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温养

温养

老白兔
  • 连载
  • 现代言情,总裁豪门
552
人气
  上架: 2022-08-19 10:20:34
津步洲悉心温养了一朵小白花。有天,小白花长出的茎刺,把他扎出了血。从此,他的世界兵荒马乱。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关注公众号随时随地畅读

第1章 第001章

《温养》

津步洲的领带最近总是很皱。

尤其是从小秋台回来的时候。

小秋台是杭都最出名的舞剧院,深夜十一点的更衣室,里面动静很大。

她浑身汗津津,跟做梦一样,浮浮沉沉。

后来也不知怎么到了车里,裹着一件大衣。

大衣底下,她身子还在发抖,脚边有个购物袋。

“穿上。”

座位的另一边,男人声音传来。

鹿薇点点头,从购物袋拿出衣服,从里到外都有,一整套。

津步洲看着背过身去穿衣的鹿薇,嗤笑了声。

即便两人这种关系已经维持许久,但鹿薇在他面前还不够大胆。

不过,他喜欢她的不大胆。

大概这样,能给人一种,始终都很纯情的感觉。

他给她整理好后背拉链:“转过来,我看看。”

鹿薇听话的把身体转过去,面对他。

每一件都很合身,就连内衣尺寸都刚好。

“肉太少了,再养养。”

津步洲的目光从她胸口上移,最后捏了捏她软乎乎的小脸。

鹿薇怯怯望着他,指指腿上的咬痕:“你看你弄的,明天演出我还要穿短裙。”

津步洲一把搂住她,笑得风流:“怕什么,谁敢盯着你的腿看,我就把他的眼珠子挖出来。”

第二天。

鹿薇提前到了化妆室。

她皮肤白,腿上的痕迹一眼就看到了。

她往那个地方抹了遮瑕,这才看起来不是那么明显。

其他人陆陆续续到了,上台前,鹿薇悄悄往观众席看,发现津步洲正坐在前排中央的位置。

这次跟他一起来的,还有津家几个兄弟。

津老爷子包场,说是给他们增加艺术细胞。

有人觉得无趣,又叫上圈子里玩得好的一票人,陆陆续续把中间那块儿全坐满了。

演出开始后,台上的鹿薇很快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雾灰色的薄纱裙如烟般缠绕在她身上,随着轻盈的舞姿跳跃摇曳,如水如燕。

“还别说,跟酒吧舞池上的那些就是不一样,别有滋味。”

“你们看中间那个,那腰肢软的,真想...

相关小说推荐

评论 0 条评论

主人,发表评论呦~
看点槽点,不吐不快!别憋着,马上大声说出来吧~
发布评论

主人,快来抢沙发

来一发骚评论吧~

最近更新
  • 爹地加油,妈咪快到碗里来
    五年前,她惨遭诬陷,被迫带着刚出生的两个孩子离开季家,就在心灰意冷之时,母子三人意外遭遇车祸…… 五年后,她带着一双儿女强势回归,却失去了关于他的所有记忆,然而,男人竟与萌娃联手,开启漫长的追妻之路。 于是,怒撕白莲花,整治恶婆婆,严惩小人,破坏奸计,成了苏喻心的日常。 “我爸说我男人死了,两个孩子从出生就没有父亲。” 嗯?死了?季云霆揉揉眉心,看来,这个岳丈也是个难啃的硬骨头。
    470
  • 玄幻:师妹请自重
    帅气但落魄的大师兄,只会武剑修炼,妥妥的直男一个。但林墨上身之后不但遇到金手指,连实力都变得更强了!面对强敌丝毫不慌,各种绝学信手拈来!炼丹炼器样样精通!
    774
  • 霸总娇妻带球跑了
    姜周宪一直以为,余智安是一个美艳、知书达理、乖顺又善解人意的女子。 他一直以为他们会走入婚姻,他会亲手为她戴上戒指,他们会组成一个家。 直到某天,余智安留了张纸条,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才知道苏安一直胆大包天。 五年后,姜周宪应母亲要求,抽空去婚纱店陪未婚妻试婚纱。 却意外遇到了苦苦寻觅却毫无结果的余智安! -儿子我要,你更要!
    714
  • 消失点
    “不记得我了?” 为了拿下汽车广告,演员姜俊特地与品牌商的专务崔泰汉进行了会面。 却意外得知,9年前与自己共度春宵的就是眼前人,这不是姜俊想要的叙旧…… 崔泰汉知道姜俊那不为人知的过去,并提出了令人无法拒绝的提案。 “想拿下这个广告?那就看到你的诚意。” “……我会努力试试的。”
    333
  • 妥协
    陆昀晏是只疯狗。 拆了她的婚,伤了她的心。 她坐在他怀中红着眼娇笑。 “满意了?” 再后来,陆昀晏死死拽着她的裙角:“岁岁,别不要我……” ——深情者被拿捏,爱能让人低头妥协。
    864
  • 主动关系
    七年前,林清把自己打扮成王家千金的样子,一夜荒唐后才知道,原来想得到齐书廷的偏爱也不难。 七年后,林清把自己包装成标好价格的精美礼物,笑着道:“我像谁都不会再像她。” 却不知道,自己已经跳进他特意给她挖的陷阱。 齐书廷轻轻叹气:“你是想气死我吧。”
    344
  • 天师下山:王牌经纪人
    一个来自乡野,因洞穿天机似妖邪,被当过街老鼠。 一个出身梨园,因家道中落受排挤,却仍不愿认输。 两个孤独的灵魂,在命运的指引下相遇。 本同天涯沦落人,相遇腾飞震九州!
    526
  • 水月轩
    叶染是妾室之女,出生的那晚电闪雷鸣,风雨交加。方圆几里的凡人诸事不顺,母亲也因生她丧了命。正房趁机说她会给叶府带来不幸,害她险些被父亲掐死,好在有母亲丫鬟求情,她才捡回了一条命。长大后,她直接闹了叶府个翻天覆地。
    215
  • 非债务关系
    【霸道狮子攻vs金丝雀受】 他是高高在上的商界新锐 他是卑微入尘的新手导演 电影的投资失败,他欠下一亿债,被迫成了商界新锐的禁脔。 “做一次五十万,抵偿你欠我的钱。” “师哥,我指的一次,是我的一次。” 眼前是白茫茫一片,季清语想,债快还完了吧,但他没想到,下一次来得那么快……
    953
  • 败给温柔
    众人皆知,颜七是齐琛养的一只金丝雀,离开齐琛就活不下去。 在齐琛身边当了6年多的舔狗。 但是,突然有一天,金丝雀飞了…… 众人不屑一顾:“放心,要不了几天就回来了,离开齐琛,她活不下去的。” 齐琛也格外自信:“不出三天,她绝对回来!她已经被我养废了。” 结果,一个月后。 齐琛自己不会做饭,不会搭配衣服,整个人邋里邋遢,活脱脱的变成了一个巨婴。 然而,颜七还没有回来。 一年后, 颜七还是没有回来,甚至还成了国民女神。 三年后, 齐琛跪在雨里忏悔,求她回头。 原来,自始
    1.1k
返回顶部