影响了你?”

男人眉尾一挑,黑眸微微垂着,直直地盯着她看,“你说呢?”

“可是我实在是太无聊了。”闻笑低声嘀咕,“也不知道你叫我过来干什么,姜傲特别生气,明天肯定又要闹我。”

霍铭川闻言微微往椅背一靠,眸色带着些满足,大手把玩着她及腰的长发,沉声问道:“今天跟姜傲玩什么了?”

“嗯……他带我去吃了火锅,新开的,可好吃了。”

霍铭川点头:“还有呢?”

“还吃了冰激凌,也好吃,你猜猜我吃的什么味道的。”

闻笑环着他的脖子,撒娇似的问。

“草莓。”男人不假思索地说。

“答错了!”闻笑摇头,“我吃的你最爱的香草味!”

霍铭川只是寡淡地一挑眉:“我不吃冰激凌,也不喜欢香草味。”

“不可能,我记得你之前说过……啊!”

闻笑的话还没说完,霍铭川就突然起身,把她放在了办公桌上,高大的身子靠了过来。

“别!”闻笑忽地伸手抵着他的胸口,正色道:“我不方便!”

男人双手撑在她的两侧,微微躬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生理期二十八号,哪里不方便?”

“反正就是不方便。”

闻笑说着,抬手指了指他脖颈间隐隐可见的口红印子。

“你要结婚了,也没听你讲一声。”

霍铭川闻言,眼里的欲念忽地熄灭,眼神也肉眼可见地冷了下来。

闻笑见他似是有些生气了,又扯出个笑容来,故作无事地说:“姜傲今天都跟我说了,还给我看了她的照片……”

“闻笑。”

霍铭川忽地开口,嗓音清冷。

“嗯?”

“这些不是你应该管的事情。”

男人明明还将她圈在面前,二人明明已经有过最亲密的关系。

现在他的表情却冷漠得如同陌生人一般。

闻笑的笑容僵在脸上,眼中酸涩,喉头也跟被棉花堵住了似的,嗫嚅了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噢。”

许久,她才发出一声晦涩的单音,男人直起身,大步流星地朝着卧室走去,边走边矜贵地解着衬衫袖扣,背影冷漠又带着愠怒。

换做以前,闻笑肯定死皮赖脸的跟了上去,然后缠着他配合他,一夜过去他也就气消了。

但现在,她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心里有一些莫名的执念,在他转身的那瞬间,就开始坍塌了。

霍铭川是她的整个青春。

她刚到姜家的时候,只是一个几岁的小姑娘,姜家人她谁都怕,唯独不怕霍铭川,总是奶声奶气地跟在他的后面,就是因为他长得好看。

十几岁情窦初开时,他总是出现在她旖旎的梦里。

她心心念念了不知道多少个日日夜夜,才终于能够来到他的身边,虽然他从未正眼瞧过她,每次都会像打发什么似的给她很多零花钱。

在今天之前,她始终以为,自己于他来说,是特殊的。

因为这么多年了,霍铭川的身边没别的女人。

他很挑剔,挑剔到她以为,他可能看不上别的庸脂俗粉了。

但是,他要结婚了。

她就算很需要钱,很想继续待在他的身边,也不想因为这些庸俗的东西,玷污了她心里唯一的一块净土。

想着,她头一次没有主动去求霍铭川的原谅,转身去了洗衣房,找出了正烘干了一半还微微湿着的衣服,无声地换上,宝贝地将衬衫叠了起来,装到了包里。

这么久的交情了,拿件衣服做个念想,他应该不会发脾气的。

她如是想着,刚转身,就忽地看见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正靠在门框边,阴鸷的目光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她。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