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2章 再无瓜葛

作者:风起大唐 更新:2022-08-18 10:08:31

刚才刑部左侍郎贾怀仁,不是说晋王府一干人等,都看到魏轩是醉酒后所致。

这样一来,那就有了操作的空间。

虽然惠明帝极不喜欢魏轩这第六个儿子。

不管是为了皇家的威严,还是抑制群臣之间的平衡。

他都决不能让晋王成为大楚开朝三百年来,第一个被开刀问斩的皇子。

不管对方是谁,都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于是心中有了主意。

对刑部尚书,也就是自己的心腹裴刚意有所指,道:

“裴爱卿,朕刚才听贾侍郎讲述案情,一时失神。你再复述一遍可好?”

听闻此话。

裴刚心中暗自腹诽:

刚才贾怀仁这厮都已经讲述清楚了,陛下还不至于老迈耳聋眼花。那让自己再述案情是假。

恐怕是想要晋王活命是真。

“裴爱卿?”魏简声音已是不悦。

“啊!陛下,臣在。”

想通了其中关键,裴刚走到大殿中间。

“魏轩这皇家败类的罪状,你一定要事无巨细的说清楚。”

裴刚得到提示,简单复述了一遍所谓的案情。

随后声音一变,顿时提高,义正词严的说道:

“陛下,晋王昨夜酒醉所犯之事,其实是失手致正妻死亡。其中所谓虐杀,依臣依律法来看不过言辞用得过激了些。再说了,六皇子有何必要对罗欣郡主痛下杀手?将自己置于险地。所以,此事,最后该当定性为失手过错。”

众人听裴刚这么一说,也觉得有道理。

谁会没有就将自己刚娶进门的正妻给弄死?

惠明帝看着裴刚,脸上露出一闪而逝的笑意。

随后沉声道:“方代文,贾怀仁,你们对裴尚书说的案件经过,可有异议?”

俩位三品大员一听陛下的意思,暗道不好。

现在要是跳将出来说一个不字,定要触怒龙颜。

只得纷纷跪下附和。

“陛下,裴尚书说得对。是臣这位副官对律法理解有误,还请陛下降罪。”

“还有臣,也请陛下削去臣大理寺卿官职。”

“两位爱卿此言差矣,你等皆是我大楚肱骨之臣。朕又不是昏君,怎么能随喜怒而罢免良臣?”

魏轩看到这一幕,突然感觉恶心。

没想到堂堂大楚天子,九五至尊居然都要演这种戏。

真是让人鄙夷啊。

魏简冰冷的声音传来:

“虽说不是虐杀正妻,但醉后失手致郡主身死,同样犯了罪。定当严惩。在朕眼里不管是天潢贵胄还是一介平民都是一样。晋王,你可知罪?”

所有人的目光同时聚焦在魏轩身上。

他昂首挺胸,如一杆耸立天地的标枪:“我没犯法,为何要认罪!”

轰!

此言一出。

所有人面面相觑,神情惊讶。

“放肆,你这个孽畜,人证物证事实俱在,你还想争辩不成?”魏简眼神冰冷,整张脸如同寒霜笼罩。

魏轩冷笑:“我魏轩行得正站得直,若是那罗欣郡主为我所杀,便是认了。但事情不是我做的,不管是谁,休想我点头认罪。”

说话掷地有声。

盘旋在金銮殿上。

魏简眼神已经泛起杀机。

刚刚被敲打齐声的贾怀仁见此机会,随即说道:“六殿下,晋王府中守卫森严外人绝无法混入。而且人证物证聚在,你此时说再多也无用。”

“难道人证就不能作假,物证就可以实现准备?就凭一张嘴你让我让天下人如何信服。”

魏轩朗声说道。

“晋王你如此说来似乎自己是清白的,那不如你拿出证据。在陛下面前也好洗脱罪名。”

方代文的声音冷幽幽传来。

魏轩隐隐已经猜到制造这场阴谋的来源是哪一方了。

此时去查,未必找不到蛛丝马迹。

但肯定会受到掣肘,李安身边的人都被通通收买,想必就算找到证据最后也会无功而返。

如果此时,有心人在散播一些谣言。

到时候更会弄巧成拙,徒增笑柄罢了。

对于坐在龙椅,高高在上的便宜父皇。

魏轩从话语中已经明白,对方根本就不喜自己这个儿子,只不过是为了维护自己的皇家威严而已。

否则刚才只需要一句话,派出禁军金甲卫着三司复六皇子案,便可以了。

联想到记忆中的童年。

那种独自生活的岁月。

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

“你这个孽畜,事到如今,你还要狡辩。真是令朕令皇家所不齿。你丢的并不是自己的脸,而是皇家整个大楚的脸。你有何面目口出狂言?”

魏简的话逐渐大声,越说越气。

到最后居然站起身来。

这一举动,顿时让整个朝堂上百位文武官员。

神情惊骇。

“不管你信不信,我没有杀人。”

魏轩的话再一次掀起惊涛骇浪。

站起身来的魏简,气极反笑,伸出手指想魏轩。

“逆子,原本以为你乃是我皇家血脉,拥有先祖那不屈的意志和胆魄。谁曾想你连犯下的罪行都能矢口否认。你这种孽畜不配为我大楚皇族,不配姓魏。”

“是吗?我也不想争辩什么,只是你准备如何惩治我。”

魏轩感觉很失望,他彻底对于这个晋王身份有了鄙夷的感觉。

“裴刚,魏轩所犯的罪行,应该如何惩罚。”

魏简随即问道。

裴刚一步站出来,躬身答道::“陛下,晋王失手致正妻身亡,按律贬为庶民,着宗人府发落。”

“好。就这么……”

惠明帝办字还没有说完,就被魏轩打断。

“且慢!”

“放肆,你这孽畜还敢插嘴!”

魏简手心已经握紧。

然而。

大殿上有几张脸相视一眼后,一触即收。

不过大家的嘴角,都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显然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魏轩看了一眼站在龙椅前的男子,沉声道:

“不必进宗人府了。这大楚皇室既然都是不屈的傲骨,正义凛然之辈。那我魏轩今日就宣布,从此以后和皇室之人再无半点瓜葛!”

轰!

一石激起千层浪。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喘。

因为此时任何一个举动,都有可能惹怒皇帝,从而遭到抄家灭族的大罪。

“孽畜,你说什么?”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