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呼唤其名:亚伊太利斯

呼唤其名:亚伊太利斯

伊米尔斯
  • 连载
  • 游戏竞技
642
人气
  上架: 2022-08-22 10:15:21
本作故事重点讲述了“钦一”是如何一步步走向极端,布大局改变世界的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关注公众号随时随地畅读

极寒风中有一名猫秘族突然倒在皑皑白雪之上,漫天雪花飞快地将他的身躯隐去,不留一点踪迹。

但很快的,一双冻得通红的手在雪上刨了起来,同样是一名猫秘族男性,他裹着不厚的,甚至有些破烂的袍子一边颤抖着身躯一边猛地挖着脚下的雪。

雪实在是太大了,猫秘少年挖出来的雪在旁边鼓起了一个大包,那被雪掩埋的猫秘族才露出了脑袋。

少年的指节已经发紫,嘴巴呼出的气也越来越多,分不清是汗还是冻疼的眼泪在脸上流着,他还是刨着。直到指节破到流血,那雪中的猫秘才被拽了出来。

哆嗦的少年把自己唯一的袍子裹起了他,随后背着像冰块一样僵硬的人,发了狂般的在雪地里一深一浅赶起路来,他一边喊叫着,一边哭着说着什么,撑住,别死,很快就到了。

而当某个酒吧的老板问少年为什么这么拼命时,少年只说自己是医师,不想看见一条生命在自己眼前消逝。

酒吧老板一拍桌子直夸他太有勇气了,说什么也要请他喝一杯酒。

少年有些羞涩地说实在太感谢了,恩情没齿难忘,酒还是不喝了我还没成年呢。一边说着,他的尾巴快速地晃荡着宣告情绪。

回到房间里,那双手是暂时拿不动东西了,但起码他拼命救回来的猫秘已经得到了治疗,身体情况已经开始好转了,正在床上平稳地睡着。

现在少年才有心思重新观察这个人。

猫秘族男性,似乎和自己一般大,有着绿色的头发和绿色的大耳朵,尾巴是长毛型,脸上有标志性的纹身,干干净净的没有什么伤痕。

真不知道他的眼睛是什么颜色的。

少年去盥洗室接了一盆热水,用手掌部分硬是抬了过来,很是别扭的用手掌试图扭着毛巾,一点点沾水扭干给猫秘擦脸。

因为手指伤势的关系,想擦仔细得耗费很久的时间,他耐下心来一点点干,热水也逐渐温暖他自己的手指。

久到少年额头滴下汗珠,才决定收手倒水去,正将毛巾放下,打算端盆了。

视线的余光中恍然看见一双清澈透亮的绿色眼睛。

...

相关小说推荐

评论 0 条评论

主人,发表评论呦~
看点槽点,不吐不快!别憋着,马上大声说出来吧~
发布评论

主人,快来抢沙发

来一发骚评论吧~

最近更新
  • 爹地加油,妈咪快到碗里来
    五年前,她惨遭诬陷,被迫带着刚出生的两个孩子离开季家,就在心灰意冷之时,母子三人意外遭遇车祸…… 五年后,她带着一双儿女强势回归,却失去了关于他的所有记忆,然而,男人竟与萌娃联手,开启漫长的追妻之路。 于是,怒撕白莲花,整治恶婆婆,严惩小人,破坏奸计,成了苏喻心的日常。 “我爸说我男人死了,两个孩子从出生就没有父亲。” 嗯?死了?季云霆揉揉眉心,看来,这个岳丈也是个难啃的硬骨头。
    474
  • 玄幻:师妹请自重
    帅气但落魄的大师兄,只会武剑修炼,妥妥的直男一个。但林墨上身之后不但遇到金手指,连实力都变得更强了!面对强敌丝毫不慌,各种绝学信手拈来!炼丹炼器样样精通!
    778
  • 霸总娇妻带球跑了
    姜周宪一直以为,余智安是一个美艳、知书达理、乖顺又善解人意的女子。 他一直以为他们会走入婚姻,他会亲手为她戴上戒指,他们会组成一个家。 直到某天,余智安留了张纸条,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才知道苏安一直胆大包天。 五年后,姜周宪应母亲要求,抽空去婚纱店陪未婚妻试婚纱。 却意外遇到了苦苦寻觅却毫无结果的余智安! -儿子我要,你更要!
    716
  • 消失点
    “不记得我了?” 为了拿下汽车广告,演员姜俊特地与品牌商的专务崔泰汉进行了会面。 却意外得知,9年前与自己共度春宵的就是眼前人,这不是姜俊想要的叙旧…… 崔泰汉知道姜俊那不为人知的过去,并提出了令人无法拒绝的提案。 “想拿下这个广告?那就看到你的诚意。” “……我会努力试试的。”
    333
  • 妥协
    陆昀晏是只疯狗。 拆了她的婚,伤了她的心。 她坐在他怀中红着眼娇笑。 “满意了?” 再后来,陆昀晏死死拽着她的裙角:“岁岁,别不要我……” ——深情者被拿捏,爱能让人低头妥协。
    864
  • 主动关系
    七年前,林清把自己打扮成王家千金的样子,一夜荒唐后才知道,原来想得到齐书廷的偏爱也不难。 七年后,林清把自己包装成标好价格的精美礼物,笑着道:“我像谁都不会再像她。” 却不知道,自己已经跳进他特意给她挖的陷阱。 齐书廷轻轻叹气:“你是想气死我吧。”
    344
  • 天师下山:王牌经纪人
    一个来自乡野,因洞穿天机似妖邪,被当过街老鼠。 一个出身梨园,因家道中落受排挤,却仍不愿认输。 两个孤独的灵魂,在命运的指引下相遇。 本同天涯沦落人,相遇腾飞震九州!
    526
  • 水月轩
    叶染是妾室之女,出生的那晚电闪雷鸣,风雨交加。方圆几里的凡人诸事不顺,母亲也因生她丧了命。正房趁机说她会给叶府带来不幸,害她险些被父亲掐死,好在有母亲丫鬟求情,她才捡回了一条命。长大后,她直接闹了叶府个翻天覆地。
    215
  • 非债务关系
    【霸道狮子攻vs金丝雀受】 他是高高在上的商界新锐 他是卑微入尘的新手导演 电影的投资失败,他欠下一亿债,被迫成了商界新锐的禁脔。 “做一次五十万,抵偿你欠我的钱。” “师哥,我指的一次,是我的一次。” 眼前是白茫茫一片,季清语想,债快还完了吧,但他没想到,下一次来得那么快……
    953
  • 败给温柔
    众人皆知,颜七是齐琛养的一只金丝雀,离开齐琛就活不下去。 在齐琛身边当了6年多的舔狗。 但是,突然有一天,金丝雀飞了…… 众人不屑一顾:“放心,要不了几天就回来了,离开齐琛,她活不下去的。” 齐琛也格外自信:“不出三天,她绝对回来!她已经被我养废了。” 结果,一个月后。 齐琛自己不会做饭,不会搭配衣服,整个人邋里邋遢,活脱脱的变成了一个巨婴。 然而,颜七还没有回来。 一年后, 颜七还是没有回来,甚至还成了国民女神。 三年后, 齐琛跪在雨里忏悔,求她回头。 原来,自始
    1.1k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