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4章 第四章 夫君

作者:半老李娘 更新:2022-08-12 10:21:36

想来如此公主,应当不会将她这样一个,只知道在后宅争风吃醋耍手段的女子放在眼里,比起自己,沈舟君还是更担心太子。

她眼见着赵鹤观眼神从混沌逐渐转化为清明,心中升起几分不忍。

半年前,她从皇后培养的一众女子中脱颖而出,为的便是送入东宫,也就是那时她才知晓,太子竟是个女儿身。

她的任务有两个,其一作为太子不亲近其他女子的借口,其二便是要为太子“生出”一个继承人。

在皇后暗中安排下搞了个一见钟情的戏码,沈舟君成了沈良娣。

外面皆传太子软弱平庸,若非天子只有这一个子嗣,这太子之位是无论如何都落不到她头上。

可自从她入了东宫才知晓,太子究竟有多少不得已之处,也并非外面所说的那般。

赵鹤观瞧着她这副模样,眉梢微微挑起,扬起的笑容净如外面白净的清雪:“你这个眼神是在可怜我?我可是太子,你可怜我做什么?”

她抬手轻轻剐蹭沈舟君白净的脸颊:“早些休息罢!”

太子与公主洞房花烛却被一个良娣叫走,确是是个可以大做文章的话口,明日定然不会好过。

赵鹤观垂下眼眸,长睫湮没光芒。

她身上有些功夫,但对上怀社恐怕也没什胜算。

怀社是西氿第一个领兵上战场的女子,更是连胜三座城池,在西氿人眼中,跟凤凰转世没什么区别,但在东氿百姓心中,只怕将其视为阎罗王。

若是夜半有孩童哭闹,还需得提他的名号恐吓入睡呢!

可赵鹤观心中疑惑,以如今两国的战事,分明西氿胜算更大,从来没有强国派公主求和的道理。

这个节骨眼西氿将他们的常胜将军当作一个普通的和亲公主嫁过来,其内里之意当真值得考究。

她又想到了怀社那双眼睛——

为何,怀社与那夜的男子眼眸这般相似?

她又想到了怀社那张美艳非凡的脸,还有······比她还要傲人的胸脯子,若是说其是男子,怕是所有人都会觉得她眼瞎。

赵鹤观抬手摁了摁眉心,大概是自己想多了罢,自己冒天下之大不韪女扮男装坐太子之位,如此想谁都成了身份非凡。

至于那双眼睛······大概是巧合罢。

貌美之人的美丽大抵都是相通的。

按祖规迎娶太子妃后第二日,太子应当携太子妃入宫面圣,赵鹤观昨日夜里喝了不少酒,今晨起来头胀的发疼,下人来报怀社公主早已在马车中等她。

待她上了马车时怀社原本闭着的双眼随着睁开,一朵透着淡粉色的娇花在他掌心之中,他瞧见她时,怀社修长的指尖猛的收紧,花朵糜烂在掌心之间。

赵鹤观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随之冲怀社拱了拱手:“公主久等了。”

闻言怀社只是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随着又别过眼去。

赵鹤观心中不上不下,怎么觉得她像是怀社的随从得了恩才能同他乘同一马车一般?

她眉峰挑了挑,直接大咧咧地坐在了怀社身旁。

她细细打量着怀社公主,其人美的难辨雌雄,眉目似男子般俊朗沉稳,举手投足间又带着些孤冷与清高好似没有俗世的烟火气,多了几分方外的疏郎与潇意。

他蒙着面纱,据说的西氿的规矩,故而与成亲之时也摒弃了原本的却扇之礼,该用垂旒,但即便是遮了半面,但眉眼间极周身却带着与生俱来的贵气与疏离,让人不敢靠近。

“看什么?”美人开了口,但声音却比外面这三月里的风还要冷。

赵鹤观眯了眼眸,突然起了挑逗的心思。

她唇角挂着玩味的笑:“公主殿下,既然嫁来东氿那便应该依照这儿的规矩唤孤一声殿下,若是觉得生分公主也可唤一声——夫君。”

暗处护着怀社的暗卫听后不由得为这太子捏了一把汗,上一个跟他主子这样耍流氓的如今坟头草都三尺高了。

可是自己主子真的“嫁”给了太子,若是叫一声夫君倒是也没什么不对的······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