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2章 发丘官印

作者:雷伊奥特曼 更新:2022-08-17 10:19:34

陈妙虽然长得不是那么美丽动人,可是也不缺乏清纯可爱的气质,面对于屌丝曹阳的要求自然是会拒绝,更何况是和他去快捷酒店。

无论曹阳如何苦苦哀求着,陈妙都始终不同意。

面对于这种情况,曹阳失声痛哭着,连上充满着恐惧。看到曹阳这幅模样,旁边的男生也立马上前安慰着她。然而这个时候,在教师的每一个人,脸上流露出来的表情,全都是惶恐的神情。

“这个白无常是社团里里哪个人的小号啊,不要再继续搞恶作剧了好不好。”

“是啊,群主快点把他的小号踢掉,快的啊!”

闻言,创建这个社团群的群主也立马拿起手机,将这个群里导致这一切的“白无常”踢出了社团群。

正当大家以为一切已经没事的时候,那位“白无常”又再次进入了社团聊天群。

“你们不用想着再踢我出聊天群了,你们脱离不开我的,如果群主再踢我出聊天群,就意味着群主放弃生存机会,群主的下场将和林花一样,暴毙而亡!”

看着群里的话,社团里的我们大惊失色,目光互相的望着,表情中充满着惊愕。在这一刻,死亡的恐怖笼罩在整间社团室当中。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恐惧。

曹阳更是魂不守舍,本以为踢出社团群就可以相安无事,可没想到还没从喜悦中脱离出来,那位“白无常”就再次回到了社团群中,那意味着他的任务还在继续。

只要陈妙不同意跟他去快捷酒店,那他就难逃一死!

“我再继续重申一遍,曹阳必须在两天内和陈妙去快捷酒店,任务成功获得1万元奖励,任务失败则七窍流血死亡,请曹阳抓紧时间完成任务。”

听到此话的曹阳终于控制不住自己了,在社团里大吼大叫着,一会儿跑过去一会儿跑过来,在社团里上窜下跳着。

有几位跟曹阳同为屌丝的朋友实在看不下去了,连忙上去安抚着曹阳的情绪

“你不要害怕了,社团里的所有人肯定也不想看着你就这么死去,还有两天时间,说不定陈妙就回心转意了,愿意帮助你了对吧。”

虽然这句安慰的话语声音不大,但在面临死亡中寂静的社团中却显得格外的清楚。

同在一个屋檐下,同僚们也不忍心看到曹阳就这么死去,于是大家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转向了坐在位置上的陈妙。

陈妙注意到大家都看着她,心里很不是滋味,于是站起身来对着曹阳说道

“曹阳,你不用想着我会回心转意了,我是不会跟你去快捷酒店的,我不会因为你而出卖我的肉体的!”

正是因为这句话,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只见曹阳面露狰狞,也不再做手上多余的动作,发疯似的冲向陈妙。

在陈妙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将陈妙的衣服给手撕了下来,陈妙娇小的身躯怎么可能抵得过曹阳这个大男人,于是她的大半个洁白的香肩裸露在了同僚们的视线中。

同僚们这才知道了再知道了曹阳的想法

“曹阳这是疯了啊,这是要将陈妙就地正法。”

同僚们都还不及阻止,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社团的门口外面传来了一阵枪响。

大家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给惊吓到抱头蹲在地上,这其中也包括着曹阳。

原来是警察已经赶到了社团,看到了曹阳欲对陈妙图谋不轨,于是开枪进行了镇压。

曹阳看到是警察来了,也不好继续下去,不过在生死面前他权衡利弊,也顾不了这么多,于是转头过去恶狠狠的盯着陈妙说道

“反正还有两天时间,你不从了我,你最好在回家路上小心一点,不要让我逮到机会,不然我不会放过你。”

说完了话,在全部人惊愕的表情中早退离开了社团。

陈妙颤抖着站在桌子面前,一边哭着,一边看着我们,既可怜又恐惧。

这时候旁边的女生才反应过来,急忙将她挡住,然后七手八脚的给她穿上了衣服。

警察这个时候也没有闲着,一边打扫着地上陈花的尸体,一边将同僚们一个个叫去外头单独排查。

时间就这么悄然而去了,原本在社团的欢声笑语,却变得每一分每一秒都这么难熬。

很快就轮到了我,一个空荡荡的办公室内两名警察正坐在办公桌上,对着我进行着盘问

“听不少同僚说你和林花做的是同一项任务,死亡名单上有你,按理来说你应该也像林花一样暴毙而亡,可你却幸存了下来,说!这一场犯罪的始作俑者是不是你,是你和林花有着某种仇恨然后下毒害了林花,是不是!”

听着这两个蠢材般的发言我默不作声,只是静静的等待着,等待着那个人的来临。

就在我即将被当做犯罪嫌疑人拷走的时候,一位满脸胡茬全身邋遢的警长走了进来。

对着我先笑了笑,示意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对着剩下两名警官说道

“这个男人我认识,不用你们审了,我亲自来。”

说罢便将两名警官赶了出去,将房门紧紧的反锁了起来。

“这两名警官真是愚蠢,如果是我干的我何必在死亡惩罚上加上自己的名字,有着这种同僚劝你们警察局还是趁早辞退他俩,不然还要冤枉更多人,我说的是吧,胡天警长。”

原来慕凡与胡天也是老相识了,胡天也和慕凡一样是盗墓者的后代,在长辈之间的介绍下机缘巧合认识,虽然盗墓者们皆各自为政,但同行之间并无师徒之分,所以即使胡天大慕凡那么个五六岁,但慕凡依旧对着胡天毫不客气。

“你可别快调侃我了,这两位是刚入职的新警员,办事不精很正常,回去我自然会教训他们。先不说这个了,对于此次灵异事件你有没有什么看法。”

闻言慕凡也不再吊儿郎当,坐起身子,面色沉重的点了点头

“我本来只是以为这是哪位有钱的公子哥在寻开心捣乱,可后来在任务中,没完成任务的我和林花本应一起双双殒命,可在社团里却只有林花一个人暴毙而亡,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巧合,因为我胸口的发丘印有在隐隐发光。”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