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3章 在白家的地位

作者:烟烟的歌 更新:2022-08-17 16:19:05

就是觉得眼前这一切不太真实,而这一切明明是曾经白喻锦的日常,是她自己活该。

这一切都是因为风路泽和白钥惜这两个人,她现在恨不得立刻冲出去杀了他们二人。

可是她不能,现在还不成熟,她要一步步毁了他们的棋子,让他们不得善终!

外面窸窣的声音匆匆赶过来,冲进门是看见白喻锦撒娇的在父亲怀里,白子行才松了一口气。

“早就听娘说你好了,现在怎么样,感觉还难受吗?”

白喻锦只是稍抬头,整个人就怔在了原地,眼前这个人,小麦的肤色五官凌厉,和爹爹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英俊,唇红齿白的玉面郎君,不正是自己的三哥吗。

看着眼前的人,白喻锦也是忍不住勾起唇角,只是笑容中多了几分凄惨。

“你这丫头,看见三哥还笑的那么难看,这不是明显着不欢迎三哥?”

知道三哥最喜欢和她打趣,而这一切也是另一种宠爱,白喻锦反而笑意更深,心头一暖,一滴泪径直留下来了。

见白喻锦哭了,白素峰心中这个心疼,盛着怒意的眸子看向白子行,“你这个孩子,你妹妹刚醒,你这个时候来打什么趣?”

白子行无辜的耸了耸肩,只是没想到自家妹妹会哭。

白喻锦死鸭子嘴硬也不肯哭一场,今天怎么这样脆弱,弄得白子行也是猝不及防一时间不知道手该往哪摆。

“锦儿哥哥错了,哥哥不训斥你了,别哭。”

七尺大男儿能说出来什么软话,他这个样子惹得白喻锦不禁笑了出来,“爹爹别责怪哥哥了。”

白子行反应过来才深深蹙着眉头,奇怪的看着白喻锦,“锦儿你和哥哥好好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身体一向很好,这次怎么染了这么重的风寒?”

想到这里,白喻锦的手指紧紧扣住。

还不是因为她的“好妹妹”白钥惜!她说府外这个时候莲花池开的正茂,让她一同去看看,可那条路太过崎岖,一不小心掉入河中。

被救上来的时候白钥惜哭着求着让她不要说出去,不然她回到府中会被打死的,白喻锦疼爱她自然不会说,换了一身干爽的衣服就回了将军府。

到了晚上便大病一场。

所有人都以为是普通的一场风寒,却不知道是白钥惜蓄谋已久,或许这早就在她的计划之内,仗着白喻锦宠着她便肆无忌惮。

她记得三天之后便是宫中的宫宴,白钥惜难得在宫宴入请的行列中,不用依靠着白喻锦入场,现下便想害她不能参加宫宴,作为白家唯一的女儿出场,风光无限,到时候也可以赢得众多王爷和世家公子的目光。

白喻锦嘴角一闪而过的嘲讽。

只可惜了,白钥惜一把算盘打错了,现在的白喻锦可不是以前任人拿捏的傻子了!

“其实我有一件事情一直瞒着爹爹娘亲和哥哥!”

此话一出,众人的目光直直的盯着白喻锦,一定要刨根问底的模样。

白喻锦佯装害怕的瑟缩着:“其实我那日一不小心十足落水了!”

这话一出来,白子行第一个不淡定,一把扣住白喻锦的手腕,激动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没有听你提起过,是不是白钥惜那个白莲害得你落水的?我就说这大热天怎么会无缘无故得了这么重的风寒呢!”

正说话间,另一个身影狠狠地推开门。

“谁害我们锦儿?”

白喻锦回头朝着门口方向看过去,她的大哥白子翎沉着一张脸站在门口。

白子翎冠发束起,不似白子行那样粗壮,更像是一个文臣,和善的面容也不禁皱起眉头来。

白子翎箭步冲上前,一把拉过白喻锦,四周转着打量着:“白钥惜对你做了什么?锦儿你和一定要如实告诉大哥!”

白子翎太明白,这次要是不刨根问底,就又要被这丫头搪塞过去了。

这丫头搪塞人的本领可不是盖的,尤其是在为何白钥惜那个白莲身上。

白喻锦嚅了嚅嘴唇,嗡声说道:“河边只有我和惜儿妹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有我掉下水了!”

白子翎瞬间明白,眉色凝重,脸色铁青,“我就知道一定是她。”

白喻锦唇角勾起一抹弧度,微红的眼尾泛着一丝冷意。

白钥惜,不知道我给你第一场大礼你可还满意,这还只是刚刚开始,以后的好日子还多着呢,她们之间的账,大可以慢慢算!

白喻锦仔细看着大哥,眼底闪过不明的情绪,大哥不似三个那样心粗,总是很细心的照料她,真的当了个好大哥的典范。

这样的日子真好,希望可以一直保持下去。

白喻锦这样想着,面上一片暖色,扬着小脸看着这几个将她宠人骨子里的男人,以及床上正看着她温和的母亲。

父亲在朝中的地位无人撼动,就连三哥也被封为护军将军,大哥乃是兵部尚书,白家兵权在手,权势滔天。

所以风路泽就是忍着对白喻锦的不喜欢,也要谎话连篇的骗她,娶她入门,以此巩固自己的地位。

朝中大臣有不少上书要求皇上制裁白家,毕竟功高盖主的白家看着让人眼红,不得不除。

而皇帝心里有数,白家陪着他大江山,那是过命的交情,更直言谁要是再干造谣白将军,直接发配边疆不许再进上京,这话一出也证明了白家的地位。

白喻锦敛了敛眸子,面色愁苦,皇帝伯伯将她当亲生女儿一般看待,那个九五之尊的男人因为自己的猪油蒙心,助纣为虐,害的皇帝伯伯都跟着下场凄凉。

她拳头攥紧,不知不觉间指腹渗出一丝血迹,掌心通红竟不察觉一丝疼痛。

白子行瞥到一眼,当即大呼一声:“锦儿你在干什么?怎么都受伤了?”

这一句话引起了其余三个人注视,瞬间上前将白喻锦层层围住,皆是担忧的面色看着她。

小伤而已却引得这么多人紧张,这种感觉好久没有了,白喻锦心中一点点的回暖,一行清泪就落了下来。

白子行继续嗔怪道:“看你不听话吧,疼了活该。”

一句话白喻锦心底一顿,眼泪簌簌的掉落。

她一定要守护好这个大家。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