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1章 设局

作者:风起大唐 更新:2022-08-18 10:08:31

金碧辉煌,极具奢华的房内。

一对粗如手臂的龙凤双喜大红烛,在燃烧一整夜后,还冒着明亮的火光。

魏轩看着铜镜里。

头戴翼善冠,身穿四爪云纹衮龙袍俊秀的少年模样。

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一个小时前,他穿越来到这个类似炎夏历史上的平行世界。

大楚皇朝,立国已三百年。

而他就是当朝皇帝,惠明帝第六子。

封号晋王的魏轩。

今天是他成婚的第三天。

开局娇妻美眷,身份显赫。

曾经梦寐以求的,转眼间一切都有了。

换做是谁都必定心情舒畅。

砰!

随着一声巨响。

房门被踢开。

一队身着金甲,腰系秋水刀的大内禁军侍卫冲了进来。

将魏轩团团围住。

他正要呵斥。

父皇身边的司礼监掌印太监,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

冷声说道:“晋王,你在新婚第三日便将正妻北凉王之女罗欣郡主虐杀。杂家奉陛下诏令,将你捉拿。勿要反抗,否则陛下令可以生死不论!”

虐杀?

而且对方是自己的妻子,四大异性王之首罗天霸的女儿。

只要是正常人都不可能干出这样的事情。

魏轩隐隐记得,晚饭和新婚妻子一同吃过后,就突然感觉很困倦。

先行回房休息。

没想到自己醒来后才刚刚消化完对方的记忆,就听到这个惊骇的消息。

显然这是陷入了早就设计好的圈套。

魏轩神色平静的问道:“曹掌印,父皇派你来是要把我带到了何处?”

“到时候晋王便知晓。”管事太监口风异常的紧。

…………

“逆子,你居然敢虐杀北凉王郡主,刚入门的正妻。如此罪大恶极,简直令朕发指!”

坐在龙椅上,穿着五爪金龙袍的魏简。

满脸怒容,神色看上去极为气愤。

他没想到才结婚几日,魏轩就敢灭了掌握兵权,镇守北边的重臣之女。

这件事情一旦处理不好,其余三位异性王又会作何感想?

原本魏简以为这样一番联姻会导致皇朝基业更稳固,谁知却发生这种丑事。

怎能叫他不怒?

金銮殿前。

站立在文武百官之首的太子魏锐,听到父皇怒斥后。

咚!

随即双膝跪地,伏地叩头:“父皇,六弟有错,儿臣身为大哥的也有罪。请君父一并惩罚。”

魏简冷哼一声又道:“太子,朕知你宅心仁厚,不论大臣还是亲王犯错都会求情。但……”

“六弟幼时受到惊吓,心性未免会出现偏差。还请父皇从轻发落。”

魏锐又继续哀求,说着说着居然呜呜呜的哭了出来。

两旁的文官武将见陛下沉默,太子示意求情。

户部尚书崔见松,率先走了出来:

“陛下,听闻北凉王之女生性跋扈。此事或许另有隐情。”

“是啊陛下,那罗天霸在边关事事都一言而决别人生死。说不定那罗欣对皇家说了什么不堪的话触怒晋王,才导致此等事情的发生。”

兵部尚书也走了出来求情。

惠明帝一双眼睛锐利的盯着魏轩。

冷冷的问道:“孽子,你有什么话要说的。”

“说什么?”

魏轩无语。昨晚前身显然是遭人下药,然后睡了整整一夜不说还丢了性命,显然是被人故意设计。

他此时还能讲些什么。

“孽畜,还敢嘴硬。杀了你妻罗欣郡主,不仅不认罪悔过,还一副不知悔改的模样,简直就是无可救药。”

魏简至从登基以来,朝堂之上不管何人,谁敢如此口气对自己说话。

这简直就是在挑衅他的帝王威严。

“六皇弟,你就向父皇认个错吧。不管怎么样你只要说出来,事情必然不会到不可挽回的境地。”

太子魏锐的话已经是在明示魏轩只要低头认错,就会从轻发落了。

魏轩嗤笑一声,道:“为什么要认罪悔过,我有没有做过什么。”

此言一出。

顿个金銮殿变得哗然一片。

一些原本沉默的老臣再也忍不住了。

而原本得到太子命令慎口的言官,更是率先跳将出来,厉声道。

“晋王,正所谓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不说你虐杀的是镇守边塞北凉王的郡主,就是正妻也理应当斩。可你在这朝堂之上,不思悔改不说。还如此狂妄。你当我等,当陛下为何物?”

“听闻这晋王在年幼受到惊吓后,就喜虐待王府奴婢,如今还不思悔改,果真的无可救药。”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请陛下为我镇守边关的将领,给大楚数万万子民一个交代啊!”

“不严惩如此天潢贵胄,直叫人心寒啊!陛下!”

面对汹涌如潮的声浪。

魏简脸上如罩寒霜,口中一个字一个字的蹦出来。

“方代文你为大理寺卿,魏轩所犯之事该当何罪?”

身材瘦小,颧骨凸出,已过半百的大理寺卿主官走了出来:

“回禀陛下。杀妻者按律当斩。晋王是皇室之人,则先从宗人府出名,削去亲王位。贬为庶人,开刀问斩!”

听到这话。

有些皇室宗族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作为皇帝的魏简也不悦的看了对方一眼。

不管怎么样,眼前犯罪的人是晋王,是自己的皇子。

原本他想借方代文的让其先扣押在宗人府,等事情淡然再说。

谁曾想,对方按照律制宣读。

“父皇,此事还需查明再定夺。”

“陛下这事情真相才一日不到,大理寺连同刑部恐怕还未曾定然,怎么就如此仓促?”

“四皇子,陈国公。郡主的身体已经勘验过,全身被撕咬过,伤痕累累。且身死时是在王府床上。且拿着晋王的衣袍,人证也一一问询过,都承认是晋王醉酒后所致。”

刑部侍郎站出来禀报查案的经过。

有了前例,都察院院使也走出禀报:

“陛下,所录证言都有一一按下手印,且众人此时都在看押着,可以随时提出审问。”

这已经等于是三司都将魏轩的事情办成了铁案,亦然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现在就有些棘手了。

忽然。

魏简脑海中灵光一闪。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